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不只鄧小平和陳雲有被「奪妻之恨」 他更甚…

鄧小平(右)和陳雲(左)都曾與中共黨內官員有過“奪妻之恨”。(網路圖片)

自由亞洲電台曾刊發特約評論員高新的文章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所謂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里,鄧小平和陳雲分別為事實上的“第一、二把手”,巧合的是此二人在中共馬上打江山的年代即都曾與中共黨內官員有過“奪妻之恨”。

鄧小平一生有過三次婚姻,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張錫瑗,1930年1月因難產去世。他的第二任妻子是金維映,兩人1931年2月在上海認識。

1931年7月中旬,鄧小平和金維映從上海乘船,經廣東汕頭進入中共蘇區,行前兩個月,鄧小平和金維映結婚。

文章說,1933年,鄧小平因“右傾機會主義路線”問題而受到中共內部的整肅,金維映在由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李維漢主持的“清算”會議上登台揭露鄧小平的“嚴重罪行”,繼而乾脆對李維漢投懷入抱,其“愛情的果實”即是已經退休的中共中央前領導人李鐵映。不過日後李維漢另尋新歡,金氏則落得和毛澤東當時的妻子賀子珍同樣的下場,被以治病為名強行送往當時的蘇聯。

據公開資料介紹,金維映與鄧小平離婚後,令鄧小平痛苦萬分,在鄧小平生前,沒有人敢在鄧面前提“金維映”三個字;鄧也隻字未提金維映。

金維映1938年春被送往蘇聯,更由於“精神失常”而住進莫斯科郊區的精神病院。1941年秋,德軍進攻莫斯科,金維映被砸死在精神病院內,時年37歲。

文章說,陳雲的初戀對象也是被中共官員搶走。陳月英年輕時本是陳雲的初戀對象,上個世紀三十年代中,陳雲在中共逃亡的“長征”途中被派往莫斯科,不久陳月英便成了長征隊伍里的中央縱隊幹部團政委宋任窮的妻子。而陳月英為宋任窮生下的女兒宋珍珍長大成人後又嫁給了陳雲的二兒子陳方。

1936年,中共紅軍一、二、四方面軍逃竄到陝甘蘇區後,中共中央進駐了陝西延安。中共口頭喊聯合抗日,實質在大後方擴軍,大搞武裝割據、分裂中國。到抗戰結束時,中共中央紅軍從當時的3萬餘人發展到八路軍90萬,新四軍30萬,中共一共有了120多萬軍隊。

比奪妻之恨更甚

李銳曾任毛澤東秘書,李銳曾自曝鄧力群總書記奪妻細節,致函趙紫陽、鄧小平:我過去沒有同鄧力群同志共過事。在延安搶救運動時,有過一件與我有關的私人“惡性事故”。當年我也不想計較,說,“讓他們好去算了”,還受到富春同志的批評。現在由於他的兩面派作風,“左”的一套,四十多年來一以貫之,且愈來愈嚴重;由於他身居高位,便於上下其手,假公濟私,以致不得不翻出這件舊案向你們報告,俾能察微知著。

一九四三年四月,審干時我因誣告被捕後,我的愛人范元甄(一九六一年我們離了婚)也被懷疑,她在中央政治研究室工作。鄧力群是機關學委負責人,受命審查范。他乘人之危,向范討好泄密,花言巧語,勾引通姦(他的愛人同在一個機關,有兩個孩子)。事發後,不僅不聽黨的多次勸阻,且頑固堅持錯誤。由於恩來同志親自過問,我於一九四四年六月釋放,他還是狂妄地繼續進行破壞。直到四五年一月,黨不得不召開大會批判,指出他在這件事上顯露出來的惡劣品質:“嚴重的政治錯誤,玷污審干”,“目無組織,破壞紀律,有恃無恐”,還鑽黨的空子;若干很壞的思想,“最尖銳的是狂妄的個人主義,導致明知故犯”。在會議上還充分暴露了他為人的言行不一,滿口仁義,一肚盜娼(范後來同我談過很多)。這五天大會的結論是楊尚昆同志做的,時間是一九四五年一月卅一日。范元甄隨即下放到延安鄉下,當鄉文書。不料,在如此嚴肅的會議和結論之後,他仍偷偷跑到鄉下,以丈夫名義同范同居一周(這是范與我復婚後告知的)。

一九四七年范在哈爾濱時(我在熱河,我們已有了孩子),鄧仍到范處糾纏,被范拒絕。現在我將尚昆同志做的結論送上,以證明鄧力群目無組織的政治品質,以及陰一套、陽一套的思想作風,有其深刻的歷史根源,今天因權位高升,更加有恃無恐,變本加厲。

中國古話說,“萬惡淫為首”。中共落馬的高官很多有“與他人通姦”的行為,或有“特定關係人”,其實中共從建黨開始就亂搞男女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