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杭州準新郎失聯 隔天在車頭底下找到已身亡

經劉先生反映,他弟弟在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開車,8號那天,河南老家的老母親接到公司電話,說是弟弟出事了。

弟弟隔天被發現

劉先生:“他車子的車頭,把我弟弟壓在下面,人是已經沒了,半路上的時候,車隊長重新給我發了定位,這邊派出所,法醫還有什麼都處理完了,現場都處理完了,我弟弟的遺體被他們運到殯儀館,就是建德殯儀館這邊。”

出事地點在建德乾潭鎮萬樂路310號門前的這塊空地上,離這裡不遠,就是德邦物流的卸貨點。劉先生說,弟弟被發現出事是在5月8號上午10點多,而實際出事是在前一天下午的1點多,當天他一個人出任務到了德邦物流建德營業點,一開始是車隊長發現弟弟沒到下一個點去。

劉先生:“晚上了還是什麼時候,他們打電話告訴這邊營業點的,來這邊好像找過,但是沒找到人,手機在駕駛室裡面,什麼人找不到,車子就在這裡,打著雙跳。”

劉先生說,對方有沒有仔細找不得而知,最後是鎖了車子就回去了,直到第二天,車隊長親自來找,發現了弟弟,人就在車頭和車子底架之間。事發地的路邊剛好有監控,他到派出所看了監控,才知道真實的出事時間,當時弟弟卸完貨後,在這片空地上調頭時,可能車子壞了,弟弟下車檢修車頭底下。

劉先生:“它的車頭,貨車車頭是可以掀起來的,車頭底下是車架,跑到那個車頭和車架之間,檢修或者看什麼毛病,視頻里顯示我弟弟往那個方向走過,走過去之後很快又回來。”

劉先生弟弟開的是這種9米6長的廂式貨車,不過當事車輛已經被拖到交警指定的地方。劉先生猜測,當時弟弟可能在尋求幫助,但是沒有結果,他就又鑽進車頭底下繼續檢修,不一會兒悲劇就發生了。

劉先生:“車頭就突然間就落下來了,一瞬間的事情,把我弟弟直接壓在下面,腿一直在外面掙扎、動,他最後那兩分鐘,在那樣一個不斷掙扎,然後掙扎的那個動作越來越不明顯的情況下,就這樣過去的,我們看得太清楚了。”

想追究德邦物流安全事故的責任

關於監控,乾潭派出所表示不方便提供。劉先生說,弟弟才29歲,過段時間就要結婚了,他們覺得,既然警方已經排除他殺等,責任就在德邦物流。

劉先生:“只承認我弟弟工傷賠償這一條責任,然後我們追求的是,他們的車子有故障,有安全隱患,還有他們公司對員工,對這種一線員工人身安全的監管和不重視。”

劉先生說,弟弟是去年2月份和深圳德邦物流簽的勞動合同,但入職的是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崗位是司機。出事後,杭州樞紐中心這邊來慰問過,也來談過賠償,但劉先生他們想追究的是德邦物流安全事故的責任。

“德邦物流”建議走第三方

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董軍本:“這個車還封存在交警那裡。”

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辦公室韓主任:“我們可以去檢測。”

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董軍本:“有沒有問題,不是我們說了算,也不是這位大哥說了算。”

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辦公室韓主任:“是要有專業的第三方機構去檢測。”

兩位工作人員說,這起事故是否屬於安全責任事故,現在還不好下定論。現在公司也希望家屬配合,先走工傷這一塊流程。

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辦公室韓主任:“這個事情,在每個公司,是屬於工亡嘛,基於工亡,其實每個企業自身都有這套,不管是國家規定,都有相應的標準,應該有個七八十萬有的。”

韓主任表示,這些問題他們已經和家屬協商過四五次,除了工傷,公司也會給一定的撫恤金,不過雙方差距有點大。

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辦公室韓主任:“我們說了,這個金額可以提到5到7萬,我們也是盡自己的能力跟公司去申請。”

劉先生:“本地的對於這樣的事情,資深律師給我們的建議,大概就是120萬左右,全部給他加上去,因為裡邊工亡是七八十萬,是大頭。”

德邦物流杭州樞紐中心辦公室韓主任:“我們怎麼出,他們怎麼出,始終是對立的,所以我們也一直覺得,如果你覺得這個金額不滿意,你可以找個第三方,比如說法院。”

劉先生表示,他會馬上委託律師來處理這件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