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年輕人越來越少的中國 更殘酷的挑戰還在未來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直面年輕人越來越少的中國 更殘酷的挑戰還在未來

中國人口高峰時期,經濟通常高速發展,人口低谷時期,經濟通常陷入低迷;2016年中國還處於進入人口低谷的轉折點,真正的年輕人口斷崖式下滑還在未來幾年。 更加殘酷的挑戰還在未來。

傳統上,中國一直是個熱愛生育、人口快速增加、人口負擔沉重的國家。然而就在近幾年,“老齡化”一詞開始越來越多的出現在媒體和街頭巷尾。“人口紅利”逐漸消失,“延遲退休”的提出,中國彷彿在一夜間就進入了往往只和發達國家才能聯繫到一起“老齡化社會”。

那麼,中國當前的老齡化程度究竟如何?未來的老齡化又會怎樣發展?年輕人口的下降會對中國經濟的未來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中國未來是否還會再有經濟的高速增長?下面將使用大量的數據來證明——未來可能比我們想像中的更加嚴峻。

1.中國將快速進入嚴重的老齡化社會

日本是世界上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其65歲以上的人口已達到全國人口的1/4,僅次於摩納哥,居全球第二位。過去20多年裡,日本經濟長期低迷、國內需求不振、物價保持穩定,人口開始陷入負增長。

那麼,中國離日本的現狀有多遠呢?——大概只需要20年

中國當下的年齡結構類似於20年前的日本——都有25歲和50歲左右兩個人口高峰。在最後一個人口高峰之後,都出現了出生人口的大幅下滑。

2016年中國和1995年日本的年齡結構對比圖

再過20年,中國的年齡結構就會和當前的日本類似(如下圖所示)。屆時,最後一個高峰期的人口將會達到45-50歲,而目前50歲左右的高峰人口將大規模進入70歲,成為退休的主力軍,為養老金帶來極其沉重的壓力。

當前的中日年齡結構對比圖

 

 

2.中國是世界上少有的未富裕低生育率國家

隨著富裕程度的提升,一個國家的生育率通常會逐漸降低。目前生育率最低的國家和地區,大部分都是西歐和東亞的發達經濟體,如日本、韓國、香港、台灣、新加坡、德國、奧地利、義大利、西班牙等,他們的千人出生率不到10。

中國目前的千人出生率為12.2,在世界224個國家和地區中排第162位,屬於倒數1/4。千人出生率低於14的國家和地區共有82個,其中61個達到了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規定的“高收入”標準(人均GDP高於12276美元),只有21個還不屬於高收入國家,下面是這21個國家的列表。

全球未富裕的低生育率國家列表:

數據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sovereign_states_and_dependent_territories_by_birth_rate

從表中可以看出,這些國家主要分為三類:

前蘇聯東歐集團、前南斯拉夫:這些前社會主義國家在蘇東劇變之前已經達到了較高的社會發展水準,婦女地位較高,生育率也下降到和西歐類似的低水平

迷你島國:迷你國家,產業單一,年輕人流失

東歐以外的非小島國家,只有兩個:中國、泰國

拋開幾個迷你島國不計,在全球224個國家中,當前並不富裕、而且歷史上也沒有富裕過的低生育率國家,只有中國和泰國兩個。可以說,中國在當前並不很高的發展階段便出現了如此低的生育率,在全球也算是非常獨特的一個現象。

3.年輕人斷崖式下降所導致的經濟頹勢

回顧前文,中國當前的人口年齡結構和20年前的日本以及10年前的韓國比較類似,如下圖所示:

2016年中國、1995年日本、2006年韓國人口年齡結構對比

 

 

上面的三張圖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最早的人口高峰即將進入50歲,從而宣告其生產力盛年的終結,而25歲以下的年輕人口則是急劇下降,勞動力即將進入青黃不接的拐點。

日本和韓國在這一拐點後的經濟發展速度如何呢?

