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孫豐:老孫的台灣觀

一中就是1911年創建的“中華民國”(YouTube視頻截圖)

在我看來中國只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共產或社會主義制度之對人的迫害。如果與共產主義制度相伴隨的對人的迫害被解除,餘下問題也就有獲得解決的可能。因人類是一有自主能力的物種,它只適用自主,不接受他力來替他做主。無論一九七八年的民主牆人性覺醒運動,還是八九年的全民大起義,或者西藏、新疆、蒙古、台灣的“分裂”要求,根源是同一個——那就是共產主義制度不適合人類生存所造成。

《共產黨宣言》所闡述的就是對他人實施侵犯與掠奪,不必講道理,因而也可以說《宣言》就是一個以“不講理”為“理”的邪說。《宣言》就不只是用武力來實施的搶劫,更為嚴重的是它以踐踏並掃蕩從智人以來人類所形成的公德。因“德”所基於的是“天道”——共產主義是在掃蕩天道呀!

人是天造,不是黨造之物,黨沒資格管人!

事物由什麼力量所造就就只能服從什麼力量。“天道”在人身上留下的烙印叫做“德”。

從知性的角度上講,知識就是道理。從人的行為所遵照的“應該”上講,人的自主能力即理性。《共產黨宣言》所踐踏所要粉碎的就是人的理性。因為《宣言》講的是——只要你有暴力,就不必講理,凡暴力所能完成的就大膽地使用暴力,只要暴力在手,就不要講羞恥,不要講良知。《宣言》要掃蕩的就是人類的良知!所以共產主義是一種只要有了暴力,就一切都OK的主張、制度。共產黨是把一切都交給暴力來解決的人際集團。以暴力來實現任何目標。因而共產主義的整個學說所講就是——

對弱肉一定要強食,弱者為肉俎,強者為主宰,其外這一學說沒提供任何合乎人類公理的知識!

老孫經過長期的抽象,得出共產主義就是“一切全仰仗暴力的主張或制度”。

《宣言》是把暴力支持為合法的一種邪說。

只要人類存在了,就非從與環境的互作用里茲生出理性不可,所以人是“非講理不可”的一個物種。《宣言》不是從人類公理里自然、自發形成出來的“理”,而是由特別要求的人的意志臆造出的邪理歪理,所以它是特殊於人類公理之外的歪門邪道。

它特殊在哪裡呢?曰:它特殊在凡無差別事實所基於的固有性也是無差別的,從無差別的性質里能派出的也只能是無差別的機能。所以無差別機能的應用原則也必須是全類相通,永遠出自同一個始點,那就是“我是人、人人是人”這個原點。因而人人都有義務用對“自己是人,人人是人”這個普遍又必然的經驗,去“推已及人”,這是全人類倫理不能逃的原點。公理必須是從公共原則里無障礙的通過的理。《宣言》講的不是“我的個人意志必須從公理里獲得通過”,它也不去證自己的慾望在“理”上真不真,它只講力量的強弱。對處上者摧睸折腰,對弱勢者就恃力硬奪。所以《宣言》不是以人類公理為倫理出發點,它倫的是強暴。又所以《宣言》是一種理,只是不是公理,而是特殊的,只為抱強者大腿舔強者屁屁,迫害弱者的強暴之理。

世上若只有強者能構成世界嗎?不能,所以無法無天的集團一旦篡奪了國家,就從搶劫黨升格為迫害黨,對此,列寧說的最到位:“國家是階級壓迫的工具”,在他能罩的所有地方“壓迫已成了目的合法方法論”,多麼殘酷多麼無道的迫害又怎麼能不從無產階級專政的國法里順暢通過?

毫無疑問共產主義制度不適合人類生存!

故而老孫說:不論是反革命還是敵對勢力或三種種人,也不論台灣、西藏、新疆、蒙古,沒有人願意受迫害,因生命是供主體人來享受的,人不是為受罪才來世界。所以說中國只有一個主要矛盾——它就是共產主義意識的對國民的殘酷而無止境的迫害!因人在本性上拒絕迫害,拒斥人格侮辱,這就是只要持不同政見,嚮往分裂者,所有已在中共統治之下的人,都想逃離出去的唯一原因。並不存在分裂國家這個問題,存在的只是政權對國民實施的.是殘酷迫害,這才是原因,逃出去與“要獨之”是同一回事。

