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因2千億美元順差 官媒說法意外牽出江澤民

江澤民(圖片來源:)

多家國際媒體日前披露了正在美國談判的中共代表團,準備向美國做出一系列購買更多美國商品的承諾,每年擬削減2千億美元順差。不過中共外交部就出面否認。近期網上討論此事時,中共官媒用詞“不平等條約”,卻使江澤民賣國意外被牽出。

路透社、紐約時報、彭博18日都引述多位了解情況的美國官員表示,中共已向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提出了一攬子方案,其中包括削減關稅以及增購美國商品等措施,目的是將美國每年的對華貿易逆差削減最高2千億美元。

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幾小時後的回應中,使用了“說法不實”幾個字。這件事的真相到底如何?有待考究。

劉鶴負擔很重官媒提“不平等條約”意外引出江澤民

法廣5月19日文章提出一個北京否認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做出“重大讓步”這種說法傳到國內,對於一個一向打著民族主義旗幟的北京當局,形同於“屈從”,會激起中國大陸國內對政府的不滿情緒。

比如最近就流傳著劉鶴負擔很重,擔憂談不好難以回去交代,網上已經見到不能像李鴻章當年在日本簽《下關條約》那樣的說法,意思是不能“喪權辱國”。那樣說不定北大會“爆發學生運動”云云。

而且,官方喉舌‘環球時報’隨後發表的一篇社評似乎坐實了這種說法。‘環球時報’針對削減2千億美元順差,稱中方也希望此次磋商取得結果,但中方代表團不可能帶回一個‘不平等條約’。

法廣指出,“不平等條約”在中國大陸近代話語,尤其是中共話語中,泛指19世紀以來與外國列強簽署的各種條約,其中有的迫使清政府大片割讓土地,比如清朝與俄羅斯簽署的九項條約就屬於這類。據專家稱,它使中國永遠失去了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不包括外蒙)的國土。不過,江澤民2001年7月在莫斯科與普京總統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條約’,等於默認了沙皇和清朝簽訂的條約,這件事當時曾在中國大陸知識界引起過爭議。

江澤民賣國內情

根據香港《二十一世紀》2005年2月號的一篇文章披露,江澤民一上台,第一條大事就是跑到莫斯科,在1991年5月16日簽訂了主動棄權的《五.一六協定》,即《中蘇國界東段協定》。《五.一六協議》放棄了索回中國“外興地區”和“烏東地區”等100多萬平方公里國土的權利,這與1945年中蘇兩國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時放棄“外蒙地區”主權一樣。

文章說,不同的是,1991年蘇聯沒有逼迫中國(中共),而1945年時蘇聯是逼迫、要挾中國,中國還以外蒙公投作為條件。按照國際法,條約可以因當事方共同同意而終止,也可以如1945年《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那樣因一方違約失效,條約也可以因出現當事方意志以外的事件而終止。

據維基百科,1689年清朝康熙年間簽訂的中俄邊界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是清朝和俄國簽訂的第一份邊界條約,使得大清與俄羅斯分據了廣大土地,並終結了沙皇帝國的東擴。按這個條約劃分的中俄邊界,現在黑龍江北面的100多萬平方公里土地(後被俄國奪去)都是中國的領土。

但到1858年5月28日簽訂的不平等《璦琿條約》,令中國完全失去了對黑龍江以北約6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烏蘇里江以東40萬平方公里土地中俄共管,是中國近代史上一次放棄領土所有權最多的條約。隨後還有更多的不平等條約如《中俄天津條約》、《中俄北京條約》等。

前述文章指出,這些領土雖然被俄國侵佔,但歷屆中國政府沒有放棄索回權利。但是到江澤民主政時期,出現了可恥的賣國醜聞。

1999年12月9日,江澤民和當時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訂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下稱《議定書》)。條約成為今後中俄邊界的法律文件。這關係國家領土的大事直到幾年後條約經俄方公布,中國人才能得知。1999年12月11日,中共《人民日報》對此條約只有100多字報導。

《真實的江澤民》一書曾稱,《議定書》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賣國條約,當中隱藏著驚天黑幕。江澤民據此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幾十個台灣。江澤民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江澤民出賣的中國北方領土有幾大塊,一塊是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的“外興地區”,另一塊是烏蘇里江以東的“烏東地區”,有40萬平方公里,還有就是唐努烏梁海地區,有17萬平方公里,以及庫頁島,有7.64萬平方公里。

該《議定書》還徹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間中俄邊界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包括《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此外,《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強佔的領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

除了1999年12月與葉利欽簽署《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2001年7月江澤民再訪莫斯科,與普京簽定《中俄睦鄰友好條約》,以條約形式肯定兩國國界線。中國和俄羅斯之間98%的有爭議邊界,均是在江澤民在任時簽訂。

香港《二十一世紀》前述文章援引學者稱,在中國存在機會要回領土,且軍事相當強大的情況下,江澤民在20世紀90年代所訂立的六個條約及2002年所訂的一個條約,均是在領土上選擇向俄羅斯等周邊國家退讓。

“不平等條約”目前是中共外交敏感字眼

2018年3月7日,曾在2004年登上過釣魚島的退役軍人、大陸獨立研究者殷敏鴻為俄佔領土唐努烏梁海的信息公開問題,通過郵政挂號信向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郵寄了行政起訴狀,被告是中共外交部。

殷敏鴻要求外交部重新對信息公開申請作出答覆,回答中共是否與蘇聯、俄羅斯、蒙古政府簽署協議,承認唐努烏梁海為蘇聯或俄羅斯領土,並規定唐努烏梁海地區的中蘇、中俄、中蒙邊界。

殷敏鴻在訴狀中指出,在1727年中俄簽訂《布連斯奇界約》後,唐努烏梁海中部地區一直是中國的合法領土、飛地,且中國歷屆政府都沒有承認唐努烏梁海的“獨立”,也沒有正式從法律上承認1944年蘇聯對唐努烏梁海的非法吞併。

殷敏鴻狀告外交部一事近日成為海內外關注的話題,不少評論認為,江澤民賣國給中共外交部設了一道難題,是一個燙手山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