1995年,日本的人均GDP達到4.25萬美元的高峰(高達美國的148%),2015年回落到3.25萬美元(僅為美國的57%)。

2006年,韓國的人均GDP為2.09萬美元(美國的45%),2015年增長到2.72萬美元(美國的47%)。

從上面的數字可以看出,日本和韓國在達到和中國目前類似的年齡結構後,經濟都進入了低速增長。日本的人均GDP從90年代的超越美國,變為不足美國的六成。韓國的經濟增速則大體和美國持平。

如果說日本和韓國屬於發達經濟體,其經濟增速理應不高,那繼續看看我們的鄰居泰國。作為“亞洲四小虎”之一,泰國的經濟發展程度曾長期高於我國,在東南亞國家中屬於經濟上的上進生。

如前文所說,泰國和中國同屬於世界上極其稀有的從未富裕過的低生育率國家,下面是中泰兩國年齡結構對比,可以看出兩國都面臨著年輕人口數量大幅滑坡的問題,泰國的人口高峰比中國稍微更老一些。

2016年中泰人口年齡結構對比

下面來看看泰國的經濟發展狀況:

2000-2010年,泰國的人均GDP從2029美元增長到5059美元,增加了約250%

自2010年後,泰國的經濟便進入了低速增長,2015年泰國人均GDP為5735美元,相比較5年前,年均名義增速僅約2%

可以看到,無論是較為發達的日本和韓國,還是發展程度更低的泰國,當他們達到和中國當前類似的年齡結構後,其經濟增速都進入到低增長時代。

西歐和美國作為一流發達世界,其經濟增速早已降低到每年1-2%的低水準。對於一個發展中國家而言,如果其經濟增速也降低到了這樣的低水準,那麼他和一流發達世界之間的差距將不會減少,甚至可能會被越拉越遠。

除泰國以外,之前所列出的未富裕低生育國家,當前的經濟發展形勢也大都不理想,下表是21個未富裕低生育國家2015年的GDP增速。除中國以外,所有國家都沒有達到發展中國家和全球的平均增速,60%的國家甚至還不如發達國家的平均增速。

未富裕低生育率國家的經濟增速

 

 

數據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by_real_GDP_growth_rate

對於一個國家而言,如果其年輕人口出現了急劇減少,那麼該國的勞動力供給在短時間內也會發生大幅下滑,從消費層面來看,年輕人結婚、購房、購車等需求也會大幅度降低,各類大宗消費品的增速會快速下滑,甚至進入低增長、零增長、甚至負增長。

以老齡化最為嚴重的日本為例,下表為日本1990年到2007年各類消費品的減少情況。從中可以看出,隨著日本年輕人口的快速減少,日本人的各方面日常消費基本都出現了大幅度的下滑。

日本1990年到2007年各類消費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日本統計年鑒

http://www.stat.go.jp/english/data/chouki/20.htm

當前的中國和20年前的日本人口年齡結構類似,人口高峰拐點剛過,年輕人口即將開始進入斷崖式下跌。下面是中國2015年的數據,重要消費品的增速下滑,部分商品開始進入負增長:

智能手機銷量:增長3%汽車銷量:增長4.7%彩電銷量:增長2.8%冰箱銷量:下降2%空調銷量:下降5.4%啤酒銷量:下降1.8%

4.歷史上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的年齡結構——年輕

日本和韓國是世界上極少有的跨越過中等收入陷阱的發展中國家。我們來看看他們在高速發展跨入發達世界時的年齡結構是怎樣的。

中國目前的人均GDP約8000美元,和日本1960年代末期、韓國1980年代末期類似(考慮美元通脹換算成當前美元,下同。換算數據見:http://www.dollartimes.com/)。

1965年,日本人均GDP7000美元,1975年達到2萬美元

1985年,韓國人均GDP5500美元,1995年達到1.9萬美元

這一時期,日韓兩國的人口金字塔如下圖所示,和現在的中國相比,無疑是非常年輕的。

日韓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時的人口年齡結構

 

 

傳統的歐美髮達經濟體從人均1萬美元增長到2萬美元(同上,換算成當前美元)的時間段,大約是20世紀50-60年代。這一時期他們的年齡結構,相對於當前的中國而言,也是非常年輕的。

歐美髮達國家跨過中等收入陷阱時的人口年齡結構

回顧歷史,西歐、北美、日韓等發達經濟體,當他們從類似當前中國的經濟水平再向上邁一個台階的過程中,其年齡結構都比當前的中國要年輕許多。

換句話說,如果中國能在當前這樣的年齡結構下,持續保持中高速增長,經濟水平再邁上一個台階成為中等發達國家,那這將會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獨一無二的奇蹟。

