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他曾是香港一線男演員 如今在內地當農民…

說起廖偉雄這個名字,很多人第一時間可能反應不過來,但要是說起“亞燦”這個角色,廣東的觀眾一定不會陌生。30年前,初出茅廬的香港青年演員廖偉雄憑藉在電視劇《網中人》中扮演“程燦”一角而走紅;雖沒有俊朗的外表,廖偉雄卻憑藉精湛的演技,成為香港演藝圈80年代乃至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演員之一。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已經不容易,但廖偉雄卻不甘與此,從電視到電影,從主持人到作家,好學的本性使他一直在自我探索的路上。上世紀90年代末,他選擇在個人演藝生涯的巔峰時期離開影視圈,為人生尋找更多的可能。回歸平常生活的他經歷過多次創業經商的挫折,並最終在廣東找到了人生的新方向——有機農業,這一做就是18年。

從“老戲骨”到“老農民”,歲月的一次次磨鍊讓廖偉雄變得更加豁達,雖已年過花甲,他絲毫沒有停下探索的腳步。近日,本報全媒體記者走訪了這位有著多種身份的“斜杠老青年”,聽他講述自己的“有機人生”。

「燦哥」廖偉雄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蔡凌躍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連日來,廖偉雄正在張羅赴美國拍新戲的事宜,接受採訪時,剛從香港回到廣州的他面容略顯疲憊;但一聊起有機農業,他又立馬來了精神。當年那個愣頭青“亞燦”,如今已是一頭銀髮,但當他嘴角揚起,臉上那個“招牌笑容”依然如當年一般燦爛。從外人口中的“亞燦”到後來的“燦哥”“燦神”,多年來廖偉雄的每一次新嘗試都吸引著外界的眼光,但他對此並不在意,“外界怎麼看我無所謂,我做事只聽從自己的內心。”

廖偉雄因飾演“亞燦”而走紅

談演戲

從配角到男一號

廖偉雄1957年出生於香港,籍貫廣東順德,從小愛看書學習的他,在讀中學時迷上了李小龍的電影,常常以模仿李小龍的武打動作為樂,他的電影夢正是在那時開始萌芽。利用暑假打工積攢的零花錢,廖偉雄在中學時代買了人生第一台小攝像機,在課餘時間,他會約上三五個同學一起拍攝武打短片,“一開始拍的時候什麼都不懂,後來我自己找了一些課本學習,慢慢地知道了拍攝的技巧,有的短片拍了還送去參展。”

正是這段“自學成才”的經歷,讓外貌條件平平的廖偉雄在1977年的求職面試中脫穎而出,順利進入香港無線電視台(TVB),成為該台第六期藝員訓練班的一員。

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正是港劇的黃金時期,廖偉雄甫一出道便趕上了好時機,他參加了1979年大熱電視劇《網中人》的拍攝,在劇中出演大陸來港移民“程燦”一角。在這部由、鄭裕玲擔綱主演的電視劇中,出任配角的廖偉雄卻意外走紅,憑藉在戲中一口氣吃掉30個漢堡的“驚艷”表演,廖偉雄讓觀眾牢牢記住了這個敢打敢拼的“愣頭青”,而“亞燦”自然也成為觀眾對他的昵稱。

廖偉雄在劇中一口氣吃30個漢堡的經典場景(劇照)

在隨後十幾年裡,廖偉雄的才藝得到了充分的施展。他搭檔多位一線明星出演電視劇及電影,奉獻了無數經典的“小人物”形象,儘管當時廖偉雄多是以配角身份亮相,但只要他一出現在鏡頭裡,那豐富的面部表情總能讓觀眾眼前一亮;更讓人叫絕的是他在綜藝節目《歡樂今宵》中惟妙惟肖地模仿其他明星唱歌,以及在後來的《笑星救地球》中以誇張的女裝扮相反串烹飪節目主持“乜太”,都成為了觀眾津津樂道的經典。

廖偉雄的經典女裝扮相“乜太”(劇照)

功夫不負有心人,廖偉雄的演藝生涯在上世紀90年代初迎來了巔峰,他開始擔綱多部熱門電視劇的男一號,尤其是他在1996年領銜主演的《河東獅吼》,更是當年台里的收視冠軍,風頭一時無兩。

