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孫子利用特權 操手暴利領域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江澤民孫子利用特權 操手暴利領域

江澤民孫子江志成操控千億資產,財力驚人。(哈佛大學Leverett House網頁圖片)

2014年4月9日路透社發表七頁紙長文,揭露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如何在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新興私募股權市場獲得巨額利潤,利用特權操手暴利領域等內幕。

路透社報導說,江志成是一個太子黨,他的父親江綿恆也是太子黨。江綿恆是上海最大國營企業的CEO,該企業負責中國各種核能源資源。太子黨撬動他們的政治關係來聚斂財富。太子黨在涉及金融、能源、國內安全、電信、媒體的業務當中扮演了核心角色。而私募股權的特點常常是不透明交易,因此成為太子黨的天然避風港。

85後江志成操控千億資產財力驚人

江澤民長孫江志成(Alvin)1986年出生,2009年在哈佛畢業,曾在紐約小住數月,“蝸居”在曼克頓中心。該年冬天來到香港,加入跨國銀行控股公司集團高盛的直接投資部門做分析員,在中環長江中心68樓上班。

但不到一年江志成離開高盛,成立私人公司博裕投資,專營私募股權基金,並以逾20萬港元租用和記大廈。江志成的博裕投資,雖然以香港為基地,股東卻在避稅天堂開曼群島註冊,又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持牌成為“投資顧問”。

建立於2010年的博裕2011年收購日上免稅行的控股權令人印象深刻,這家免稅行運營上海和北京國際機場所有的免稅商店。對於日上這頭金牛,銀行家們估值應該在16億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僅為2億美元,並出資約8,000萬美元收購40%股份。

搞定日上免稅行後,江志成的博裕又從紅色企業中信資本手中,購入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價值約3.9億港元的股份。信達1999年經國務院批准成立,專門處理工農中建四大國行的不良資產,2010年改製成股份有限公司,由財政部全資擁有。2012年信達引入瑞銀、中信資本、渣打銀行、全國社保基金四間戰略投資者,再後來秘密埋堆入股的,正是博裕和美國私募基金凱雷集團。

掃完大陸貨,博裕在2012年年末認購3.7億港元的5年期可換股債券,入股香港上市公司寶光實業,並成為第二大股東。消息一出,上市40年、在中港澳東南亞經營逾600間“時間廊”和“眼鏡88”的寶光股價飆升一成,足見江孫勢力。博裕的合伙人兼董事長馬雪征聯同執董黃宇錚隨後加入寶光做非執董。

2013年,在港搞私募基金的江志成頻頻現身在中環和記大廈的大本營,或與當時打算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有關。《壹周刊》發文《紅色權貴橫行中環江澤民孫超級基金曝光》,文中披露中共一批權貴家族子弟入主香港金融中心,他們先後入職國際投資銀行作過渡,再打正旗號在香港成立基金,向海內外富豪招手,然後大舉掃入國內企業。由這些太子黨任職的投資銀行,或成立的基金公司,動輒操控千億資產,財力相當驚人。

在香港,太子黨潛藏在投資銀行或基金公司,已成為回歸後的一國兩制特色。而跨國投資銀行重金禮聘太子黨,無非都是希望藉助他們的人脈,以博取機會替國企、民企上市做代理。

江澤民的遠房親戚撈好處

文中披露,獲博裕“臨幸”,日上免稅行來頭絕不小。日上免稅行創辦人美籍華人江世干(Fred),與江澤民生父江世俊和過繼父親江世侯(也就是江上青)同屬“世”字輩的遠房親戚。

六四後不久,江澤民上位,江世干移居上海,撈金融撈保險撈基金。1999年乘時任上海市長徐匡迪開放原被國企壟斷的免稅行業之機,獨家經營北京和上海機場的出入境免稅店。

據特許財務分析師公會(CFA Institute)2013年發表的報告,日上免稅行2011年的營業額超過50億港元,在全球免稅店集團排行第15位。

更詭異的是,據香港公司和物業註冊記錄,江志成於2010年成立博裕之初,報住西半山雍景台一間1000多呎的望維港景高層單位。單位由江世干擁有的BVI公司在當年以1670萬港元買入。而江志成專用的黑色豐田Alphard,正是日上免稅行在前年年尾買入。這輛中港牌七人車的擋風玻璃,貼上香港賽馬會國內會員的標識。馬會個人會籍入會費達27.5萬元人民幣,公司會籍最貴要付88萬元人民幣入會費。

2017年3月,上海日上免稅行股權變更,由中國免稅品(集團)有限公司控股,其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江世干被撤換。

江綿恆被稱為“中國第一貪”

19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視頻截圖)

一名熟知中共高層政治的大陸大學教授說,“江本人特別戀權,而且大搞裙帶關係,到處安插自己的親信和後代。”

曾任職國務院、中共中央辦公廳、中共中央書記處等研究室的一名老幹部分析:“這個階級是暴力奪權的必然產物。因為不受選民的制約,不受憲法的制約,所以凌駕於社會之上,為所欲為。既然是特權階級,自然是有什麼好處都要先佔、多佔,幾十年來都是這樣。”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中介紹,八十年代江澤民地位不穩,便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拿綠卡,觀望中國形勢。19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於是江綿恆帶著全家回來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後擔任所長。隨著江澤民地位的穩固和權勢的增大,江綿恆投入商海,當官發財兩不誤。

被中國老百姓稱為“中國第一貪”的江綿恆,涉及多起震驚國際的中國重大貪污要案。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江綿恆涉足上海很多重要的經濟領域,很多國企落入江綿恆私囊。

王立軍事件後,北京高層的消息說,中紀委正在追查關於一個與江澤民、江綿恆、江澤民姨外甥吳志明等關係密切的金融貪污大案,此案被掩蓋多年,是中國證券市場驚爆金融史的大丑聞,涉案金額達1.2萬億。

“三個代表”家族

中共黨史專家阮銘曾說,“江澤民時代是中共最腐敗的時期”。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三大家族被稱為中共“三個代表”家族,它們帶頭貪腐,並以縱容中共官員們貪腐來換取中共太子黨及特權階層的政治支持。每年被逼上訪維權多達數百萬人次,受害者遍布中國社會各個階層。

在江澤民統治時期,江任人唯親,利用政治腐敗培植親信,作為自己維護個人權力的工具。與此同時,江用貪腐收買官員,讓大大小小的官員都能用權去賺錢。在江時代,腐敗成了社會常態。江澤民對官員實行利益均沾,共同腐敗的政策,迅速使中共數千萬官員整體極度腐敗,形成制度性、系統性和公開性的腐敗,並在黨、政、軍各系統培植起由眾多貪官污吏構成的江氏幫派體系,中國政治權力走向了全面腐敗的黑暗時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