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美元再成全球避風港 全球經濟面臨腥風血雨?

尼克松時代的美國財政部長康納利對於美元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定位:“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麻煩。”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美元指數的走勢在任何時候都會牽動全球經濟的神經,引發全球資金流動、資產價格和大宗商品價格的動蕩,我將之稱為“美元魔咒”。

從過去幾十年的歷史看,“美元魔咒”最大的影響,就是每一次美元指數上升的時候,新興市場一些國家就會出現資金外逃,貨幣貶值等問題,進而嚴重影響這些國家的經濟。最早的有上世紀90年代的拉美、墨西哥、俄羅斯債務危機,以及20年前對整個亞洲的發展造成嚴重衝擊的亞洲金融危機。

最近的一次,則是2013年8月,在美元進入強勢上升周期的時候,印度、印尼、新加坡、泰國等國同樣出現了貨幣貶值、股市暴跌,資金外逃的情況,引發了全球對新興市場出現新的危機的擔憂。

眾所周知,本輪美元強勢周期一直持續到2016年年底,在美元升值的過程中,儘管沒有引發新的危機,但全球經濟在長達三年的時間內飽受“美元魔咒”的蹂躪,國際資本流動以及大宗商品價格、資產價格,包括新興市場的實體經濟都受到美元升值以及美聯儲退出政策的巨大影響。

美元指數在2016年突破100後進入強勢之末,2017年全年,受歐洲經濟、日本等國經濟超預期復甦,以及美元自身調整的需要,美元在2017年進入“弱勢美元”周期,美元指數全年下跌幅度超過10%,而本來不被外界看好的歐元、日元以及人民幣兌美元在2017年都出現了大幅度的升值,美元指數一直下滑到今年4月,然後在外界一致認為美元將會“弱”下去的情況下突然反彈,到最高一度突破了94整數關口,今年整體已經升值超過了5%。這次意料之外的美元反彈引發的結果仍然是一樣的,新興市場再次沒有逃脫“美元魔咒”,阿根廷、俄羅斯、印度等國的貨幣再次跳水。

其中,阿根廷的表現最為搶眼,在5月3日這一天,阿根廷比索暴跌8.5%,創下兩年多來的最大跌幅。在美元反彈的兩周內,阿根廷比索的匯率下跌了11.9%,從今年年初算比索兌美元已經貶值了21.4%。為了穩住形勢,阿根廷央行不斷加息,基準利率已經提升到了40%的高位,並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出了救援的申請。

對於本輪美元的升值,很多專家和機構像過去每一次預測錯了的時候一樣,都感到“意外”,而對於阿根廷又一次慘烈的表現,他們也和過去一樣展現出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特質,引經據典的談美元升值可能引發的新興市場的危機。

我在這裡提醒各位的是,儘管經濟專家在預測方面,其成績從來都和氣象專家一樣糟糕,但經濟專家大多是最喜歡危機的,有危機,他們才有用武之地(儘管事實證明他們毫無用處)。拋開這些專家的私心不論,我們需要研判,本輪美元的走強究竟是技術反彈,還是美元告別弱勢的反轉,這次反彈,究竟會不會導致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的危機?

正如我前面所言,很多專家對這次美元升值表示“意外”,因為他們沒有預測到(當然,我多次講過,在匯率問題上,很多專家就幾乎沒有對過。),他們在美元2017年全年下跌的情況下,預測2018年美元也會處於弱勢,在美元突然走強的情況下除了表示“意外”掩飾尷尬還能做什麼呢?是美元周期出現了紊亂嗎?不,紊亂的從來都是專家,而不是經濟本身。如果仔細分析一下這次美元突然走強的原因,你會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在我看來,在專家們一致看弱美元的情況下,美元“突然”走強的根本原因,仍然是當下的全球經濟並沒有專家們預測的那麼好。美元其實是全球經濟真正的晴雨表和“錨”,在全球經濟低於預期的情況下,美國經濟和美元的避險屬性就會凸顯,資金就會流向美國,這是“美元魔咒”的本質。大家應該記得我在去年年底對2018年全球經濟預判的主題詞是“混亂”,我對2018年的全球經濟、中國經濟沒有絕大多數的專家那麼樂觀。