談及當年為何能在眾星雲集的TVB里突出重圍,廖偉雄坦言,這跟他的“不挑戲”有關。“我長得不靚仔,又不高大,身手也一般,所以只能從不同的方面去展現自己,導演安排什麼角色我都願意去做,無論是扮女人還是扮丑,都只是一種表演形式。從事演員這個職業就應該這樣,你越埋怨越沒機會,就算是演小人物,你如果演好了被導演看到了,你以後就會有更多的機會。我不覺得角色有好壞之分,我只知道作為一個演員的責任就是把安排給你的每個角色做好。”

廖偉雄在電視劇《河東獅吼》中與關詠荷搭檔(劇照)

談下海

回歸生活欲成“家”

很多人都不理解,廖偉雄當年為何要在自己演藝生涯的黃金時期選擇離開,要知道對於許多演員來說,能塑造出一個讓觀眾幾十年都念念不忘的角色,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但廖偉雄卻不滿足於此,“我當時拍完《河東獅吼》就在想,我繼續做下去又會怎麼樣呢,再演下去我還是只有這麼多表情,而且年紀慢慢大了,如果沒有突破,也不會再有一線的角色給我了。”

其實在他內心,廖偉雄始終是熱愛演藝事業的,但大紅大紫之後,他感覺已經快要忘卻生活本來的模樣了。“我想起了在訓練班時學到的那個很重要的道理:藝術來源於生活。但當我有了名氣之後,我變得不會再去深入生活,所有的創作都很難再有突破,要是縱容自己這麼苟且下去,那我無論再怎麼努力也成不了‘藝術家’,只會成為一個‘演藝工匠’。”

廖偉雄坦言,當年離開是為了尋求突破

廖偉雄認為,藝術家身上那種神韻都來自生活體驗,於是在他無法突破演藝瓶頸之時,他選擇重新回歸生活,“演戲只是一種追求藝術的手法,成為藝術家也可以有多種途徑。所以當年其實不是真的離開演藝圈,而是出發去尋找到底何謂藝術,重新為自己找一個方向。”

最終選擇創業經商的廖偉雄吃過不少苦,他前後涉足過美容、卡拉OK,飲食等行業,但都不太順利,經濟狀況更是一度陷入窘迫;但在如今的他看來,這些經歷都算不上挫折,而是生活體驗的一部分。

“當你不懂一個事物時,做不好、被騙都是很正常的,就像‘亞燦’也不是一來就能演男一號的,都是要經歷很多之後才能做好,我當年雖然有演藝經驗,但做生意這一塊完全是白紙一張,所以要靠自己去經歷不同的人情世故。一開始做不好都沒關係,不會就學到會為止,但如果怕別人取笑,那就真的一輩子學不會。”

廖偉雄在田裡研究水稻

談務農

用科技造福一方

廖偉雄對於農業的關注始於他在馬來西亞做燒臘生意期間,“我當時就在想,天底下沒有哪兩隻雞、兩頭豬是完全一樣的,那食物的原材料是否也是如此呢?那時候已經想要去研究農業方面的知識。”

機緣巧合,廖偉雄在2000年回到香港後見到了一位“高人”,對方用一番話點醒了迷茫中的“亞燦”。“他告訴我,人生的最高境界不是賺很多的錢,而是既可以成就自我,又可以造福他人。”

原來這位“高人”是來自廣東羅定的知名企業家李柏思,農村出身的他在當時的大環境下憂心農民因為沒有科學知識的指導而濫用化肥農藥,導致土壤變質、種出有毒農作物危害群眾身體健康,因而想要在家鄉推廣有機農業。

但這在當時仍是很超前的想法,他希望藉助廖偉雄作為明星的影響力,來一起推廣這項造福一方的“大業”。雙方一拍即合,李柏思成功邀請廖偉雄加盟公司,“亞燦”回到家鄉廣東,開始了他的“農民”生涯。

為了改良羅定當地的土壤,他們收購了台灣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並向當地農戶發放種子和化肥,教導他們如何進行有機種植,但由於這種方法勞動力投入量大,農民兄弟都不理解,很多都沒堅持下來,第一次科普以失敗告終。

