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陶傑:一帶一路 你亮劍 他也亮盾牌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一復出,即刻雷霆宣布:擱置吉隆坡與新加坡的「新隆」高鐵工程,另一條「東海岸鐵路」,在中共的資金參與之下,馬哈迪也要嚴厲監察。馬哈迪一上台所說:「支持中國一帶一路」,他委任了95歲親中共的郭鶴年為「五人顧問委員會」中的其中一人。然而今後可能會證實,馬哈迪沒有騙你,他支持「一帶一路」,不過是不包括馬來西亞的「一帶一路」。

馬來西亞新首相馬哈迪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一復出,即刻雷霆宣布:擱置吉隆坡與新加坡的“新隆”高鐵工程,另一條“東海岸鐵路”,在中共的資金參與之下,馬哈迪也要嚴厲監察。

“新隆”高鐵將兩地350公里距離的陸地交通只縮短一小時以上。吉隆坡新加坡之間的航空,是亞洲最繁忙的通道,馬哈迪也要擱置,何況另一條更為莫名其妙的東海岸鐵路。

這兩大鐵路工程,皆在納吉期間拍板。東海岸鐵路由中國交通建設承建,而新隆高鐵,中國鐵路總公司也有份競投。這兩條鐵路都被中國視為“一帶一路”、延伸馬六甲海峽和印度洋的戰略交通第一段,可謂許勝不許敗。

問題是納吉任內的“一馬基金”,以國家擔保借貸,令國債超過一萬億馬幣,比前任阿卜杜拉的七千億上升近一倍。馬哈迪競選時已經說明:上台後會重新檢視這兩大鐵路工程,確保一無貪污,二不得將馬來利益出賣給中國。

馬哈迪看見斯里蘭卡出賣土地海港換來一百年巨債的案例。中國的“一帶一路”向沿途國遊說,著眼“為未來投資”,而不是應付目前的需要。

譬如斯里蘭卡南部城市漢班托塔,“一帶一路”資金包起了一個新建的深水港、一個國際機場,以及未來幾個工業區。

然而,在這個斯里蘭卡南部的城市,目前完全沒有需要。剛建成一個新機場,每天只有一兩班內陸機。中國承包斯里蘭卡是買斷了整個國家的前途,為將來大量中國人和中資湧入鋪路。

況且向斯里蘭卡提供的資金不是白送,而是借貸。斯里蘭卡政府背上沉重的債項,最近將漢班托塔港的七成權益,以11億美元的低價出售給中國政府,年期99年。

馬來西亞的東海岸鐵路,由北起向南繞達半島東岸的關丹港,再折西橫貫半島之後,終點鄰近西岸的巴生港。

在巴生港不遠,又有一個皇京港,又是“一帶一路”感到非常有興趣的目標。因為皇京港踞伺馬六甲海峽,西望印度洋。據有此港即可下制新加坡,上控馬六甲海峽的運輸渠道。

投資550億馬幣的東海岸鐵路,一口氣囊括了大馬東西岸兩個港口,中國資金深度參與。然後是鐵路沿線配套投資,其他工程,將由馬華公會的許多華商奪得合同。馬來許多華商在中國有生意,當然早已心向另一祖國。此所以這次大選,馬華公會的口號是“投國陣,等於支持中國”。

馬哈迪不是傻子,他畢生的志向就是要保障馬來亞人的最大利益。馬哈迪以抗華制中為己任,早年與李光耀對峙,他知道今日的威脅,比李光耀時代的華人富侵略性,強大千倍。

馬哈迪的新政府知道斯里蘭卡案例,加上“韓國危機”,令馬來西亞不得不得審視甚至推翻此兩大鐵路工程。馬哈迪的經濟顧問認為:接受中共資金,扼緊兩大鐵路,由吉隆坡到新加坡的高鐵,加上東海岸鐵路的兩大港口,連同其他配套利益如地產發展,必令馬來西亞未來成為中共的半個殖民地。

中共的先例,一旦認為韓國的政策不順其意,即刻發出“制韓令”,命樂天超市和韓星全部下架,以商迫政,以金錢為餌,套牢一個國家的意志,使其成為附庸。補回600年前鄭和下西洋未竟的一課。

今日韓國斯里蘭卡,明天日馬來西亞。

馬哈迪復出救國,意即在此。他一進駐首相府就嚴正指出:在前任手上,馬來西亞幾已毀滅。這一番重話,在視野高遠的這位大馬政治家口中說出,當非誇張。

新加坡則緊張馬哈迪是不是藉此擠壓新加坡,因為新加坡那邊已經準備建高鐵的總站了。但馬哈迪不惜賠款5億,也要叫停新隆高鐵,隱隱然也一石二鳥,警告新加坡在中共“一帶一路”的擴張之下,新馬唇亡齒寒,有共同利益。

馬哈迪聲稱在任只兩年,時間緊逼。老人家不會等,而是迅速出手。除了叫停兩大鐵路工程,他還會審訊納吉的貪污。在另一方面,在餘生之年制訂一套強大的反貪污機制,例如令馬來西亞的反貪污局不再向首相負責,改向國會負責。

此所以馬來西亞的新局勢,會成為亞洲典範、國際警鐘。而馬哈迪一上台所說:“支持中國一帶一路”,他委任了95歲親中共的郭鶴年為“五人顧問委員會”中的其中一人。然而今後可能會證實,馬哈迪沒有騙你,他支持“一帶一路”,不過是不包括馬來西亞的“一帶一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CUP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