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國大媽靠打掃衛生成日本「國寶級匠人」

這位瀋陽大媽靠打掃衛生,被評為日本“國寶級匠人”…

最近有位叫“新津春子”的大媽,在日本火的不要不要的。

因為最會打掃衛生,而被封為日本“國寶級匠人”,她的傑出代表就是這家面積76萬平方米的“東京羽田機場”。

這兒就是她工作的地方。

這個老機場今年已經85歲了,但一點都看不出時光的痕迹。

這是整齊的登機大廳。

明亮得令人耳目一新。

廁所更是乾淨到令人窒息。

打開門之後,不得不感嘆日本人的人性化設計。

這裡插一句,平時父母帶孩子出去玩,總會碰到一個很尷尬的問題:

一個媽媽如果帶著五六歲的小男生上廁所,應該去男衛生間還是女衛生間?或者一個爸爸帶著一個小女生上廁所,應該去哪裡?這其實是很尷尬的地方。

而羽田機場會在一個馬桶邊上再放上一個小便池,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尷尬。所以這個多功能型廁所還獲得過日本設計大獎。

這個多功能型廁所還獲得過日本設計大獎。

再來看看吸煙室區,煙灰缸明亮到在反光!

不論是高級休息區還是普通候車室,看起來都是整潔又清爽。

哪怕花壇里有一朵凋謝的花也會被及時清理走。

因為太過乾淨,淘氣的寶寶直接躺在地板上休息。

乾淨到這種程度,難怪會連續四年被評為:“世界上最乾淨的機場”。

而這一切的幕後功臣,都歸功於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大媽——“新津春子”。

新津春子,出生在中國瀋陽,她的父親是二戰遺孤,是個日本人,母親則是中國大陸人。春子17歲時,舉家遷往日本生活,那時的春子甚至一句日語都聽不懂。

由於身份特殊,無論是在中國大陸還是在日本,春子總是被周圍的人惡語相向,受盡欺負。剛到日本不懂日語也不會跟人交流,所以春子從高中開始就做上了唯一肯僱傭她的保潔工作。

“這一干就是21年”

由於對待清潔非常細緻和周到,很快春子就得到了其他人望塵莫及的評價:“她的工作已經遠遠超越了保潔工的範疇,而是在干技術活。”

春子甚至憑藉自己努力取得了“日本國家建築物清潔技能士”的資格證書。但這背後卻是幾十年復一日的不懈努力。

超乎常人的強大知識儲備

誰說掃地是個體力活,春子可以對80多種清潔劑的使用方法倒背如流,也能夠快速分析污漬產生的原因和組成成分。

有一次,她應邀去一戶家庭解決浴室地磚勾縫裡一直都除不掉的灰色霉跡,她看後,決定將水與醋按照3:1的比例兌好,放進噴霧瓶噴濕地面,然後鋪上紙巾再噴一次,浸泡10分鐘後,用硬刷配合市面上販賣的浴室洗劑刷洗。最後,地磚和勾縫果然一起恢復了原色。

技術含量超乎你想像

NHK專門為她拍的紀錄片中,記錄了她處理不鏽鋼飲水台的過程。

必須利用強酸洗液祛除飲水台上粘著的漂白粉。但如果強酸停留的時間過長,則可能導致腐蝕,反而使不鏽鋼失去光澤。她能掌握最佳時間,在溶解漂白粉的同時,迅速衝掉強酸洗液,讓飲水台恢復以往鋥亮光澤。

精細入微的細節操作

新津春子的清潔功夫,不僅僅是把設施表面看得見的東西清掃乾淨,平時看不見的部分也是的她的清潔範圍:除菌、除臭、烘乾……越小的細節她越認真對待。

在洗手間的干手機,在使用後會產生很多細菌和很大的異味,必須要把干手機底下的排水溝好好清理乾淨才行,哪怕每個槽縫只有1厘米,她也絕對不能留下任何灰塵,因為那樣會給過敏的人和孩童留下隱患。

工作中的春子異常較真,比如:在所有小孩可能會碰到的地方,都不使用刺激試劑。

她看見污漬就像看見寶貝一樣,一看到就會洗笑顏開。

因為新春津子太能幹了,所以她被換到了技術監督管理崗位,負責培訓機場700名清掃工隊伍,有時候也會應邀去解決公共設施或家庭的頑固污跡,也因此成為了日本家喻戶曉的明星。

下面這些欄目,都曾邀請過春子坐客。

1.NHK的《PROFESSIONAL工作流派》為她做了專輯。

2。當紅綜藝節目《全世界最想上的課》邀她做開課嘉賓。

3。主流新聞節目《NEWS ZERO》採訪了她。

4。出席演講會,親自演示打掃技巧,參與開發清潔用品。

5。出書,並成為暢銷書作家。

不過最讓春子感到欣慰的是,因為自己的用心工作,越來越多人甚至專程跑到機場跟她說:“您辛苦了”。

NHK的節目在採訪春子時,這樣評論她的工作:清掃工也是“職人”。從事技能工作的人在日本統稱“職人”,例如廚師、美容師、工匠等,未必社會地位高、但各行都是“金字塔”體制,頂端是名利、是自豪,受社會尊敬,出類拔萃者還可能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國寶”,天皇也可能授勛。

但春子卻從來不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麼的了不起,面對我們的鏡頭,春子說出了她能夠成為“匠人”秘籍:

“我只是把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所以要好好招待客人,用盡心思,為了讓這裡的人感受到理所當然的日常環境,拼盡全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