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謝選駿:共產黨專政已進入「重症監護室的加護病房」

——移植的器官黨支部——中國社會政治脆弱 經不起開放

現在的中國,就像急救病人或晚期病人一樣,在重症監護室的加護病房裡渾身插滿了管子,缺一不可。這個「重症監護室的加護病房」就是共產黨專政;這些「渾身插滿的管子」就是共產黨的條條框框和各種隨性所至的政策規定——共產黨根據並請來隨時調整急救措施。共產黨的封網措施,就像器官移植者必須隔離生活,不能社交以避免外界感染,中國社會還得被迫天天吞下激素,也就是黨的宣傳

《中國經濟脆弱受不起嚴苛開放?》(2018-05-21江夏編譯)報道:

美國《彭博評論》發表清華大學深圳滙豐商學院副教授、西班牙皇家研究院“全球經濟及地緣政治中心”客座研究員波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的文章說,美國要求中國要麼開放以便增加外國競爭,要麼同意為增加進口設立硬指標,卻忽略了中國經濟的脆弱性。

很少有人認為中國的經濟如此不穩定。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的實質GDP自2010年以來首次增長到6.9%。零售業增長10%,信貸呈現收縮,因為監管機構把非銀行金融機構的債務,推給了銀行。總體數據描繪了一幅樂觀的圖景。

但如果深挖這些數字,情況就不樂觀了。2017年的增長,並非由工業結構的變革驅動,更多的是來自對舊驅動因素的回歸。通過行政命令,加上鼓勵將理財產品流向商品交易,監管機構在2016年和2017年成功地推高了基本入口價格。

這對整個經濟產生了溢出效應。2017年,黑色金屬和有色金屬的開採和加工,佔到工業盈利增長的72%。這些大宗商品的價格幾乎有三位數字的增長了,但如果扣除這些增長,中國其他行業的增長率只剩下2.8%。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下降,因為負債最多,風險最高的行業提高了利潤。大宗商品名義GDP的躍升,壓縮了備受關注的債務佔GDP的比率。

雖然標題數據看似不錯,但實際情況是,北京面臨許多老問題,而且迴旋餘地很小。關鍵的財務指標仍然受到壓力,或正在惡化。即使利潤激增,重工業企業的債務與股份比率幾乎沒有變化。中國人民銀行調低了儲備金率,使他們能夠償還從央行借貸的債款。目前新貸款與新存款的比率,保持在100%以上,外匯儲備資產繼續減少,銀行受到不良貸款反彈的壓力。

北京很清楚這種基本的脆弱性。官員和顧問對財政壓力深感關注。在貿易和投資上對外國競爭者開放經濟,將對已經打算裁員的中國企業構成壓力。毫無疑問,北京最敏感的開放行業是金融業,由於中國的分析家對金融體系內不良貸款的真實水平有疑問,中國政府想要外國人收購壞賬,接管較小的銀行。目前外國銀行尚未進入,仍然在觀望。他們已經知道中國銀行的風險,從政府官員作出的貸款決策,到承擔未知數量的高風險債務等不一而足。

中國和川普政府面臨平衡貿易的問題。美方似乎接受可核查的讓步。但除了邀請外國銀行幫助中國銀行脫困外,北京並沒有對經濟自由化表示興趣。川普政府官員可能談到不想改變中國的經濟結構,但現實是他們苛求什麼?他們正在苛求的是疲弱的中國經濟。

川普政府尋求兌現的許多東西,被中國在國內外大肆宣傳了多年,但從未兌現過。這為達成協議敞開了大門,北京可以按照協議兌現承諾的改革,如停止補貼,減少總產能以增強競爭力等。

達成一項協議主要在於提出可觀測的指標,如中國進口美國的商品,美國卻不在市場准入方面讓步,那麼華盛頓將遭到失敗。而另一條失敗之路就是,推行過於嚴苛,風險極大,北京不可能或不願意實施的市場開放措施。川普對抗中國的保護主義,在任何協議里規定可查核的步驟,都是正確的。但中國經濟比美國認為的弱,達成協議時必須考慮到這一現實。

謝選駿指出:《彭博評論》只知“中國經濟脆弱受不起嚴苛開放”,卻不懂“中國社會政治脆弱經不起一般開放”。現在的中國,就像急救病人或晚期病人一樣,在重症監護室的加護病房裡渾身插滿了管子,缺一不可。這個“重症監護室的加護病房”就是共產黨專政;這些“渾身插滿的管子”就是共產黨的條條框框和各種隨性所至的政策規定——共產黨根據並請來隨時調整急救措施。共產黨的封網措施,就像器官移植者必須隔離生活,不能社交以避免外界感染,中國社會還得被迫天天吞下激素,也就是黨的宣傳——降低自身的免疫水平,減低自身的排斥反應。共產黨給中國社會移植的器官,就是密密麻麻的黨支部。中國社會政治脆弱,必須依靠移植器官的黨支部,才能存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