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再一次:老人變壞了 還是壞人變老了?

壞人變老了?

北京地鐵10號線上,老人嫌棄一個姑娘看手機沒給他讓座就責罵姑娘,姑娘意識到以後讓了座,老人還一直在說她,旁邊陌生小哥看不下去了說了兩句,卻被這位自稱來自“美國”的老人指著鼻子英語大罵!

近幾年關於老人的負面新聞很多,諸如自殺老人拉警察溺水墊背,廣場舞老人和年輕人搶籃球場動手打人,老人高鐵嗑瓜子故意弄髒車廂等。但這條新聞,讓我想起的是前不久,北京亮馬橋羊大爺涮肉館,因為一個服務員扯走了此桌一張椅子,然後問了一句這裡有人嗎,這紅馬甲火爆的大爺開始了開掛式爆粗!還要求吃霸王餐!還說他是北京人,身份證是110開頭的。這難道不給北京人丟人嗎?鄰桌北京小夥子看不過跟他們講差不多得了。此桌一桌人攻擊鄰桌小夥子,言語難以入耳。

這兩條新聞有諸多相似之處:老人、用身份說事、自己有錯還罵人!

先說讓座,一些老年人仗著年紀大,就以為年輕人一定應當為他讓座,甚至因不讓座就動粗,這是一種道德強迫症。一個人可以用內心的道德來要求自己做善事,但不能強迫別人做善事。街上有人快餓死了,你可以自己掏錢給這個人買吃的,但不能強迫別人掏錢買吃的;這個快餓死的人也不能強迫別人掏錢給他買東西吃,否則就是搶劫。

公交車上讓座與此同理。不讓座就不能說明一個人沒有道德教養,更不能成為罵人打人的理由。那些打著年紀的幌子動粗的老人,可憐而不可敬。

其次,無論是這位來自“美國”的老人,還是身份證是110開頭的亮馬橋大爺。說到底,沒本事的人才只能拿身份證說話!

越是底層社會的人,越熱衷於搞地域歧視。因為對他們來說,一旦吵架,現在唯一能跟人較勁並體現出自己優越感的就只有身份證上的地址了。如果能在事業和精神追求方面有超越常人之處,他就沒必要顯擺“我是xx人”這回事了。真正有層次的人不屑於在這上面做文章的,因為一個人的出生地不是他自己能選擇的。從人性來講沒幾個人會炫耀自己從記事開始就有的東西,反而是越自卑越要拿出來說事。換個角度,就好像好多人都愛炫耀自己拿了美國綠卡,對還不是公民身份的時候就已經在炫耀了,然而沒見過幾個美國人特意要說自己有美國身份。

第三,“老人變壞”或許只是一種網路笑談,但“老人變壞”現象卻不能說不存在。過去見諸報端的大都是年輕人給老年人讓座,老年人或笑著婉拒,或感謝後才落座。現在不同了,給老年人讓座幾成天經地義,不論什麼原因,只要一時沒有讓座,老年人可能就會出口訓斥,進而扇人耳光,直至攔住公交車。這種老人暴力要座的事屢屢發生,不僅讓眾人失去了對老年人應有的尊重感,還會讓更多人覺得有些老年人是為老不尊,認為老年人的道德水準也在急速下滑。因此,“老人污名”漸成為一種社會現象。

眾所周知,近幾年出現的“新晉老人”大多出生於1949年前後,在他們的成長時期,一個顯著的特徵就是“匱乏”。在他們長身體的時候,卻正好遇到“三年困難時期”,食品短缺和飢餓感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他們物質觀念的形成。在物質長期匱乏的背景下,人類的活動唯一目的幾乎就是生存下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並且伴隨著歷次的政治運動,中國社會傳統的道德觀念被打破,而新的道德觀念又不存在,為了生存下去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就像是曾有文學作者描述苦難時期的生活。“誰不偸誰就活不下去”。

說到根源,或許是他們的成長年代及背景,在物質和精神雙重匱乏的環境下,有些人並沒有得到良好的家庭、學校和社會教育。他們得到的是一種叢林里比劃誰的拳頭大的價值觀。而最要緊的是,沒有什麼禁忌也沒界限。又或許是對“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信奉,很多人缺乏矛盾衝突時理智而溫和的解決方式,必然很容易走入鬥爭模式,非黑即白,非敵即友的思維慣性。所以,你不給老年人讓座,就“該打”,年輕人就該聽老年人的。這種思維,在一些上了年紀的父母心中根深蒂固。

很不幸,老人家們成長的年代正是惡沒有底線的年代。當初種下的惡果,如今就到了“收穫”的季節。於是,他們不覺得廣場舞可能會對他人造成困擾,不覺得讓座是一種關愛而並非理所應當,甚至可以顛倒是非、誣陷他人,成長時期基本公共教育的缺失,使他們認為一切都理所應當,甚至可以不擇手段的利己。當然,除了教育之外,還與另一種他們的親身經歷密切相關。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父母師長都可以批鬥,連同床共枕的夫妻之間都可以相互揭發,還有什麼可以信任?還有什麼壞事不可以作?

當今的中國大陸社會,對於老人所存在的問題,該糾正的還是要糾正,不能因為在“尊老”之下,就近乎無條件的服從。當然,很多時候人的價值觀和處事方式是難以更改的,更何況六七十歲的老年人,所以,有些問題也只能交由時間來解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