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林:蹲過十幾個看守所 多個監獄 勞教隊的「資深良心犯」說酷刑

——中共監獄酷刑虐待

為了補牙,我鬧騰了三年,鬧到安徽省公安廳、安全廳、司法廳(因為我是三廳共管的要犯,良心犯),最後監獄也還是按照司法部規定:不給犯人補牙!想想這是多麼冷酷的規定!爛牙疼起來要人命!而中國監獄關押數百萬囚徒,每年有上百萬顆牙齒壞掉,司法部卻明文規定統統不給補。其實這就是一種特別的酷刑!

前天晚上我偶然地參與電報群組裡,關於中共監獄酷刑問題的討論。有人認為現在中共當局監察很嚴,酷刑已經大大減少。

但是更多的人認為,中共監獄幾十年都沒有什麼實質性進步。酷刑只是在不同時期,有不同形式罷了。

我因為蹲過十幾個看守所和多個監獄、勞教隊,所以知道形式多樣的酷刑虐待。

前幾年我在銅陵監獄受刑時,我口腔左側臼齒爛了一個洞,獄方三年不給我補,害的我只能用右邊牙嚼食,臉都變歪了!

為了補牙,我鬧騰了三年,鬧到安徽省公安廳、安全廳、司法廳(因為我是三廳共管的要犯,良心犯),最後監獄也還是按照司法部規定:不給犯人補牙!

想想這是多麼冷酷的規定!爛牙疼起來要人命!而中國監獄關押數百萬囚徒,每年有上百萬顆牙齒壞掉,司法部卻明文規定統統不給補。其實這就是一種特別的酷刑!

我還記得1989年,我在看守所也是一顆牙齒爛掉,疼的要死,特別是吃米飯時,一不小心一粒米咯在爛牙上,突然襲來的劇烈疼痛,能使半個腦袋都僵化。

為了防止囚徒逃跑,看守所囚室的窗戶很高,又沒有空調,夏天熱的要死。89年時,整個夏天我們在囚室里都不穿衣服,即便如此,也熱的頭昏腦脹。整個夏天我都是昏昏沉沉的。

而到了2013年,囚室里裝了監控攝像頭,因為某個公安廳領導認為囚徒光膀子不雅觀,看守就兇狠的強令我們必須穿的整整齊齊。那就不僅是熱的冒汗、頭昏腦脹,而是長痱子,囚室里一半人都長痱子。痱子嚴重了,會導致皮膚潰爛。還有些人因為體熱排不出來,甚至熱昏過去。

我和大家多次強烈抗議,但是一點用也沒有。因為共產黨幹部,對待上級總是唯命是從,而對待下級則如狼似虎。沒有一個幹部願意向上級逐層反映這個問題。

豈止炎熱問題,中國監獄成千上萬的野蠻管理方式,都被長期維持,而很少有改進。因為沒有幹部願意實事求是地面對問題,並且找到解決之道。

比如不管天氣多麼嚴寒,看守所都會殘忍地搶走剛剛被關進來的人的皮鞋或皮棉鞋,而讓囚徒幾乎光腳進入囚室,許多人的腳都被凍青、凍腫、凍壞。

看守所搶皮鞋早年是為了送給熟人或賣掉,因為那時候大部分中國人很貧窮;而現在搶皮鞋就是赤裸裸的虐待了。儘管看守所的借口是皮鞋裡有一根鐵骨,沒收是為了防止囚徒自殺或逃跑。

而實際上,看守所普遍強迫嫌疑人從事手工,而手工需要一些工具,如老虎鉗一類,顯然比皮鞋龍骨更具危險。但是全中國沒有一個看守所警察會正視這個問題,而是依然冷酷地維持這項極其野蠻的規定,繼續害人,導致幾十年來數十萬的人腳被凍壞,卻沒有任何人承擔責任。

極權主義就是如此恐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