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奎德 王康:共產主義魔咒 幾乎總是在貧窮專制國家得手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奎德 王康:共產主義魔咒 幾乎總是在貧窮專制國家得手

——歷史的審判:《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

以科學自命的共產主義學說為何應被恰當地稱作魔咒呢?馬克思堅信有某種神秘的內在矛盾推動社會從一種形態嬗變到另一種。這種不可抗拒的必然性驅使社會達到終極天國——共產主義,於是,人類得救。這在相當程度上吸引了知識者的想像力,滿足於其潛在的理想主義心理需求。並且,馬克思主義內蘊的極強烈的道德感和批判色彩,引發了這些國家備受壓抑而強烈反叛的知識者共鳴,從而在感情與理智兩方面都征服了其中不少人,進而使其喪失了科學工作者應有的懷疑和實證的基本態度,弱化了其判斷力。

資料圖片:英國倫敦的馬克思墓(美聯社)

座談人:王康先生,中國獨立學人

一、歷史背景

1848年2月21日,德國人卡爾·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倫敦發表《共產黨宣言》,迄今已經170年了。

該宣言的時代和思想背景(工業革命、文藝復興、啟蒙運動、人本主義和理性王國及科學神話),法國大革命。

1848年,是歐洲革命風起雲湧的年代,而《共產黨宣言》,則是其中最為激進的聲音。

這份短短的宣言,可能是給人類命運帶來最大災難的文獻之一。

該宣言鼓勵無產者聯合起來發動革命,以推翻資本主義並最終建立一個無階級的社會。《共產黨宣言》是無產階級政黨(通常為共產黨)最基本、最重要的政治綱領之一。

據不完全統計,20世紀發生在共產主義政權下的大規模屠殺和災難造成至少1億多人死亡,遠遠超過了人類歷史上任何政權屠殺人的死亡記錄。

二、基本思想脈絡

這是馬克思最易閱讀的文章之一。

每一歷史時代的經濟生產以及必然由此產生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因此(從原始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全部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即社會發展各個階段上被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之間、被統治階級和統治階級之間鬥爭的歷史;而這個鬥爭現在已經達到這樣一個階段,即被剝削被壓迫的階級(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使整個社會永遠擺脫剝削、壓迫和階級鬥爭,就不再能使自己從剝削它壓迫它的資產階級下解放出來。

共產黨人取得權力後所應該採用的政策也在宣言中有所說明。他們將實行社會主義。這些政策包括了廢除土地私有制和繼承製、徵收高額個人所得稅,以及工業和交通運輸業的國有化。這些由一個革命政府所實行的政策最終將會實現共產主義,即一個沒有國家和階級的社會。“共產主義”一詞也被用來形容共產黨人的信仰,包括了蘇聯時期的共產黨人,雖然他們的許多作為與馬克思和恩格斯有很大的不同。

《共產黨宣言》中最核心的句子是:共產黨人可以用一句話把自己的理論概括起來:消滅私有制。

《共產黨宣言》中最著名的一句口號是:“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另一個句子也廣為流傳:“工人沒有祖國。決不能剝奪他們所沒有的東西。”

現代社會學的創始者塗爾干研究馬克思主義後大為詫異:它從科學借用來的資料是那麼稀少、那麼薄弱,但是從此引申出來的實際性結論卻那麼多,而且這些結論卻又正是社會主義的中心論點。當我們看到這兩者之間這種極不成比例的情形,誰能不感到驚訝?

實際上,作為一位對人類的痛苦有著敏銳感受的抗議者,馬克思本人負有一種宗教式的使命感,他期望自己能像先知一樣拯救全人類。因而,在他的著作中有一種內在的激情和道德上感人的力量。其結論是預先就給定了的,然後再去搜集材料。於是,這些經過篩選的極不充份的材料實質上不過是某種經過刻意經營的辯護詞而已。鑒於此,遠在上世紀末,學者們就指出:“馬克思之所以能發揮影響力,主要因為他算是個道德上的導師;因此,他或許也能夠在自十八世紀以降的偉大的世俗改革家中佔有一席之地。”

明乎此,當我們看到共產主義幾乎總是在那些貧窮專制的國家得手,而不是如馬克思預言的在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成功時,就不會特別詫異了。因為它以天啟式的預言勾畫未來,以先知的方式傳布福音,在感情上和道義上調動了這些國家文化較低的窮苦者對烏托邦天堂的內在嚮往,從而產生了某種神秘的控制力量,導致了魔幻式的迷狂。

《共產黨宣言》最後這樣寫道: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這是一種魔咒式的呼喚。

所謂“入魔”,系指一種世界性的心理體驗,即被魔咒所籠罩所支配。魔咒使人類的群體心理感受到某種狂迷、某種召喚、某種烏托邦式的幻影,從而堅信有某種超自然的魔力在冥冥之中控制,它無所不能,戰無不勝。這種類似宗教神諭式的感應,在歷史上像陣陣狂濤,驟然而起,呼嘯而去。