5.中國的人口周期和經濟周期

看完各國的橫向對比,回頭我們再來看看中國歷史上的人口和經濟周期情況。下圖是1949年以來的中國人口出生數量和1978年以來的中國GDP增速對比圖。其中,人口出生圖向右平移了20年,代表出生人口平均在約20年後進入勞動力市場,並逐步開始準備結婚、買房、買車、添置家電等大宗消費。

中國曆年出生人口和經濟增速

 

 

第一次人口高峰:建國後第一個人口出生高峰出現在三年困難時期後,直到70年代中期為止,平均每年出生2500萬人,最高峰在1970年達到2800餘萬(此處數據有誤,最高峰應是1963年,達到2900多萬——編者)。

這一高峰時期的人口在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進入20歲。在這10年里,除89-90年外,其餘年份中國經濟均保持高速增長,且出現了較高的通貨膨脹。90年代初期出現了股瘋和第一次炒房熱。

第一次人口低谷:1970年的2800萬出生人口頂點之後,中國的出生人數開始逐年下滑,1980年降到1800萬,十年間出生人口下降了約40%,直到1982年才回到每年2000萬以上。

這一低谷時期的人口大約在90年代中期到21世紀頭幾年進入20歲。從1995年開始,中國經濟結束高速通脹,第一次地產泡沫破滅,特別是亞洲金融危機後,大宗商品價格回落,煤炭鋼鐵過剩,出現大規模下崗潮,銀行壞賬問題顯現,經濟走入通縮,物價長期穩定。

第二次人口高峰:8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迎來了第二次人口高峰,他們是60後第一次高峰人口的後代

這一時期中國平均每年出生約2300萬人,最高點是1990年的2600萬。這一時期出生的人口在21世紀的頭10年進入20歲,而這也開啟了中國經濟新一輪的高速增長。

從2003年開始,中國經濟走出了90年代末開始的通縮,CPI逐年上升,從大宗商品到住房價格,再到肉菜蛋價格,都出現了大幅度的增長,鋼鐵、煤炭、石油價格飆升,經濟高速增長,銀行壞賬率下降到歷史最低,中國的經濟總量達到世界第二位。

第二次人口斷崖式下跌:1990年的2600萬人口出生頂峰後,中國的出生人數又開始快速下滑,1992年後便一直低於2000萬,直到1999年降低到1150萬的最低谷。

這一時期的出生人口最早在2012年開始進入20歲。也正是從2012年開始,中國經濟告別了9%以上的高速增長。大宗商品價格開始由盛轉衰,CPI也告別了高增速,全國除了少數城市外,大部分地區房價橫盤甚至開始下降。

下跌上半場剛結束:現在是2016年初,今年將有1600餘萬年輕人滿20歲,較6年前下降了約40%。這一數字再過4年還將下降30%。也就是說,由年輕人斷崖式下降所導致的經濟低迷周期,目前剛完成上半場,還有更嚴峻的下半場等待著我們。

永無止境的下跌:目前中國的總和生育率不到1.5,也就是說2對夫婦平均生育不到3個小孩。如果未來的總和生育率繼續保持在1.5,那麼等90後開始生育的時候,中國的出生人口將會只有90後的約75%。

如前面所說,90後是中國人口斷崖式下跌的一代,那麼等未來幾年,他們的生育高峰到來之時,中國的出生人口將會出現更嚴重的斷崖式下降,在約10年後,降低到每年只有8-900萬左右出生人口的創紀錄低點。

綜上所述,60後人口高峰帶來了85-95年經濟的高速發展。而75後人口低谷,則使得中國經濟在90年代末-21世紀初經歷低迷。此後80後人口高峰再次將中國經濟帶出迷茫,走向新的高峰。

但是,80後人口高峰之後,又是90後人口的斷崖式下跌,由此伴隨著的,是2012年後中國經濟進入新一輪低谷,並可能會在未來3-4年達到谷底。

和此前的谷底有所不同,中國再也沒有迎來新的出生人口高峰,相反,則是一個比一個低的人口出生低谷。再也不會有新的人口高峰來幫助中國經濟走出低迷。

難以逆轉的出生率:中國的出生率能逆轉么?從中國周邊國家和地區來看,可能很難。目前日本總和生育率是1.4,韓國、港澳台、新加坡只有1.1-1.2,屬於全球最低的行列。

