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搞嚴打殺人如麻 「曾剃頭」絕非浪得虛名

曾國藩出山練勇最初的目的是防禦性的,旨在安靖地方,所以他在練勇早期以“維穩”為主,用所謂的霹靂手段來對付湖南各地的會匪,以防這些人與洪楊勢力勾連,從而不可收拾。在此期間,他在長沙設立審案局,施行戰時政策,以天子授予的專殺之權,確實枉殺了一些人。由此他有了“曾剃頭”之惡名,地方一些紳士對其不無非議。後來曾國藩帶兵與太平軍鏖戰,彼此戰場上殺來殺去,死傷再多,那是戰爭的必然,算不上“剃頭”。那麼讓其博得“剃頭”惡謚的,顯然只能指他在省城設審案局時,下令所殺的“犯法莠民”。這一類究竟有多少人呢?

曾國藩畫像

曾國藩因母喪回家守制時,接到聖旨墨絰出山,操練團勇以保護地方安寧,防止太平軍對湖南的踐踏。當時他未必想到能成為剿滅洪楊的第一“中興大臣”,僅僅是出於衛孔孟之道、護衛桑梓的士大夫責任感出來做事。

他出山練勇最初的目的是防禦性的,旨在安靖地方,所以他在練勇早期以“維穩”為主,用所謂的霹靂手段來對付湖南各地的會匪,以防這些人與洪楊勢力勾連,從而不可收拾。在此期間,他在長沙設立審案局,施行戰時政策,以天子授予的專殺之權,確實殺了一些人,其中難免有類似呼戈、聶樹斌那樣的冤魂。由此他有了“曾剃頭”之惡名,地方一些紳士對其不無非議。後來曾國藩帶兵與太平軍鏖戰,彼此戰場上殺來殺去,死傷再多,那是戰爭的必然,算不上“剃頭”。

那麼讓其博得“剃頭”惡謚的,顯然只能指他在省城設審案局時,下令所殺的“犯法莠民”。這一類究竟有多少人呢?

按黎庶昌所編的《曾文正公年譜》,曾自咸豐三年正月赴長沙督辦街團,設審案局,到八月二十七日,因與巡撫衙門、綠營等多有衝突,移駐衡州。在長沙一共呆了不到九個月,“剃頭”也主要在這個期間。

他在這八個多月中,經審案局處決了多少人呢?在咸豐三年九月初六他寫給會試座師、時任湖廣總督吳文鎔的信中有詳細的交待:

今練或擇人而舉,團則宜遍地興辦。總以清查本境土匪,以絕勾引為先務。遂設一審案局,與湘人約:凡捆送會匪、教匪、搶犯來者,立予正法。前後殺戮二百餘人,強半皆紳耆擒拿。國藩因博武健之名,而地方頗收安靜之效。

算了一下,基本上是平均一天殺了一個人,現在看來確實嚴酷。其中冤殺者恐怕多是“紳耆擒拿”的,因為地方一些紳士,善於利用朝廷的“嚴打運動”報復自己的仇人。此類事例,中國各個時代都很多。我認為曾國藩這個數字是靠譜的,他不會對自己的恩師兼上司撒謊。“因博武健之名”似乎是一種自嘲,他應該聽到自己被叫作“曾剃頭”。

對於為什麼要搞此類“嚴打”運動,他在咸豐三年二月給寶慶知府魁聯(蔭亭)的信中做過解釋:

國藩以前月下旬,於寓中設審案局,十日內已戮五人。世風既薄,人人各挾不靖之志,平居造作謠言,幸四方有事而欲為亂,稍待之以寬仁,愈囂然自肆,白晝劫掠都市,視官長蔑如也。不治以嚴刑峻法,則鼠子紛起,將來無復措手之處。是以壹意殘忍,冀回頹風於萬一。書生豈解好殺,要以時勢所迫,非是則無以鋤強暴而安我孱弱之民。蓋與閣下為政夙心,頗相契合也。

曾國藩與魁聯頗為投機,都主張亂世用重典。這魁聯在寶慶當知府時,對湘軍兵源輸送有大貢獻,湘軍中的寶勇是骨幹力量之一,即來自寶慶府所轄的邵陽、新化、新寧等縣。而寶慶諸縣和與寶慶交界的湘鄉(包括今天的雙峰)、安化等縣,自古民風強悍,治安不靖,多有不安分的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依然如此。看來魁聯在寶慶當知府,採取的也是嚴刑峻法。——在鄰境廣西洪、楊起事並湧入湖南的大背景下,這種做法似乎可以理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文史砍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