老孫坦誠曰:中國並不存在“統獨”問題,存在的只是共產主義制度對國民的迫害太殘酷。如果撤消了共產主義對人的迫言,統獨都不成為問題。

以上只是老孫為述說台灣問題的一個必要的引文。

第一個問題:關於《九二共識》

在我眼裡:藍、綠二營均可公開肯定並接受“九二共識”,九二共識不就是《一個中國兩岸各表》嗎?各表就各表唄,那有什麼不能表的:兩岸各表對藍、綠都不至於吃虧。我來代兩岸的東岸試著表表——

一中就是1911年創建的“中華民國”。此就是雷打不動的一中。

大陸很大,人多勢眾,財大氣粗,有報導說全大陸人一年能喝好多個西子湖的水那麼多的酒,多驚人!多牛!多麼有彩!多有胸襟!多麼鴻鴣呀!大陸一人一口唾液也能再造一條長江。可這裡要確立的是不是“只有一個中國”?這裡沒討論大小與氣勢。因而我已回答:是只有一個中國!並且它就是由國父驅逐了外族的統治而建立的——

中華民國!

這有錯嗎?誰能來證偽?既無人能證偽,那老孫所斷的就被兩岸的同胞無疑議地通過。

一個中國就是1911年由國父領導建立的中華民國!

大陸再大,再牛,那怕它的人口能喝下相當於一百個西子湖水的酒,它也是兩岸中一岸,大陸再大、再牛也是中華民國的一個組成部分。

中華民國才是中國的真宗真根。她誕生於1911年,而佔地賣國已墮落成蘇奸的江西“中華蘇維埃”匪窠是一次謀反作亂叛國的犯罪行為。叛國罪應受到政府的戡亂嚴懲。國父等先賢創建的中華民國是得到了舉國人民的承認與擁護的,也受到了共產黨所有創黨人的一致擁護,且一大批共產黨領袖都在國民國政府或國民黨里承擔差事,領有職務,這幫賣國賊一方面明裡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官員,領著國民政府的官銀,舉著民國政府的旗幟,另一方面卻陰謀篡奪國家,發動了南昌等多處次暴動。

共產黨從創建第一天就罪惡滔天,就犯有叛國罪,分裂國家罪,武裝暴亂罪。只是剛剛走出外族統治,國家滿目瘡夷,初進到到人類文明的門檻,國家還千瘡百孔,弱不襟風,她需要全國兒女共同來強壯她,使她進入世界民族之林……可那列寧和魔鬼斯大林懷著不可告人的狼子野心,瞅准了中華民國初創時期的國弱民窮民智未開的空檔,就對我中華民族實施了文化入侵,斯大林派人在西北利亞井下找到的楊清齋,經了兩年的洗腦與訓練,又派他帶著蘇共文化間諜來到中國,用盧布收買並於上海偷偷摸摸建立實為蘇聯入侵中國服務的中國漢奸的中國共產黨。我從這個事實里追問:

中國共產黨在創立上合法嗎?

①咱們先不說的,只問共產黨在創立上合不合?

②當時中國有無合法的政府?

③中華民國得沒得到舉國人民的擁護與承認?

④創立共產黨的那些人對中華民國有絲毫的疑議嗎?

⑤中華民國政府得沒得到國際的承認?

⑥共產黨是中國本土的產物,還是蘇共或共產國際的文化入侵?

⑦楊清齋帶維經斯基等密會李大釗、張國濤,然後去上海會見陳獨秀是不是叛國行為?是不是蘇奸?

⑧用蘇聯盧布建立的不論什麼黨是不是蘇奸蘇特?是不是賣國叛國?

共產黨這邦叛國賊,背叛國家的罪犯有什麼資格來與國家談統與獨?只有習近平以公理的有效性回答了本節提出的八個問題,才能考慮在統獨問題上中共有無參入的權利。

中華民國是中國當然的、無條件的合法的政府!共產黨是對合法政府的背叛與顛覆,是暴亂!中國本土上就沒有共產黨的菌種,中國共產黨是蘇聯共產黨在中國克隆出來的代理人。他們既知自己是我們同根同宗同點的中國人,他們圈地佔山所建立的國中之國為什麼要是叫“中華蘇維埃”?誰給他們在中國國土上建“蘇維埃”的權利?!

單就“中華蘇維埃”這個國名,全體參入者都已證據鑿鑿地犯有叛國罪,裡通外國罪!!全部參入者都應處斬首。

下個問題:統與獨都不犯法,

因為人類是先有生,生之後才形成岀意識,所以意識就只是往下活所需的機能,人覺著怎麼個活法更適宜,就怎麼活,只要不去侵犯怎麼活都無可非議!共產黨沒有講“統”的任何資質!中華民國國府卻有收復國土,重建大中華的天然而完滿的資格!

(文章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