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海關刁難進口美國商品效用適得其反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則告訴國家公共電台:「中共為了削弱我們的意志和決心,就試圖針對我們的農業領域(徵稅),因為它們認為那樣做可以達到政治目的,(它們認為)川普總統可能不會那麼堅定。」他表示:「中共沒有(對美國的關稅)做出優雅反應,停止這一切它們正在做的壞事,而是攻擊美國農民,這是多麼諷刺。我認為這對美國人而言是當頭棒喝。」

加州柑橘互助協會主席尼爾森(Joel Nelsen)表示,日前,中共海關官員開始對每個貨櫃里的900箱柑橘,進行逐一篩檢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最新報導,加州柑橘互助協會主席尼爾森(Joel Nelsen)表示,日前,中共海關官員開始對每個貨櫃里的900箱柑橘,進行逐一篩檢。華盛頓州西北櫻桃種植公司國際業務總監胡基思(Keith Hu)也透露,美國櫻桃以前可在幾小時內就通過檢疫,橘子和檸檬也只需要一、兩天時間就可通關,但現在有時則需要五到七天。隨著夏天將至,大陸氣溫的升高,中共的做法很可能造成水果還沒有上市,就在港口腐爛。

不僅如此,除水果外,美國進口豬肉、美國福特汽車也遭到海關更為嚴格的檢查。報導指,中共天津港官員要求檢查美國汽車排放系統內的各零件,這就必須將整部汽車拆卸,從而造成大批量福特汽車在港口堆積滯留。福特發言人表示,該公司業已注意到這種情況,但並不願意透露更多信息。

對於中共的意圖,川普和美國政府是看得一清二楚。4月中旬,川普就公開表示,中共“特別打擊美國農民,因為他們認為這會打擊到我”,“我不認為這樣做是厚道的。但是我告訴你們,我們的農民是偉大的愛國者。他們理解他們做的這一切是為了國家。我們將補償他們。”據報,川普業已下令農業部要採取必要措施保護美國農民的利益。

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則告訴國家公共電台:“中共為了削弱我們的意志和決心,就試圖針對我們的農業領域(徵稅),因為它們認為那樣做可以達到政治目的,(它們認為)川普總統可能不會那麼堅定。”他表示:“中共沒有(對美國的關稅)做出優雅反應,停止這一切它們正在做的壞事,而是攻擊美國農民,這是多麼諷刺。我認為這對美國人而言是當頭棒喝。”

誠如納瓦羅所言,北京不僅沒有對美國的要求做出恰當的反應,反而攻擊美國農民,刁難美國進口商品,這已不單純是諷刺的問題,而且讓一向遵守規則行事的美國人更加清醒了,中共的效用是適得其反。美國人是如何反應的呢?

據加州食品農業部的數據,中國是加州的第三大國際客戶。2017年,加州向中國賣出了價值11億美元的乾果,包括大杏仁、核桃和開心果等。除了乾果,2016年中國還從加州購買了超過2.4億美元的新鮮柑橘和葡萄等。

儘管加州大多數城市支持民主黨,但在以農業為主的中央山谷地區,共和黨以及川普獲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加州公共政治研究所的副所長邦納(Dean Bonner)稱,今年3月的民調顯示,川普在中央山谷獲得了45%的支持率,在加州僅次於他在橙縣和聖地亞哥縣的支持率。

在北京針對進口水果、乾果等祭出高關稅後,許多農場主雖然有些擔心,但並未改變對川普的支持。《洛杉磯時報》日前的採訪報道證明了這一點。比如聖華金山谷的農戶龐德克斯特(Mike Poindexter)表示:“如果川普認為貿易戰會推動美國商品市場,那就打貿易戰。反正冷戰也對我們有影響。要想贏得這場戰爭不可能沒有代價,但這很可能是值得的,我不認為農民們會因為關稅就倒向民主黨。”

比如貝克斯菲爾德附近Arvin的農戶費舍爾(Matt Fisher)表示,“也許我會在這場交火中中槍,但是,4年或8年後(川普的任期),我們國家會走在一條更好的路上,那時一切都好了。”“到時我也可以說,我也為此盡了一份力。”

而不少農場主都持同樣的觀點。美國農民們的態度表明,中共試圖削弱川普支持率的企圖在該農業區顯然並不成功。

目前,雖然美國內部仍有反對力量藉此反對川普,但這樣的聲音應該說相對微弱了,尤其是在對華問題上,佔據主流的聲音是對破壞貿易規則的中共採取強硬的態度。這是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共識,也是美國商界眾多企業家的共識。也就是說,川普和其團隊對來自北京的報復舉措和強硬態度,並不會在意,也不會在貿易問題上進行根本性的讓步。無論從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還是從美國商務部長羅斯釋放的信號,他們都認為美中雙邊會達成某種協議,且“中國方面會後退並且配合的”。

還是借用清華教授孫立平被封殺的言論回應那些意氣用事,聲稱將與美國“奉陪到底”的高官、御用文人、媒體們,那就是:中國打不起,沒法打。那些細節上的優劣勢是無足輕重的,關鍵是如下幾個因素:在資源方面,美國自然資源的稟賦可以使得其在閉關鎖國的條件下也能發展相當一段時間,而我們的資源嚴重依賴外部市場;最尖端的技術大多掌握在美國手裡,而我們要嚴重依賴美國的技術;我們的外匯絕大部分來自於美國,沒有這些外匯,必需的糧食、石油和晶元等都無法進口;美國有眾多的盟友,離開中國,雖然經濟也會受沉重打擊,但仍有廣大的市場,而我們則沒有這樣的條件。

簡言之,“如果貿易戰打到極端,對於美國經濟來說至多是重創的問題,而對我們來說則是生存問題。”處於困境中的北京當局該怎樣抉擇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