去年年底,我認為很多機構(包括權威機構)太樂觀了。在2017年全球經濟出現了復甦的情況下,機構和專家只看到了統計數字的好轉,而沒有看到這種好轉本身的持續性並不強,而且很多復甦背後蘊藏著極大的風險。

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例,該機構從去年開始,就不斷提高對全球經濟未來兩年增長的預期,其最近一期的報告仍然對2018年的全球經濟和中國經濟非常樂觀。對於這些機構和專家的預測,我過去告訴大家,不留情面地講,這些機構的預測很多情況下都建立在“順勢而為”的路徑依賴之上,也就是,在經濟形勢好的時候,他們會預測明年更好,而在經濟形勢差的時候,他們會預測明年更差,大多數預測平庸不堪,並不具備前瞻性。

這一次美元“突然”走強其實並不突然,今年前四個月,全球經濟的亂象已經把我預測的“混亂”的主題演繹到極致。美國股市在美聯儲新的主席鮑威爾上任後迎來了暴跌。2月2日美國股市突然大跌,帶動全球股市大跌,2月5日美國股市再次大跌,標普500指數和道指均創下2011年8月以來最大單日百分比跌幅,成功抹去2018年以來的漲幅。

其實,這只是對那些樂觀者的一次警告,美國股市的大跌讓大家再次看到了全球經濟復甦的脆弱,資產價格,包括股市和房地產的膨脹產生的幻覺讓外界高估了實體經濟復甦的步伐,全球經濟遠沒有到彈冠相慶的時候。

隨即而來的則是全球矚目的中美貿易摩擦,中美之間的劍拔弩張,相當強硬的態度讓擦槍走火的概率大增,如果中美爆發貿易戰,全球經濟2018年的日子肯定不好過。同時,歐洲一些國家已經公布的經濟數據也遠低於之前樂觀的預計,全球樂觀泡沫破滅的同時,美元又成了全球資金的避風港,美元的短期升值和當下的“混亂”主題是完全吻合的。

在不出意外地錯誤預測了美元走勢的情況下,專家們又開始爆炒“阿根廷危機”,開始危言聳聽講全球將會面臨如何如何的腥風血雨,恐嚇市場。筆者認為美元的中期反彈還在持續,當然中間會有技術性回調。儘管我對2018年全球經濟,中國經濟沒有他們說的那麼樂觀,但我也從來不過分悲觀。

因為,全球經濟已經走出危機,這是一個基本事實,10年的危機結束了,只是復甦的太慢,僅此而已。所以大可不必聽專家們的恐嚇,全球也不會發生什麼太大的事,沒有什麼腥風血雨。中美“修昔底德陷阱”不可避免,但短期雙方真刀真槍幹起來的概率也不大。潘帕斯草原的雄鷹之國阿根廷似乎每一次都弱不禁風,但不要忘了,人家的人均GDP遠高於中國,我們還沒有資格可憐人家。

在我看來,美元的升值只是對當下歐洲、日本等國經濟數據的正常反應,並不代表美元就一直強勢。在美元的走勢上,我更看重特朗普的態度,對特朗普而言,強勢美元是他非常不喜歡的,一個弱勢美元更加符合美國的利益。未來中美貿易談判,很可能涉及匯率問題,美元升值並不具備政治基礎。最好的應對就是靜觀其變,而不是被一些專家的“危機論”所影響。

這是一個“意外”頻發的一年,在年初,誰能想到,朝鮮的形勢會這麼變化呢?編也編不出這樣的劇本。你只需記住我的主題詞“混亂”,在“混亂”中探求財富的真正邏輯,不要被專家們的過度樂觀或者過度悲觀帶到溝里即可。當然,如果未來出現更多的“意外”,我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光遠看經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