這次失敗讓廖偉雄他們知道,引進技術不能光靠說教,於是他們決定親自示範,承包了1000畝田作為公司的種植基地,僱人在由他們改良過的土壤上進行種米試驗。

在田裡耕作的廖偉雄

但這種費時又費力的做法同樣並不討好,在當時大家都不知道有機的概念,也不清楚農藥對人體的危害有多大,所以還是沒人相信他們這一套。

廖偉雄不甘心,又聯繫了香港當地的物流公司,將他們生產的有機大米投放到香港的各大便利店裡面銷售,但幾乎也是無人問津,最初那一個月里銷售額連4包都不到。“首先我們的米因為種植成本高,價格是要比市面的米貴一些,而且香港市民也會覺得我一個演員跑去種米,還是種有機米,這事情聽起來就很荒謬。”

接連受挫反而激發了廖偉雄的鬥志,原本公司請他加入只是作為形象代言人,他決定深度參與到每一個生產和推廣環節中去,在起步的那4年里,無論是在辦公室還是在田地里,都能見到廖偉雄忙碌的身影。“我知道通過有機種植出來的米質量有多好,認清楚這點就是一個好的開始,所以我們開始轉換思路,不停地請當地的農民和外面的朋友來品嘗我們的有機米,畢竟做食品最重要的就是要試吃。”

廖偉雄他們的有機米逐漸得到了“食客”的認可,人們開始口口相傳,而公司通過自主設立有機米標準化種植流程,並僱傭當地農民進行有機種植,慢慢地讓當地人也接受了這種健康的理念。如今廖偉雄他們公司出品的有機米已經從最初無人問津的試驗品,搖身一變成為全國十大品牌米之一,並銷往歐盟及東南亞等地。

更讓廖偉雄有成就感的,是在他們的推動下,由羅定市出品的大米如今已在省內打響名號,而羅定更成為省內大米免檢的基地。“這才是最大的福分,是我們過去18年里一直在做的事。”廖偉雄感慨道。

廖偉雄早年在農場留影

談未來

推廣分享兩不誤

隨著業務擴大,如今公司種植基地的規模已增至3000畝,在逐步實現了“改良土壤”這一目標後,廖偉雄他們開始了第二步——“農業工業化”,將初級農產品進行加工,用工業的手段來發展農產品加工業。“像大米、水果、蔬菜這樣的初級農產品在市場流通有諸多不便,於是我們通過將他們加工成副食品,如米粉,米酒,水果酒,醋等,不僅延長了保質期,還增加了農民的收入。對於公司而言也是讓產品更加符合市場需求。”

接下來廖偉雄想做的,則是將農業與服務業結合起來,用旅遊帶動羅定的農業和農產品發展,“我們希望讓世界認識農村,同時也讓農村認識世界。這就是我們公司的農業發展三部曲,等我們把羅定做成樣板後,這套經驗可以複製到全國各地的農村,而這也是我們最初的目標——建設美麗新農村。”

在電視劇《網中人》里,廖偉雄與周潤發搭檔(劇照)

在人生的前半段,廖偉雄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演員;在過去的18年里,他又蛻變成一位經驗豐富的“老農”。而年逾花甲的他,又給自己增加了一個“農莊主”的身份——廖偉雄如今在廣州花都開闢了一個私家農莊,自己種花種菜,偶爾與好友敘敘舊。

按照他的構想,將來農莊的功能會更加多樣化,“以後會有用餐區域,還會開闢一塊展覽區域,向大家科普我們為何要做有機米;同時也會弄一個小攝影棚,完成後可以接待一些旅遊團。但目前農莊的接待能力有限,暫時不會大規模對外界開放,一步一步來吧。”

但其實,他最想做的還是與年輕人交流分享。“現在很多年輕朋友在工作中愛抱怨,我希望讓他們知道,職業沒有高低之分,無論從事什麼職業都是人生的經歷,都要坦然去面對。像我們一樣,不去抱怨工作,而是在工作中去改良自我,去努力成為行業的領頭羊。要熱愛工作,更要看淡成功與失敗,這樣他們將來才可能成為人中之龍。”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理念,廖偉雄將他的農莊命名為“龍場”。