所謂“脫魔”,正如著名德國學者馬克斯韋伯所描繪的:“世界的脫魔,就是從魔幻中解脫出來,……脫掉了那層神秘的但有真正精神行為的外殼,……進入從各種宗教預言中脫穎而出的有條不紊的倫理生活方式的偉大理性主義。”簡言之,這裡的脫魔,就是拒斥神秘力量的世界理智化進程。

以科學自命的共產主義學說為何應被恰當地稱作魔咒呢?馬克思堅信有某種神秘的內在矛盾推動社會從一種形態嬗變到另一種。這種不可抗拒的必然性驅使社會達到終極天國——共產主義,於是,人類得救。這在相當程度上吸引了知識者的想像力,滿足於其潛在的理想主義心理需求。並且,馬克思主義內蘊的極強烈的道德感和批判色彩,引發了這些國家備受壓抑而強烈反叛的知識者共鳴,從而在感情與理智兩方面都征服了其中不少人,進而使其喪失了科學工作者應有的懷疑和實證的基本態度,弱化了其判斷力。

特別在在這些文明發展相對落後國家,共產主義攜有了現代魔咒的主要特徵。

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多次入魔與脫魔的交替嬗遞的更迭。以20世紀為例,法西斯主義運動、共產主義運動和以伊朗霍梅尼為代表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運動,都是其典型代表。

三、共產主義魔咒的興衰

一八四八年,共產主義的先知馬克思和恩格斯發表《共產黨宣言》,宣布共產主義幽靈降臨世界。第三國際與東方共產黨;

一九一七年,俄羅斯在一戰後期,被懷揣德國人馬克的列寧煽動入魔,被共產主義魔咒所罩。

一九四八年,柏林危機。

一九四九年,共產主義魔咒全面籠罩中華。共產主義陣營成型。

一九五三年,斯大林死。

一九五六年,蘇共20大赫魯曉夫做反斯大林秘密報告。波蘭波茲南事件、匈牙利起義及其被鎮壓。中蘇出現裂痕。

一九六一年,柏林牆豎立。

一九六二年,古巴導彈危機。

一九六六年,毛澤東發動文革。

一九六八年,捷克布拉格之春及其被鎮壓。

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毛澤東倒向美國,聯美抗蘇。

一九七六年,毛澤東死。

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改開”,經濟非毛化。

一九八九年,中國天安門事件及其被鎮壓,一九九二年,中國開始黨國壟斷資本主義進程。

一九八九——一九九二年,柏林牆倒塌。東歐、蘇聯開始偉大的歷史性脫魔。共產主義在冷戰的主戰場失敗。

二零一二年至今,紅二代習近平登台,習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歷史背景和目標。習開始扭轉鄧式黨國壟斷資本主義進程,向毛式政治倒退,共產主義最後的迴光返照······。

四、《共產黨宣言》的歷史後果及其教訓

有誰會料到,當兩位魔性先知在19世紀中葉宣稱共產幽靈在歐洲徘徊時,該幽靈竟會在下一世紀支配了半個地球,使落後世界陷入迷狂?又有誰會料到,當本世紀五、六十年代共產主義勢力鼎盛,似乎將席捲全球時,三十多年後它竟然在頃刻之間,幾乎土崩瓦解?

倘若人類沒有經歷共產主義實驗,也絕不會有脫魔狂飆。因此可以說,共產主義這種魔咒導致的迷狂症,正如天花等疫病一樣,倘若人類從未患過,就不會具有免疫力。因而,在這層意義上可以認為,五四以及之後共產魔咒的興起,也許是中國的劫數,在劫難逃。

共產主義迷狂最充份的表演,是在它與國家權力溶為一體之後。

所有的巨型災難都是它奪取國家政權後發生的。

共產主義神話的肆虐,給予人類最重要的教訓之一或許是:凡是藉助理想王國的美好訴求以批評現存秩序者,倘若這種理想世界是理想家構思設計出來的,並非自然生長演化起來的;假如它從未曾在現實世界試驗過,那麼,最穩妥可行的辦法是如實地把它視為一種批判力量、凈化力量和改革力量,從而促進現存社會的良性變遷。倘若把該理想王國當做某種必然歸宿和正面目標來狂熱追求,並不惜任何手段強制實施革命性總體動員,則對人類往往是一場血腥的悲劇。簡言之,各式各樣的烏托邦,作為批判性的因素是富有價值的,作為肯定性的目標是極其危險的;作為遙不可及的彼岸世界,它具有凈化現實社會的作用,作為在現實人間強行施工的天堂藍圖,則這條通向天堂之路往往導致地獄。

這是人類從共產主義神話中獲得的歷史智慧,簡單而樸素。但是,凝結在這個單純的智慧背後的,卻是一百多年間數億人的生命、鮮血和熱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