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從新婚之夜開始 婆婆跟小夫妻同房睡了三年!

哈爾濱的趙雷和李丹將校園戀情修成正果,本是人人艷羨的一對兒,不想今年5月,結婚五年的二人卻牽手走進了離婚登記處。見狀,離婚調解員上前勸說,才得知小兩口離婚的原由,令人瞠目結舌。

趙雷初中時父親去世,母親一人將其撫養長大。而李丹年幼時,父母離異、跟隨奶奶長大。相近的成長經歷,讓同在異鄉上大學的兩人走到了一起。

畢業後,兩人先後在哈爾濱找到了工作,並在婚前購買了一間一居室。很快二人回趙雷老家辦了婚禮,婚後趙雷媽媽便跟隨小兩口到了哈爾濱生活。

“我們沒有父母的經濟支持,在哈爾濱勉強買了一居室,可婆婆非要過來和我們一起住,在卧室添置了一張單人床,旁邊就是我們的雙人床。新婚之夜開始,婆婆就穿著睡衣躺到我們的雙人床上睡著了,這一睡直到三年後我們換兩居室。”李丹說。

“我只有這一個媽,她來投靠我,我不能讓她出去住,房子再小,只要有我的地方,就是能讓母親依靠的家。”趙雷說。

小兩口買了兩居室不想卻成離婚導火索

離婚調解員單獨問趙雷:“婚後,您和妻子的夫妻生活怎麼辦?有沒有想過這樣委屈了妻子?”

“我們的新婚之夜是在家樓下賓館裡度過的,此後和老人住在一起也不方便,就基本沒有了,所以一直也沒有孩子。我覺得挺虧欠妻子的,所以後來我們又貸款買了兩居室。”趙雷說。

原以為“彆扭”的生活會隨著兩居室的購入有所改善,不想卻成了離婚的導火索。

“婆婆再婚,和叔叔蜜月游後就住進了我們的兩居室。日常不方便也就算了,婆婆還經常不敲門就進入我們的卧室,找東西、送水果、問手機平板怎麼用……總之是各種借口,生活是無邊的黑暗,彷彿時時刻刻被人監視。”李丹說。

“我也沒辦法,無論我媳婦如何忍讓、討好我媽,我媽都沒說過她一句好話,還跟我說不讓我們要孩子,怕將來離婚麻煩,她還得帶孩子。我們的婚後生活就是一場折磨,我們只能協商離婚,看我媽啥時候能醒悟!”趙雷哭訴道。

雖然感受得到小兩口還有感情,離婚也有賭氣的成分,但離婚調解員也很無奈,只得尊重他們的決定。(文中當事人為化名)

早前,新聞媒體就報道過類似的事件,母親過度寵愛兒子,干涉兒子、兒媳的生活而導致家庭矛盾不斷。

兒子結婚三年竟還常常和母親同屋睡

2016年3月5日晚上12時左右,山東德州市德城區於官屯派出所警察接到轄區居民趙女士報警,稱兒媳婦宋某無緣無故發火,在家中大喊大叫,還砸壞了不少東西。

接到報警後,警察趕到趙女士家中,看到正在砸東西的宋某,冰箱、電視等家電都被宋某推倒在地,鍋碗瓢盆也被砸爛,家裡一片狼藉,警察馬上制止了宋某。據趙女士介紹,宋某跟兒子齊某結婚已經有3年的時間,一年前生下孫子。“雖然他們有時也會為了一些瑣事吵架,可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趙女士說,當晚宋某下班回家還很正常,晚10時時便開始亂砸東西。

對此,宋某卻有著不同的說法,她告訴警察,之所以發火是因為丈夫齊某跟趙女士的有些做法讓她無法接受。宋某和齊某是通過朋友介紹認識的,相處半年多結了婚,由於齊某家庭條件有限,婚後他們就和婆婆趙女士住在一起,起初婆媳關係相處得還算融洽。後來宋某發現不對勁,齊某每個月總會有幾天不和自己住在一起,反而要跟婆婆睡在一個屋,這讓宋某大惑不解,並覺得非常彆扭。

“我公公去世早,丈夫從小便與婆婆相依為命,所以他們母子倆用習慣了來搪塞我,說不在一起睡不踏實,雖然覺得很彆扭,可我也沒辦法。”

宋某表示,最近這段時間丈夫更是變本加厲,和婆婆同睡的時間越來越多,婆婆甚至對她說,“反正孩子都生了,你倆離婚吧,我跟兒子過就行。”這讓宋某無法接受,時不時因為這件事同丈夫發生爭吵。而趙女士則不承認自己有這種說法,她稱兒子只是和自己睡習慣了,不在一起睡不踏實而已。當晚,丈夫又要和婆婆同睡,這讓宋某積攢的怒氣爆發出來,瘋狂地在家中摔砸物品。

了解事情經過後,警察哭笑不得,只得先將暴怒的宋某勸了下來。待宋某平靜後,警察建議她帶丈夫去看看心理醫生,或是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母親應擔負更多的責任

對此,心理諮詢專家表示,類似於宋某的這種情況並不少見,單親家庭極易出現這種狀況。“要想解決問題,首先要看兒子跟母親有沒有認識到這種情況已經傷害到了妻子的感情,兒子跟母親要正確看待兩人之間的關係。其次,這種關係的產生,母親應該擔負更多的責任。“母親過度溺愛兒子,愛的方式錯誤讓孩子成長變得困難,丟失了獨立性。”

“當然,兒子也有一部分責任,他有責任讓整個家庭和睦,所以要定位好自己的角色,在妻子面前是好丈夫,母親面前是好兒子。”專家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東北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