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出賣父親 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的可悲下場

傅作義像。(網路圖片)

傅冬菊1922年出生在山西太原,是傅作義的第一個孩子。

傅冬菊在重慶南開中學讀書的時候,就參加進步組織“號角社”,還曾受到周恩來接見。1945年傅冬菊大學畢業後,應聘進入天津《大公報》成為一名記者。此後,《大公報》副刊上經常刊登一些別人不敢登的進步文章,傅作義感覺到女兒很可能受了共產黨的影響,就讓當時擔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胡適給她辦了護照,勸她出國深造,傅冬菊對父親說:“在國內,我可以為國家做許多事情。”最後,傅冬菊說服了傅作義,留在父親身邊。

1946年國共談判破裂,黨的生存發生危機,急需了解蔣介石的全面部署,傅作義將軍當時是華北地區的最高指揮官,經常去南京開會,從他入手無疑是一辦法。24歲的傅冬接受了組織布置的任務,回北平“看望父親”,準備竊取傅作義寢室保險柜里保存的所有最重要機密。雖然傅作義開保險柜從不迴避女兒,傅冬也知道保險柜的密碼,但保險柜的鑰匙,裝在父親的上衣口袋裡,白天不離身,晚上放在枕頭下。

為了拿到這把鑰匙,傅冬把腦筋動到同父異母的五歲小弟弟身上,她買了幾塊價格昂貴的巧克力糖和小弟弟做了一筆交易,讓他從父親上衣口袋取出鑰匙交給她。傅作義下班回家,得寵的小兒子爬到爸爸懷裡,撒嬌要爸爸講故事,並乘機拿走爸爸上衣口袋裡的鑰匙,交給了大姐傅冬。

就在傅作義又去開會時,傅冬進了父親的卧室,用密碼和鑰匙打開保險柜,拿起照相機,將最重要的軍事材料拍攝下來。隨後,把鑰匙還給小弟弟,讓他放回父親的上衣口袋。任務完成後,傅冬又送他幾塊巧克力,並讓弟弟拉勾發誓,保證永遠保守這個秘密。組織很快得到這個膠捲,稱之為“這是解放戰爭初期最重要的軍事情報”。傅冬出賣了父親,也出賣了國民政府。

傅作義對共產黨並無幻想,後來,共軍逼近北京時,是否把華北和六十萬軍隊交出,這個責任感和現實狀況使傅作義心情非常矛盾,他痛苦到“經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頭撞牆,咬火柴頭想自殺”。而傅冬不但無動於衷,而且著急催促父親趕快投降。

1948年10月,傅看到大勢已去,便密電求和。由於女兒的出賣,黨對他的情況了如指掌,自然不理。相反,11月,林彪率130萬大軍入關,直逼京津。直到打下天津後,才正式接受傅的求和。

1895年6月27日出生的傅作義,1974年4月19日在北京醫院病逝,終年79歲。

33年後,2007年7月2日,他的長女傅冬也在北京醫院去世,終年83歲。

傅作義去世後,人民日報社資深記者傅冬住的是二十幾年沒有裝修的老房子,只有布面沙發等簡單傢具。雖說頂著“離休幹部”的名義退休,但她和那些真正得實惠的“離休幹部”相比,什麼也沒有。她一直病病瘍瘍,有限的那點退休金除了大量開銷用於吃藥,還要支付保姆的工資。去世的前幾年,政府要房改,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人員幾次向她催要房款,她竟拿不出錢來買房。

傅冬,應該叫她傅冬菊,這才是父母給她起的名字。年輕時,對理想著魔的傅冬菊捨棄了父親為她安排的出國留學、背叛了疼愛自己的父親,成為組織安插在父親身邊的一名特工。傅冬菊臨終那年是2007年,此時她已經卧床兩年多,貧困交加,當年求她辦事的許多人早已身居高位,哪個人說句話都能夠改變她的處境,但直到臨終也沒有人去看望她。

她曾說,想寫一本父親的回憶錄,但最終沒有動筆,她說現在才發現自己對父親的了解實在太少了。她還說,隨著歲月的流逝,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親當年的做法。但已經為時太晚。1984年,人民日報記者金鳳曾對傅聊天說:“傅將軍的一生是很值得寫的……”傅打斷了她的話:“茶已涼了,要不要我給你沖點熱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