廖偉雄向記者介紹其人生感悟——雲朵象徵出生、朝陽象徵理想,燭光象徵黑暗中的希望,農村象徵回歸生活

從影星到農民,廖偉雄一路走來都在給自己創造機會,雖然如今已淡出演藝圈,但他的心從沒有真正離開過,就像他所說的,人生其實就是一齣戲,我們只是在不同的時間段,用不同的方式扮演著各自的角色。而他自己也一直奔走在讓自己成為“藝術家”的道路上,不曾停歇。

對話“燦哥”:

年輕人不要活在別人的眼光下

廣州日報:你實現了從影星到農民的職業轉變,在工作選擇方面有哪些建議可以分享給年輕人嗎?

廖偉雄:無論拍戲還是種米都是一份職業,沒有高低之分。但有一點,無論做什麼工作,首先都要去熱愛,願意為工作付出,我當年就是因為熱愛電影,自己花錢買機器拍短片,才有機會進入電視台工作。年輕人選擇工作千萬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不要去和別人比較,只要自己有興趣,覺得開心的就值得去努力,開心也是一天,閉翳(鬱悶)也是一天,要珍惜你在世上的每一天,不要宅在家裡虛度光陰。

廖偉雄在電影《南北媽打》中與搭檔(劇照)

廣州日報:是否因為早年從商的挫折經歷才奠定了你今天的成就?

廖偉雄:我一直認為,每一次危機同時也是一個機會,當你看到這一點,又經歷了這麼多的失敗,你會更有底氣,遇到困難就不會再有壓力了。今天我做不好,不代表明天我也做不好,每次失敗都是我修正經驗重新來過的機會,不要只是一味埋怨,更不要活在他人的眼光底下,這麼多年我一直都是這麼堅持的。

廖偉雄在電影《空心大少爺》中與葉倩文搭檔(劇照)

廣州日報:發展農業這些年,對生活有新的感悟嗎?

廖偉雄:這麼多年讓我明白了,人生在世,其實也是為了盡自己的一點力讓國家進步,好的事物和理念應該分享給所有人。就像我們公司的目標並不是種更多的米,而是在未來能改良更多的土壤。

演員是我一生的職業

廣州日報:為何當年“亞燦”一角能夠如此打動觀眾?你在刻畫這個人物時有過哪些思考?

廖偉雄:這個角色是個新移民,剛到香港什麼都不懂,但本質是善良的,最終他通過奮鬥也可以取得成功,小人物的勵志故事符合當時社會的價值觀;拍戲前那個暑假我剛好回廣東探親,跟表哥表弟玩的時候就有觀察過他們的生活習慣和行為舉止,這對我後來表演“亞燦”也有很大幫助。

廖偉雄在電影《老豆唔怕多》里與毛舜筠搭檔(劇照)

廣州日報:當年幾乎在每部戲裡面你都包攬了“扮丑”的任務,這是自願的還是導演的要求?

廖偉雄:作為一名演員,最大的責任就是去將劇本讀透,再加上自己特色的演繹,讓角色更加飽滿,導演只是給劇本,怎麼演都是由演員自己決定的。其實無論是男扮女裝還是扮丑,都不是在醜化自己,那只是外界的看法;作為演員我只是在把角色演活而已,如果每個角色都大同小異,那觀眾自然不會去關注我了。

廖偉雄在電影《笑星撞地球》里與曾志偉搭檔(劇照)

廣州日報:前後半生的職業跨度這麼大,回歸生活後你找到更多的靈感了嗎?

廖偉雄:無論職業怎麼改變,其實都是在學做人的道理。我當年離開也是為了追求更高的藝術造詣,就是因為心裡一直熱愛演藝事業,18年來這些經歷讓我有很多不一樣的感受,在以後的影視作品中我也會有更多的東西可以放到角色中去。這就是生活體驗所帶來的變化,也就是我一直追尋的藝術,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受,是能夠感染觀眾的。我現在其實也是在演戲,只不過角色變成了農民而已,演員是我一生的職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廣州日報人物在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