一般來說貧窮地區的生育率比富裕地區更高,但是,連泰國這樣的人均GDP不如中國的國家,生育率也只有1.5,人均GDP只有中國1/4的越南,生育率也下降到了1.7。

從全球各國歷史來看,生育率下降後,幾乎沒有重新回升的例子。中國未來的總和生育率可能會逐步下降到如同台灣、韓國、泰國、日本這樣的1.2-1.4的超低水準,也就是說每隔一代人,出生人口就打6-7折,三代之後,就只有25%了。

85後每年出生:2300-2500萬

10後每年出生:1500-1600萬——打六五折

由此推算:

35後:950-1000萬

60後:600萬

6.三線以下城市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中國在出生人口不斷走低的同時,是城市化率、大城市化率的不斷提升。隨著年輕人口大量進入大城市,落後地區、三四線城市、縣城、農村未來年輕人口的減少速度,會比全國平均來得更加猛烈。

下面來看部分省市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第五次人口普查0-14歲人口的變化情況,紅色為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部分省市0-14歲人口減少情況

 

 

由上表可以看出,較發達的地區,由於有大量年輕人湧入並定居生子,0-14歲人口減少的比例相對較少。而不發達地區,由於大量年輕人流失到沿海發達地區,0-14歲人口減少比例相對較大。特別是對於那些人口流失多、且生育率較低的省市而言,則更加嚴重。

僅僅10年時間,部分省市的0-14歲人口就下降了近40%,對於這樣的地區而言,其未來經濟面臨的壓力將是極其沉重的。如果再人口下降尚處半山腰的2016年,廣大三四線城市就出現了去庫存壓力,那麼,等再過三四年,新增年輕人數量跌入谷底的時候,這些小城市的樓市將會悲慘到什麼地步?我們拭目以待。

7.中國人口和經濟的未來

如前文所說,中國目前的人口年齡結構,和20年前的日本類似。那麼我不妨以日本為參照,看看其人口和經濟的走勢情況。

中日人口年齡結構對比

下面是日本出生人口和經濟走勢對比圖,同樣的,出生人口向右平移了20年。日本的最後一個人口出生高峰是70年代初期,這一時期的高峰人口在90年代初期進入20歲。此後的日本新增年輕人數量便開始了斷崖式下跌,日本經濟也由盛轉衰,進入經濟低迷期。由於此後再無人口高峰來挽救,日本經濟在經歷了20餘年的長期低迷後,並無好轉的跡象,還將持續衰落下去。

下圖還列出了日本歷年利率圖,在1990年到1995年人口拐點的五年里,日本的利率從6%下降到了不到1%。這說明日本政府盡了最大努力來刺激經濟,希望使其走出困境。但事實證明這這並沒有起到預想中的效果,日本經濟並沒有任何起色,相反,由於大規模的刺激政策,日本成為全球負債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日本出生人口與經濟增速

現在的中國,人口年齡結構對應的正是1990-1995年的日本,未來將會如何發展,讓我們等待時間來檢驗一切。

總結全文

1.中國是世界上很稀有的未富裕低出生率國家,和中國類似的只有一些前蘇聯、東歐國家、幾個小島國,以及泰國,目前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都比較低迷;

2.中國目前的人口年齡結構已經和20年前的日本比較類似,並將在未來20年達到如今日本的老齡化程度;

3.世界歷史上,凡是達到中國當前年齡結構的地區,全都進入低速增長甚至停止增長;

4.現有的發達經濟體,在其跨過中等收入陷阱的時期,都比當前的中國年輕許多;

5.中國歷史上的人口周期和經濟周期有較強的同步性。人口高峰時期,經濟通常高速發展,人口低谷時期,經濟通常陷入低迷;

6.未來中國的出生人口再也沒有高峰,反倒會出現一個比一個低的低谷;

7.2016年的中國還處於進入人口低谷的轉折點,真正的年輕人口斷崖式下滑還在未來幾年;

8.落後地區、三四線城市,將會面臨比全國平均水平更糟糕的年輕人口斷崖式減少,這可能導致各類消費增速的急速下滑,甚至進入負增長。因此,現在還遠不是三四線城市經濟形勢最為嚴峻的時期,更加殘酷的挑戰還在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