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揭:一個花甲出獄的紐約黑幫 開始新人生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圖揭:一個花甲出獄的紐約黑幫 開始新人生

出獄時他已經63歲了。過了花甲之年再開始新的人生,晚不晚?

Eugene Manigo在敘述他的過往的時候很平靜,像是在講別人的故事。童年生長在別名為“謀殺之地(murder capital)”的紐約 Brownsville區,Manigo自小就成長在黑幫環境,發小們進出監獄已經習以為常,以暴制暴也似乎是一種常態。他說,黑幫是一種兄弟關係,集結起來,保護彼此,保護住在自己地盤上的人。

他的黑幫不販毒,他只以自己的名義賣毒品。一次在街上,他看到自己的“顧客”被兩個外來黑幫的人攻擊,他掏槍出手相救。佔上風時,Manigo本可以中傷對方,但他對那兩人說,撿起你們的槍走人,以後別來我的地盤騷擾我的顧客。二人驚訝之餘倉皇逃跑,之後再也沒有來過 Manigo的領地,被救的顧客也從此倍加感激 Manigo。

在 Manigo24歲的時候,他身邊先後兩個互不相識的人告訴 Manigo,他媽媽的前男友,也是另一個販毒者想通過收買 Manigo身邊的這兩個人來謀殺他,但其中一個就是被 Manigo救過一命的顧客。Manigo認定這兩人都不可能撒謊,於是先發制人找到他媽媽的前男友對峙。於是Manigo上來就問,你為什麼找人殺我;對方被問得猝不及防,停頓之後表示否認。Manigo於是更加確認自己的判斷,果斷開槍殺了他。

“就算我躲過去了,他也會去找我母親的麻煩,”Manigo回憶說。

這時他才24歲。

那之後,Manigo在逃十年。他在當時的加州聖地亞哥第二大運輸公司 Arcwell當著保安主管,帶領著自己的小團隊,還配有徽章和槍支。Manigo回憶說,我時常想,上帝又將槍交到了我手裡,這是不是在給我第二次人生的機會,叫我向前看?

1985年,34歲的 Manigo被判25年至無期徒刑,意思就是至少服刑25年。刑滿之後,Manigo申請了假釋,終於在第三次申請的時候被批准了。“29年零6個月”,Manigo說,他盡量不模糊地說成服刑三十年。

Manigo手機里還有他發小們的合影,雖然他出獄以後就和 Brownsville斷了任何聯繫。他說,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照片里沒有一個人不是進進出出監獄很多次的。大的小的犯罪都有,習以為常了。照片里的人,除了 Manigo,所有人都還在他們原來的成長環境,在那個混混當道的世界裡繼續著他們的人生軌跡。

他說,人生在世有很多誘惑。出生在單親家庭的 Manigo後悔從小沒有聽母親的建議。他說,“我讓混混街頭教我做人了,但那其實應該是警告而不是教導,像毒品、種族仇恨、和不尊重女性。”Manigo在在逃期間認真工作,得到白人上司的重用之後打破了自己對種族認識的偏見,又通過皈依基督教明白了每個人的一生都註定有著某種使命。

在入獄前,高中的手工課上 Manigo接觸了木工。服刑時他在監獄的辦公桌椅製作和路牌製作的流水線上負責處理木質原材料。那時的工資是每小時45美分,是他所被允許的最高工錢。他說,就在這反反覆復的工作中,他逐漸找到了他這輩子該做的事。木工成了他的一門手藝,一門他可以賴以生存的技能。

出獄後 Manigo通過 Fortune Society,一個幫助刑滿釋放的人找工作的非政府組織找到了現在的小慈善組織 Refoundry。Refoundry租給 Manigo一個工廠工作間,給他提供需要的工具。Manigo在紐約滿大街回收別人不需要的木材,大多數時候是在建築工地旁,然後把這些木材重新做成獨一無二的傢具或裝飾品,再拿這些成品去周末的跳蚤市場上賣掉。

這樣的生活已經三年了。每天不到六點就醒來,然後去工廠做一天的工匠活,晚上回到布魯克林家中妻子的身邊。三十年,他再也沒有去過時代廣場,卻也不那麼好奇如今擁擠的高樓和街道在夜晚被無數個液晶屏照亮是什麼景象。他說,在獄中他想明白了,人生有太多誘惑,錢、女人、毒品、名利,他信教之後學會的是如何專註於自己的內心,如何遠離這些誘惑,不被拽入深淵。

Manigo也太明白成長中沒有父親的角色對於男孩來說意味著什麼,於是毫不吝嗇自己的經驗和時間,去學校給單親家庭的孩子分享自己的故事和錯誤,告誡他們不要重走他當年的彎路。

他說,他再也沒有聯繫過童年時的夥伴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是仍然在慣犯的生活里無限循環。在美國,超過七成的出獄者五年內又會因為犯罪被逮捕入獄,而這其中超過一半的人都是在刑滿釋放的第一年內重回監獄的。他們通常無法適應社會,找不到工作養活自己,因為入獄經歷被僱主拒絕,或是又被毒品等誘惑吸引著去犯罪。Manigo說,他想要先建立好自己的生活,再去幫助其他出獄的人遠離那個死循環。

在他小小的工作間里,Manigo用古董市場上會賣的老式收音機放著二十世紀70年代米妮·萊普頓的成名曲《Loving You》。播到他喜歡的部分時,Manigo還頓下手裡的活,忘情地唱兩句。在萊普頓稚嫩又倔強的嗓音剛剛被挖掘的時候,在紐約大街小巷都放著那句“Loving you, I see your soul shining come through”的時候,熱血方剛的 Manigo也正當青年。24歲的他走錯了路,三十年的時光再也撿不回來,67歲的他聽著當年的歌,一番醒悟之後再靠著雙手從頭來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新華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