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大家談:習近平榮登世界權勢人物榜首卻不許報道 中共忌憚什麼?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時事大家談:習近平榮登世界權勢人物榜首卻不許報道 中共忌憚什麼?

時事大家談:習近平榮登世界權勢人物榜首卻不許報道,中共忌憚什麼?

華盛頓—

美國福布斯雜誌最近公布2018年世界最具權勢人物榜,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名列榜首,各國媒體紛紛報道,但中共媒體報道後卻又刪除,目前在中國大陸的任何網站都找不到這類報道和消息。究其原因,問題恐怕出在福布斯雜誌有關習近平的評語,這段簡短的評語談到習近平權勢時,在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之後,特別提到“習近平享有的個人崇拜是毛澤東之後不曾有過的”。觀察人士指出,習近平集權改制,尤其是個人崇拜捲土重來,已經在中共黨內外引起反彈,此刻習近平被評為世界最具權勢人物,以及福布斯幾近苛刻的評語,當然會讓中共高層感到不快。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河北資深傳媒人士朱欣欣;北京獨立撰稿人胡佳。

胡佳:習近平被認權勢不封頂,官媒噤聲不敢言

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說,我們看到,全世界最具權勢者不是美國總統,不是聯合國秘書長或者歐盟領導人,而是習近平。那些西方領導人的權力都受到法律和制度的限制,只有習近平不同。他作為中共國家主席,是一個凌駕於制度之上、讓國家憲法臣服的獨裁者。他的權勢自然是其他世界首腦不可比擬的。中國大陸是一個14億人口的最大國,也是經濟第二大國,作為這個國家的獨裁者,他享有沙皇般的地位。對於習近平被西方評為世界最有權勢的領導人,中國大陸媒體最初的心態是要進行“厲害了我的國”這樣的宣傳,後來研究福布斯這篇報道之後,才意識到真正含義是“厲,害了我的國”。厲的意思就是周厲王,他是一個公認的暴君。官媒醒悟過來之後,立刻禁絕了所有關於習近平權勢的報道。

胡佳:習思想來勢洶洶,官媒街頭全面灌輸

胡佳說,福布斯這番評論在外媒中的確是客觀而恰如其分的,沒有誇大事實。我們身在中國大陸的人現在看到最多的,是大街小巷關於習近平的標語和口號,是關於“新時代社會主義思想”的宣傳。這些東西覆蓋著城市的每個角落,佔據著人們的視野。而林林總總的政治標語之間距離肯定不會超過200米。如果這個距離之間看不到的話,地方官肯定會受到懲罰。打開官媒的新聞網以及百度、騰訊之類的界面,首先蹦出來的肯定都是關於習近平的所謂豐功偉績,他的偉大改革措施,他的中國夢,他的偉大復興,什麼的。這樣不知疲倦的灌輸可以說是晝夜不打烊。而且,央視每天的新聞聯播肯定都會花至少十分鐘來播報跟習近平有關的新聞,這在過去中共領導人時期是前所未有的。

胡佳:習思想來勢洶洶,官媒街頭全面灌輸

胡佳說,從習近平的集權措施看,他2012年當政以來,觀察人士就認為,他與前任有明顯的不同。抓權攬權是他的熱情所在,他會通過種種手段把權力集中到自己手裡。胡佳說,最明顯的是習近平重整國家權力結構,他成立了諸多領導小組,自己親自擔任小組長,以此掌控中國命脈。從軍隊到司法到宣傳和經濟的各種小組,細密到不可思議的程度,都掌握在習近平的手裡。而本應與習近平聯手共治的李克強卻只得成為使喚丫頭,與跟班的無異;其他幾個常委也基本形同虛設;此外,習近平他還任用酷吏,比方說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司法部長傅政華等,他們的共同之處是劣跡多多,包括驅趕低端人口和打壓709律師。而劣跡正是他們獲得最高領導人首肯的地基。我認為,習近平權力滲透帶有強烈的個人和幫派色彩。他已經通過個人脈絡掌控了國家從政治到經濟和軍事的命脈。

今天恰好是文革發動的紀念日。毛之後從來沒有明顯的個人崇拜。文革中,毛澤東主席中的主席兩個字代表的就是強烈讓過去的主席名稱重新煥發出現的實意義。中國大陸所有意識形態系統姑且不論,甚至高校都紛紛成立習近平思想研究院、研究所。在前往中共一大會址憑弔時,習近平一人走在最前面,牆上刷著他的語錄,這與毛當年的自我畫像崇拜如出一轍。這樣的畫風在鄧江胡時代我們基本沒見過。習近平的這套路數都顯示,他在精神上是毛的兒子,不愧為“毛小平”或者“習澤東”

朱欣欣:官方大擺個人崇拜,只能做卻不能說

資深傳媒人士朱欣欣說,按照中共官媒的運作方式,肯定有高層下令不許報道。著與福布斯刊載的文章對習近平的評語有關係。中共歷來許多方面言行不一,可以做事情的不可以說,可以說的又不能做。官媒對習近平的宣傳是可以做,但是不能說透。明明是抬高習近平,但又不能說是對習的個人崇拜。畢竟文革之後,人民早已反感個人崇拜的風起。官媒擔心,如果民眾得知這個報告,如果他們了解國際社會對習近平的評價,反而不利於習近平在國內的影響力和形象。

朱欣欣:權勢更要依賴基礎,習近平可能敗給體制

朱欣欣說,我不認為習近平權勢能夠超過川普而真正成為世界之最。所謂權勢不僅是地位本身,更重要的是地位所賴以生存的基礎,它的合法性和民意的擁護,以及權力運作體系的效率和資源使用的充分與合理。就是說,權力的經濟基礎是否可以充分調動和利用。毋庸置疑,習近平在中共高層有影響,但是體制一直以來的慣性也使得他的權勢很難貫徹到基層。某些方面即便可以落實也難於持久。最終如果他改造不了體制,只能敗給它。要挽救中共必須動大手術,如趙紫陽提出過的,要培養反對黨,這不僅利於中共也利於國家。

朱欣欣:權勢更要依賴基礎,習近平可能敗給體制

關於習近平的集權問題,朱欣欣說,習近平的確掌握集權的理由,卻未必有相應的合法性。理由是過去的所謂九龍治水造成權力分散、貪腐嚴重、地方官僚渙散、利益集團各謀私利。因為中共權力交接機制一直沒有合法化,而是由少數人操作出來的結果。體系也很難像毛時代一樣適應個人獨裁,很難做到個人真正獨裁。

朱欣欣說,說到看似東山再起的個人崇拜現象,我認為,這與中國幾千年來皇權專制文化息息相關。但是,習近平的所謂個人崇拜還談不上是名副其實的,因為個人崇拜要行之有效除了權力還需要個人魅力。毛當時受到黨內外多數人的真心崇拜。現在,國人崇拜的是金錢和權力,很難崇拜個人。我們看到,有人吹捧習是衝著他的權力。我認為,現在看起來檯面上的個人崇拜的狂熱,只不過停留在官媒的宣傳上。而官媒根據政治需要來為個人崇拜造勢,並不令人信服。其實,這股個人崇拜之風越是熱鬧和越是誇張,就越有喜劇效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