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金馬最年輕女配文淇:珍惜中二時光 不想再「裝成熟」

文淇

“大概是在《嘉年華》殺青的時候,算是明確地區分開表演和興趣的差別,覺得演員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工作,這輩子就走這條路了。”

《嘉年華》劇照

眼前的這個14歲少女,在去年的華語電影圈出盡了風頭,其參演的《嘉年華》《心理罪之城市之光》《血觀音》分別在大陸和台灣上映。她更憑藉《血觀音》中的精彩演出獲得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14歲成為最年輕金馬女配

銀幕上的文淇有著與其年齡不匹配的成熟與氣場,但回到現實,她又散發出這個年齡本有的少女氣息。文淇說,她是一個適應能力很強的人,“當我回到學校我就是一個小屁孩,會跟同學們玩得很好,但當我要工作時,會拿出該有的工作態度。所以,在劇組經常有人說我戲裡和戲外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自從演戲以來,文淇花了很長時間去“裝成熟”,而現在她更願意做一個“中二少女”,也會羨慕同齡人“有時間去享受生活”,在她的最新作品、和王俊凱合作的電視劇《天坑鷹獵》里,“我飾演的角色算是個正常的少女,很陽光、活潑,不會像《嘉年華》《血觀音》裡面那麼複雜、陰暗。”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劇照

A從小好動8歲拿模特冠軍

出生於台灣的文淇,今年8月才滿15歲。

4歲那年,因為爸爸的工作關係,一家人搬到了大陸,如今在蘇州定居生活。對於台灣的生活,文淇的大部分記憶已經模糊,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台灣美食。或許是味蕾的記憶時間最持久,文淇每次回台灣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台灣食物對我誘惑太大了,只要一回去就變胖。”而關於兒時的其他記憶,大多是聽媽媽講的,“小時候媽媽會給我買很多玩具,十分鐘我就會把它們拆得亂七八糟的。”

文淇從小到大都比較好動,而爸媽則恰好相反,可以幾天都不出門。這對於一天不出門都不行的文淇來說簡直不能忍受,“有時候我就問我媽,你倆這麼懶的人怎麼生了我這麼好動的人?我媽說負負得正嘛。”媽媽一直希望女兒能成為淑女,文淇就一直安慰自己,“可能只有小時候皮而已,結果長到現在,也沒有變安靜。”

小學一年級時,因為喜歡跳舞,媽媽給文淇報了個藝術班,練些基本功,下腰劈叉之類的,她還學過新疆舞、古典舞、爵士舞。雖然文淇說自己學了六年的舞蹈,經常偷懶,但在各種才藝比賽中卻常常收穫頗豐。8歲時,她還拿到了新絲路中國少兒模特大賽的全國總冠軍。“其實都是抱著玩的心情去參加的,也沒多想。”

B第一次試戲邊哭邊念完台詞

一年後,文淇在一次才藝比賽中又獲了獎,蘇州有家報社採訪她。採訪地點約在了一個攝影棚,當天剛好韓雪擔任製片兼主演的電視劇《淑女之家》同在攝影棚面試演員。

很多年輕小女生跑來試戲,但韓雪都不滿意,後來發現了正在接受採訪的文淇。“我大概看了十分鐘的劇本,通篇都是個人獨白,我就照著稿子念。雖然我沒有看過完整劇本,但是能感覺到那個小女孩真的很慘,從小就沒見過爸爸,讀著讀著就開始痛哭,邊哭邊講。”

這是文淇第一次看劇本,也是她第一次表演。試完戲後,韓雪就將劇中這個15歲的小女孩改成了9歲,連夜將文淇從蘇州帶回上海劇組,試戲服換尺寸。文淇也就這樣極具戲劇性地進入到另一個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領域。

文淇的媽媽學的是商業金融類專業,在文淇出生前是一位銀行主管,爸爸是做高科技類的工作。“就我和他們從事的工作行業完全沒有關係,我可能走了一個岔道。”

不過,對於女兒的選擇,文淇的爸媽都很開明,“他們非常支持,希望我開心就好。”從文淇開始拍戲到現在,媽媽辭了職一直陪著女兒,“每部戲她基本都會跟著,不太放心我,很擔心我的安全,還有一方面也是怕我搗亂,怕我太皮了。”

《血觀音》劇照

C看完《血觀音》嚇得汗毛豎起來

2015年的一天,之前拍攝電影《快手槍手快槍手》時認識的服化組長告訴文淇,有部叫《嘉年華》的電影正在找一個12歲的小女孩,正好與文淇同齡,可以去試一下。

文淇就找到了《嘉年華》的導演文晏,聊了很多次,不停地試戲。“但文晏導演覺得我不太像那個12歲的角色小文,就讓我試了下15歲的小米,最後算是冒險用了我。”

拍攝時,文晏也並沒有給文淇看完整的劇本,只給了她屬於小米的那一部分,“在戲裡我和小文是沒有交集的,可能文晏導演希望我不要同情小文,讓我跟她保持距離感和陌生感。”在表演上,文淇也沒有刻意想太多,“一半靠導演指導,一半靠自己的直覺。當你真的和角色合為一體時,有些動作是不需要思考的,就是本能。”

《嘉年華》中的小米成熟冷靜,有一種超出同齡人的老練,很難想像當時的文淇僅有12歲。也正是從這部電影開始,文淇給觀眾留下一個早熟少女的形象,比如《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那個想要嫁給方木的叛逆少女,《血觀音》中那個外表乖巧,內心腹黑的小女兒。對此,文淇也很驚訝,“其實我是看到《嘉年華》和《血觀音》的成片之後才發現,我演了一個那麼黑暗、成熟的角色。”《血觀音》給文淇的這種反差效果更強烈一些,因為在拍攝過程中,整個片場都是嘻嘻哈哈的,“看到成片的時候,我整個人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心想,天吶,自己怎麼會演這種電影?覺得太嚇人了。”

D角色太壓抑自行選擇性失憶

《血觀音》中文淇飾演的小女兒棠真有一場強暴戲。開拍前,導演楊雅喆將文淇、文淇媽媽以及經紀人叫到一起,嚴肅地討論過這場戲,等四個人都了解並同意之後才準備拍攝。導演還特地找來片中男演員在表演室里跟人偶排練整個動作,讓文淇在一旁觀看。等到正式開拍時,“所有人都會以一種工作的態度去對待這場戲,不會有類似於害羞或者緊張的情緒。”聊到這場戲時,14歲的文淇表現出超乎尋常的冷靜。

由於飾演的角色大多性格壓抑,爸媽起初也擔心女兒的心理健康。“我會跟他們講,這部戲能讓我有所收穫,會讓我覺得非常有意義,他們也就同意了,覺得我既然堅持,就沒有理由去阻止。”

其實,最初,因為缺乏經驗,“有時候不知道怎麼抽離角色本身”。拍攝《嘉年華》時,有一場戲,小米決定去做妓女,坐在鏡子前,給自己戴耳環塗口紅,“拍完那場戲,我哭了十分鐘,完全停不下來,就像自己遭遇到什麼不幸一樣。”不過,現在的文淇學會了控制情感,會選擇性地失憶,“當我要開始回憶一件事時,會選擇快樂的部分,一些想要逃避或者很難過的回憶我會選擇忘掉它。所以到目前為止,我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有時間,文淇也會選擇性地翻看自己之前的作品,“《血觀音》我會一遍一遍地看,去找自己的缺點和不足。《嘉年華》因為題材太過沉重,每次看完都覺得難受,所以看得會少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