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力雄:佛祖釋迦牟尼預言末法時代是「毀我教者乃穿我衣人」

——佛教的「高僧大德」

佛教所稱的「三寶」——佛、法、僧之所以缺一不可,道理就在這裡。再好的「佛」和「法」,沒有能將其帶給信眾的僧人,便如空中樓閣,無法普度眾生。具有最高經典的宗教因為信眾可直接把握,僧侶話語權相對有限,信眾比較容易監督僧侶,形成世俗制約。佛教體系龐大艱深,信眾難以掌握,解釋權幾乎被僧侶壟斷,卻無從制約僧侶。

拉薩大昭寺前的巡警。(受訪人提供)

僧侶在所有宗教中都起到重要作用,但佛教尤其依賴僧侶,因為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等有聖經、古蘭經那種最高經典,信仰者可以通過研讀最高經典直接面對神與教義。如聖經傳承兩千年,每代信徒從小讀起,活到老讀到老,加上文字相對好懂,相當於自己能與上帝直接溝通。佛教卻是由眾多經典組成的龐大教義體系,浩瀚如海,博大精深,加上文字難懂,思辨玄奧,充滿“悟”或“機鋒”,又分成眾多門派,各有自家的典籍學說,紛紜龐雜,即便是窮盡畢生,也未必能通徹全貌,普通信眾更無可能憑自己之力去掌握。因此佛教始終存在著一種奇特的二元狀態——一元是象牙塔中極高理性的哲學境界,另一元則是大眾層面的普遍迷信,而能把這相互分離的二元有機銜接起來、使其相互溝通並包容在佛教完整體系內的,唯有依賴僧侶。

佛教僧侶通過世代傳承的教育體系和畢生研修的自我努力,具有把握佛教哲學一元的能力,同時又直接面對信眾。僧侶的工作是既要守護和發展佛法,又要以佛法對大眾進行教化,把佛教的深奧哲學變成大眾的日常行為。從這個角度,僧侶是架在佛教二元之間的橋樑。佛法只有通過僧侶才能抵達人世,信眾只有通過僧侶才能認識佛法。可以說沒有僧侶就等於沒有人間的佛教。佛教所稱的“三寶”——佛、法、僧之所以缺一不可,道理就在這裡。再好的“佛”和“法”,沒有能將其帶給信眾的僧人,便如空中樓閣,無法普度眾生。

具有最高經典的宗教因為信眾可直接把握,僧侶話語權相對有限,信眾比較容易監督僧侶,形成世俗制約。佛教體系龐大艱深,信眾難以掌握,解釋權幾乎被僧侶壟斷,卻無從制約僧侶。歷史上全民信仰佛教與政教合一的西藏社會,對僧侶無條件服從的迷信成分更多。這就對藏傳佛教的僧侶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只有僧侶保持純正自律,才能保證佛法與信眾不發生脫節。

這其中起決定作用的又是僧團領袖。僧團是指以寺廟為單位的僧侶團體,對寺廟和僧團進行管理的活佛、堪布、主持及上師喇嘛等構成僧團領袖。佛教的組織特點是各個寺廟自成一體,由僧團領袖進行領導,因此僧團領袖能自身如法,同時以佛教戒律對僧團嚴加教育管束,配之必要的清理門戶,僧團的如法才能得到保證。這種僧團領袖一般被尊稱為“高僧大德”。他們的重要性無以復加。

怕的就是僧團領袖墮落。僧侶墮落只是個人問題,而且可以清理,僧團領袖墮落則會使整個僧團失去管束,集體敗壞。同時僧團領袖充當民眾精神導師的角色,假如以教謀私,把信仰當牟利工具,普通信眾是難以判斷的,佛法因此與信眾絕緣,信眾對僧侶的崇拜也就變成受耍弄的愚昧。

佛教深知這個危險,所以對戒律和傳承極其重視,視為生命線。如藏傳佛教的傳承被形容為如黃金一樣純潔清凈的鏈條,不能有任何一環受到污染。一位上師給弟子的加持,等於那黃金鏈上的世世代代所有上師的傳承與集合,受傳承者從而可以獲得巨大的加持與成就。假如一個給弟子實施灌頂傳法的活佛或上師違反了戒律,他的弟子就將沒有一個能夠得到傳承,已經沿襲了世代的傳承到他為止而中斷。從社會學角度,如此嚴厲的規則之用意在於阻嚇僧侶的破戒和墮落。從宗教角度,僧侶階層墮落將導致佛法傳承整體中斷,被稱為末法時代。佛祖釋迦牟尼預言末法時代是“毀我教者乃穿我衣人”——即僧侶階層、尤其是僧團領袖的墮落所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