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面見故人與神靈後 美國兵死而復生獲內心安寧

美妙的瀕死體驗,讓被嚴重炸傷的凡登布希不再感覺痛苦,也沒有恐懼。(shutterstock)

比爾‧凡登布希(Bill Vandenbush)於1968年加入美國陸軍。當他抵達越南,戰地並非如他設想的那樣。

“比我想像的可怕得多。”他在一段給監獄犯人演講的視頻中說,該視頻由用戶NDEaccounts錄製並上傳到了YouTube。

“我了解到,三、四或五人在一起比單獨一人有力量得多。”——凡登布希

作為一名步兵,他在10個月的時間裡都在不停戰鬥。雙方開火和大戰役成了家常便飯,也不斷有友人和敵人死在他面前。

他與兩個朋友約翰和漢克達成一項約定:三人保護彼此、巡視彼此背後的盲區。“我了解到,三、四或五人在一起比單獨一人有力量得多。”他說。

但在他差點喪生的那一次,約翰和漢克並沒有一同執行任務。

那次任務來得意外,是要找到一架被擊落的直升機。突然間,他和手下四面受敵。過了一段時間,一架美軍戰機發起空襲,趕跑了敵人。

而當凡登布希看到飛機投下炸彈,他心知他和手下駐紮的地點太近。果然,一枚炸彈的彈片炸傷了他。

那年他才19歲,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麼安詳和寧靜。再沒有戰爭了”。——凡登布希

但是“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麼安詳和寧靜。再沒有戰爭了”。通過一個黑暗的隧道進入一片光亮,他感到一切都那麼美好,“此生從未感受過的喜樂”。

五年前去世的祖父前來迎接他。但另一個生命也來到近前,告訴他必須回去,他在世上還有需要圓滿達成的事情。

他回到了戰場上。“我可以聞到戰爭的氣息,聞到火藥味。”但他不再感覺痛苦,也沒有恐懼。他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會活下來。

“我並不擔心死亡降臨,也不擔心我的傷勢。”他說。

當時他已被嚴重炸傷,趨近的敵兵又加之以更多傷害:向他開了多槍。凡登布希說,他能感到子彈射進身體,但他並沒有很在意。他仍然覺得一切都很好。

醫務人員將他送到一所野戰醫院。他們都認為他活不了了,於是把擔架上的他留在了走廊。終有一名護士意識到他還活著,醫院盡其所能進行了處理,之後把他轉到一家大醫院。

“我的臉被炸碎,頭部受傷,喉嚨和胸口都被撕開……我的左臂全撕裂,幾乎快掉下來了。我知道,我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他也感到自己與無意中瞥見的那個精神世界相連,這給了他安慰和力量。

幾個月後,他才得以回到家鄉,住進加州的一家醫院。隨後的歲月並不總那麼輕鬆。他花了很長時間重新學習說話,也渴望重新與靈界的生命溝通,履行比日常生活更偉大的使命。

“一名勇士就是一個能帶來祥和的人。”——凡登布希

1989年,他第一次講述了自己的瀕死體驗。當時他在一所大學上課,學習如何面對死亡。作為課堂作業,他開口回溯了經歷。

在教授的鼓勵下,凡登布希終於與其他有瀕死經歷者取得聯繫,將他的體驗廣為分享。在談論的過程中,他又感到了曾經歷過的祥和寧靜,也感到自己一直渴望達成的使命終於完成了。這使命就是與他人分享內心的平和與幸福,幫助療愈他們的心。

他意識到,“一名勇士就是一個能帶來祥和的人。”他說,一個勇士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和他人,但其生命意義卻是尋求和平,並且帶給他人。

比爾‧凡登布希是一位啟迪人心的公眾演講者,曾做客阿瑟‧C‧克拉克(Arthur C. Clark)的《神秘宇宙》(Mysterious Universe)、《目擊》(Sightings)等一系列電視談話節目。他還現身PBS和BBC製作的幾部關於瀕死體驗的專題片。目前他和妻子居住在華盛頓州,運營著一家地方有線電視台,也擔任廣播節目主持人。#

凡登布希的新著《如若不再天明:一名戰地士兵的瀕死體驗》(If Morning Never Comes: A Soldier’s Near-Death Experience on the Battlefield,暫譯)已由英國出版商White Crow Books出版發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