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鄭蘇仙夢冥府、天津舉人

人生一念,天地皆知。(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強。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鄭蘇仙夢到冥府

北村有個人叫鄭蘇仙。他對鄉鄰說,有一天在夢中他到了冥府,看見閻羅王正在審訊鬼魂。看到有一位鄰村老婦人來到殿前。閻羅王見了,本來嚴肅的面容,換成一副笑臉,對這個老婦人拱手相迎,還賜給老婦人一杯茶。同時命令下屬官吏:趕快送她到人間一個好地方去投生。鄭蘇仙小聲問身旁的冥吏:“這位農家老婦人有什麼功德,令閻君如此看待她?”冥吏說:“這老婦人一生當中從來沒有損人利己的心。利己之心,即使是賢人士大夫,也難以避免。可是尋求利己的人必定要損害別人,種種詭詐奸巧都是因為要利己而生髮出來,種種誣陷冤屈坑人害人也都是為了利己而造業。甚至遺臭萬年,流毒四海,貽害無窮。都是源於這利己私念。這位鄉村老婦能夠抑制私心,令那些飽讀詩書的儒生雅士都相形見齪。冥王對她格外尊重,這又有什麼奇怪呢?!神界和人間看人是不一樣的。”

鄭蘇仙一向是個很有心計的人,聽了這番話心中一驚,立即醒了。鄭蘇仙接著又說:在這個農婦到閻羅殿之前,還有一個身穿官服的官員,昂首挺胸地走進閻羅殿來。對閻王聲稱說自己是個廉潔好官,生前無論到哪裡,都是只喝一杯水,現在來冥府報到,無愧於鬼神。閻王瞅瞅他,微微一笑,說:“設立官職是為了治理國事,包括管理上至國策,下至管理驛站、河閘的官員等,洞察其中利弊,許多應該做的事。僅僅認為不要錢就是好官,那麼把木偶放在大堂上,它連一杯水也不喝,不更勝過你么?”

這個官員又辯解說:“我雖然沒有功勞,但也沒有罪過。”閻王又說:“你這個人不論幹什麼都只顧保全自己,某某案某某案,你為了避免嫌疑而不表態,難道不是有負於百姓么?某事某事,你嫌麻煩操勞而不去做,這不是有負於國家么?《舜典》中‘三載考績’,是怎麼說的?沒有功勞就是罪過。”說的那位官員十分不安,頓時鋒芒大減。閻王這時口氣平和下來,看著他笑道:”只怪你有點太盛氣凌人了。平心而論,你也能算個三四等的好官,轉生還能做一個士大夫。”隨即命令把這位官員送到轉輪王那裡。

天津一舉人

天津有一位孝廉。(孝廉是漢武帝時設立的察舉考試,從中選拔任用官員的一種科目,孝廉是“孝順親長、廉能正直”的意思。到了後代,“孝廉”這個稱呼,也變成明朝、清朝對舉人的雅稱。)也叫舉人。一天,他約了幾個朋友到郊外踏青。他的朋友這些人大多是輕薄少年,紈絝子弟。一路走來。看見柳樹蔭里有個少婦騎驢路過。少年們欺負她獨身一人,便尾隨在少婦身後,胡言亂語,百般戲謔,調笑。

少婦也不答理他們,用鞭子抽打驢子,快點走。這幾個人就快步追。看著有兩三個人追趕上來,那少婦忽然下驢,和他們搭話,看意思好像很喜歡他們的樣子。一會兒,孝廉舉人和另外三四人也趕了上來。舉人仔細一看,這不是自己的妻子嗎?但是他的妻子不會騎驢,那天也不會到郊外來呀。他心裡又懷疑又惱怒,走上前就訓斥這個女子。可他妻子根本就不理睬他,只顧和那幾個紈絝子弟嬉笑。

這個時候這個孝廉舉人可受不了了,只氣得怒火中燒,舉手就要搧妻子耳光。只見他妻子忽然飛身上驢,又變成了另外一個女子的相貌,不是他妻子的模樣了。這個女子用鞭子指著舉人說:“見了別人的妻子,就百般侮辱調戲,見是自己的妻子被別人調戲,就如此的憤恨。你真是白讀聖賢之書了!一個”恕“字都還沒有讀懂,沒弄明白,你憑什麼考中舉人,當了孝廉的!?”一通數落。數落夠了,就趕著驢,徑直去了。

這舉人面如死灰,獃獃地僵立在路旁,半晌無語,半天不能動。也不知這個少婦到底是何方神聖。

紀曉嵐評論說,通過這兩件事,可知人的內心深處有一點雜念,也能被鬼神看穿。即使不是惡人,一念之私,也免不了受責備。人生一念,天地皆知。鬼神時刻都在你身邊。這話真不假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