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財政收入猛增意味著什麼?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共的財政收入猛增意味著什麼?

中國涉及房地產的的稅費多達180多種,房地產大佬任志強曾透露:房價里70%是稅費,堪稱世界之最!

中共財政部公布今年前四個月,財政收入逼近9萬億元。

5月14日,中國財政部公布今年前四個月,財政收入逼近9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創同期歷史新高,增幅遠遠超過GDP增長速度。其中國內增值稅增長18.4%,國內消費稅增長24%,個人所得稅增長20.8%,車輛購置稅增長23.4%,證券交易印花稅增長18.9%,資源稅增長24.8%,房地產契稅增長17.4%。數據還顯示,今年前四個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65,693億元,同比增長10.3%。

四個月9萬億!在財政部看來,當然是天大的喜訊!然而這筆巨款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從民眾口裡一點一點摳出來的,財政收入猛增,意味著企業的稅賦更重,也意味著民生更加艱難!當財政收入遠超GDP增長速度,說明經濟增長的成果沒有惠及全民,當國民納稅比例等同於甚至高於發達國家,享受到的公共福利和社會保障少得可憐時,也意味著社會公平體系不復存在。

對於普通人來說,個人所得稅已成為真正的工資稅,其稅負痛苦指數越來越高。提高個稅起征點經常被“兩會”代表委員熱炒,但自2011年以來,個人所得稅起征點依然按3,500元徵收。已連續多年“巋然不動”。這期間,貨幣大幅度貶值,物價大幅度上漲,城鄉居民日常開支大幅度增加,人們的收入嚴重縮減。

中國經濟連續增長了三十多年,國家財政收入增長百倍,可是絕大多數國人的生活水平並沒有跟上腳步,也沒有公平分享到經濟發展的豐碩成果,財政收入猛增固然可以為政客塗脂抹粉,卻很難說服那些被剝奪了基本權利甚至被經濟高速列車無情拋棄或碾碎的一代人!

雖然在中國,有不少富可敵國的大佬,有不少揮金如土的闊少,有不少斂財發跡的權貴,但貧困人口依然龐大,楊改蘭式的家庭並沒有因為財政收入猛增而減少,每月靠幾十元低保和幾百元養老金生活的人還很多。從光鮮的北京城驅車幾個小時就能看到中國真實的貧窮,人均年收入900多元的家庭依然存在。

在房價飆升中獲利的只有地產商、炒房者和一批權貴,絕大多數人傾其一生只是做一個“房奴”,甚至幾代人陷入房價飆升的痛苦之中!在房價動輒數萬的大中城市,月薪即使達到一萬元,扣除各種苛捐雜稅,也只能勉強維持基本的生活,根本無力買房供樓甚至養育子女,這樣的煩惱和痛苦,直接導致生育期的80後90後不願生養子女。

世界銀行《世界納稅指數2017》報告顯示,中國宏觀稅負高達68%,遠超過大部分發達國家。相比之下,德國總稅率為48.9%,美國總稅率為44%,英國總稅率為30.9%。有學者認為中國宏觀稅負頂多30-40%,既低於美國、日本和德國等發達國家,也低於韓國、巴西和俄羅斯等國,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屬於偏低水平。

然而,對稅負苦不堪言的中國企業家都知道,中國稅負之高有目共睹,連“中國石油”這樣的壟斷企業也一再坦承在中國一箱油半箱稅!“中國石油”高管曾對外抱怨囯內油價高不是因為壟斷的緣故,主要是稅收太高,油價中至少包含了48%的稅費。

中國涉及房地產的稅費多達180多種,房地產大佬任志強曾透露:房價里70%是稅費,堪稱世界之最!中囯的房價只漲不跌而且越漲越高,就在於房地產己經成為政府最重要的支柱產業或者說是各級財政的“搖錢樹”,也是政府苛捐雜稅的主要來源。

中囯市場上無論是進口車還是合資車,價格遠遠高於囯外同類車型,究其原因,除了壟斷經營,還是高稅收,中囯對進口車徵收25%的關稅、17%的增值稅、10%的購置稅以及依照排量徵收高額消費稅,使得進口車在中囯價格翻倍成為一個普遍現象。以一輛從德國進口的4.4升寶馬X6為例,到岸價不到50萬元,上完三種稅,進口成本就會達到121.8萬元。

世界銀行曾對不同國家收入水平的類型提出過一個劃分標準:人均GDP低於785美元的國家為低收入國家,宏觀稅負的平均值一般為13.07%;人均GDP786—3,125美元的國家為中下等收入國家,宏觀稅負平均值為18.59%;人均GDP3,126—9,655美元的國家為中上等收入國家,宏觀稅負平均值為21.59%;人均GDP大於9,656美元的國家為高收入國家,宏觀稅負平均值為28.90%。

按照這個標準衡量,中國目前的宏觀稅負已經超過高收入國家的水平。目前中國共有19項稅種,除個人所得稅、消費稅、增值稅、營業稅、印花稅、契稅、煙草稅、關稅、車船稅等等,貫穿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流轉稅的比重占稅收收入的七成以上。這意味著,民眾需要繳納的很多稅,是看不到的流轉稅,並沒有反映在個人收入稅單上。

中國稅制與國外稅制還有一個重要區別,就是財政收入除稅收之外,還有一個幾乎可以與之並駕齊驅的收入主體:包括預算內收費、預算外收入、制度外收入等等。把這些加起來與GDP相比較,才是真正的“宏觀稅負”。如果再把制度之外的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還有形形色色的腐敗賄賂支出以及因通貨膨脹而提高的實際稅率加起來,中國稅負超過世界上所有發達國家。

高稅收低福利是中國模式令世界矚目的致勝法寶,無論是中國企業和個人對高稅收都具有強大的承受能力,試想想,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也不會有如此龐大的低保人口,僅憑每月不到100美元而能夠活下來。中國不像歐洲全民享受高福利,享受高福利的不到人口總數的5%,所謂財政壓力不過是因為揮霍過度外援過多而造成的。

著名金融學教授佩蒂斯曾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提醒中國,應把財富從國家轉移到普通大眾手中,利益集團必須停止掠奪大眾財富。佩蒂斯解釋,中國持續的快速增長是由越來越浪費的投資帶動的,是由不可持續的債務增加帶動的,這顯然犧牲了普通大眾的利益。

政府為了保持高增長,讓普通大眾付出了巨大代價,結果,個人購買力佔國內生產總值的份額已下降到危險的低水平,消費水平也下降到了危險水平。為了將經濟重新平衡轉向消費,中國必須通過大幅減少投資和貸款,來消除全民未來的負擔。

如果政府繼續延續高增長高稅收的發展模式,雖然可以保持財政收入猛增,但普通大眾特別是低收入群體的生活水平不會發生根本的改變,其各義收入和實際收入都遠遠趕不上通脹的速度。這種高稅收高增長高揮霍高通脹的發展模式,對世界經濟和全體國民來言,是持續的災難而絕不是福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