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癌症晚期男子索債四年 欠債者:接電話夠給面子了!

來自河北唐山的張國文五年前借給朋友的兒子二十萬元,卻因索債無果無奈起訴欠債者。勝訴後,身患癌症的他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對方仍未還錢。近日,張國文告訴大白新聞,自己已是癌症晚期,無錢醫治,這些是救命錢。欠債者陳某某和他同村,有車有房。

今日(5月23日),大白新聞以家屬身份致電陳某某,對方表示,這事你管不著,接電話已經夠給面子了。大白新聞還就此事致電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負責此案的張法官,其表示“我不能確認你的身份,所以不便透露。”

索債未果上訴法院後勝訴

張國文向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遞交的強制執行申請書

張國文是一名退休工人,也是一名老黨員。2013年5月1日,其朋友的兒子陳某某以周轉為由,找張國文借去十萬元並簽訂了借款協議,雙方約定借款期限為一年。此後,陳某在2013年7月又向其借走十萬元,雙方再次簽訂協議,約定2014年7月1日還借款和利息。

“借款到期後,我給他打電話要錢,他說他沒錢,讓我去法院起訴他。”張國文稱。

2016年5月,張國文多次催債無果後,向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起訴欠債者。2016年5月26日,法院判決被告陳某某、熊某某(陳某某妻子)在判決生效後5日內給付原告張國文借款200000元,並自2013年12月1日起至借款實際付清之日止按年息18%支付利息。

拿到法院判決書的當天,張國文便向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法院執法局遞交了強制執行的申請。張國文說:“法院執行局給我辦理了陳某某的樓房保全,他在當地有一套貸款買的房子,遞交強制執行的申請兩年多了,到現在仍沒結果。”

母親89歲卧床不起,只能送去養老院

“我原本還有些積蓄,但從15年得了佔位性病變膽管癌,到現在已經欠了二十多萬元。母親也89歲了,卧床不起,我身患重病,沒有能力照顧她,就把她送到了養老院,每個月還需要3000元的費用。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張國文稱。

張國文哽咽道:“我現在身體越來越差,連去養老院看母親的力氣都沒有了,母親快90歲了,我卻不能盡孝。我現在還撐著一條命,就是怕死了要不到錢,母親也沒人管了。”

飽受病痛折磨,為贍養母親堅持要債

提起母親,張國文表示,後悔做好人把錢借出去,辛苦攢下的錢好心借別人周轉。如今四年過去了,一直沒有結果,現在自己身體狀況很差,生活馬上不能自理。

“法院執行局說找不到他,讓我幫忙盯一盯,我實在有心無力。每天只能吃點流食,也不能喝太多水,膽和肝臟都疼,太痛苦了。如果不是想要把這筆錢留給我的老母親,我寧願現在就去死。我老母親90歲了,我卻不能敬孝,只能把她送到養老院,這不是逼著我和老母親去死嗎?”張國文稱。

他說,自己已經走投無路,生命也進入倒計時。由於自己患的是佔位性病變膽管癌,他體內的黃疸比正常人高了三倍多,血小板和白細胞都很低,如果做手術很有可能大出血,會有生命危險。現在吃不了飯,只能靠流食勉強維持著生活。胃部膽管堵後就發燒,肝和膽一彎腰就疼。大白新聞注意到,由於患病,張國文整個人膚色呈黃色,眼睛中眼白都變黃了。

圖為張國文患病治療的單據

欠款者回應:接電話已經夠給面子了

今日(5月23日),大白新聞以張國文親屬的身份聯繫到陳某某,對仍未還錢一事,陳某某表示:“這事你管不著我告訴你,有啥事兒咱倆面談,我接你電話已經夠給你面子了,知道不?”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此外,大白新聞就張國文勝訴後向法院遞交強制執行申請兩年無果一事,聯繫到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負責該案的張法官。張法官稱,“我不能確認你的身份,所以不便透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