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程曉農陳破空陳奎德:馬來西亞變天 一帶一路再受挫?

 

馬來西亞新任總理馬哈蒂爾本星期宣布,將取消籌建中的吉隆坡到新加坡的高鐵項目。此前有報道說中國在這一項目的招標過程中被內定中標。另外,馬哈蒂爾還公開質疑中國承建的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表示將與中國重新談判。這是繼中國在歐洲的高鐵項目,以及在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等國的大型水電項目被調查或者取消之後,習近平所倡導的“一帶一路”遭遇的最新挫折。為何一帶一路項目在多個國家遭到調查和取消?中國從中能夠吸取什麼教訓?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網上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先生。

 

陳破空說,今年五月,發生在馬來西亞的首次政黨輪替,政治變天,猶如一波巨大海嘯,震撼了世界。其大背景就是中國。雙方辯論的焦點就是,是歡迎還是拒絕中國?包括中國的資金、文化和影響力輸出。這場大選,就是馬來西亞人民的一場全民公決。選舉結果,就是馬來西亞人民對中國說不,對北京的“一帶一路”說不,實際上,作為中國“一帶一路”的第三大落腳點,馬來西亞說不,幾乎代表整個世界對北京說不。

陳破空認為,馬來西亞新總理宣布取消由中國承建的新馬高鐵、並重審由中國承建的東海高鐵,是意料中的事,可以說,所有由中國投資、貸款和承建的項目,都會受到重審,更多的震撼還會接踵而至。作為民選新總理,代表民意的馬哈蒂爾,必須兌現他的競選承諾,清理中共多年來在馬來西亞的影響力和代表中共利益的當地勢力。

陳破空表示,前總理納吉布敗選後,很快遭限制出境,隨後受到司法調查,圍繞納吉布及其家族的貪腐醜聞,幾乎可以肯定會牽涉到中國。北京是全球腐敗文化的最大輸出者,親中的納吉布難以倖免。隨著對納吉布及其家族的調查,有關北京如何動用金錢打通關節、如何用腐敗文化影響他國政局、干涉他國內政,重重黑幕,極可能,再一次地,會大白於天下。中共在馬來西亞的挫敗,不僅讓大量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打水漂,而且再次向世界證明,所謂中國模式或中國道路,在這個世界上,根本行不通,一出國門,就是見光死。

程曉農認為,馬來西亞新總理取消鐵路項目的主要理由是三點:第一,這兩個項目收益低、虧損大;第二,馬國政府債台高築,而這兩個鐵路項目就占外債的五分之一;第三,項目資金撥付可能存在腐敗。這兩個項目都是在前政府任內安排的,項目可行性值得懷疑。據馬來西亞《南洋商報》報道,中國為東岸鐵路項目提供的貸款需要由馬來西亞政府償還,但這筆錢卻並未經過馬來西亞政府部門之手,而是直接存到海外,按照預先設定的時間表而不是實際工程進度直接撥給承建單位中國交通建設集團。現在看來,這種極為反常的做法疑點重重,前總理納吉可能從中上下其手,而中國的上述特殊安排很可能為馬方和中方的雙重腐敗提供了便利。

程曉農說,“一帶一路”項目在各國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不透明,而這就是中國國內商業特色的“出口”,即花錢把投資項目所在國的關鍵人物“搞定”,不但中國公司完成了上面交下來的任務,而且自己也可以中飽私囊。這種做法的好處是“三快”,協商快、簽約快、上馬快,同時也有“三高”,追加成本高、項目上馬後被推翻的概率高、貸款變壞賬的可能性高。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基本上是國企,花的是國家銀行的錢,失敗之後,不是公司破產,而是全中國老百姓一起“付賬”。

程曉農表示,東南亞、南亞、西亞、非洲等國家的老百姓對中國的投資項目常常很反感,一是當地權貴從中撈飽了,二是對當地民眾沒有多少好處,三是這些國家將來會因為欠中國債務而受制於中國。三者結合在一起,很自然會讓當地民眾懷疑,那些接受中國投資項目的政府權貴可能是為了受賄而接受中國項目的。“一帶一路”項目通常都在有民主選舉的國家推行,而腐敗則是這些國家的通病,民主選舉可能導致執政黨變更,於是下一屆政府就可能改變項目安排。

程曉農最後表示,“一帶一路”規劃當初是為了消化過剩產能而提出的,以後逐漸被御用文人們越捧越高,最後成了國家戰略,進而成為“中國崛起”的支柱之一。“一帶一路”規劃的最大問題在於,只算好處,不算代價和風險。這個規划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就沒有退路了,只好硬著頭皮幹下去。由於“一帶一路”戰略過分著眼於通過國外項目消化國內過剩產能這個短期目標,而忽視了投資國的政局變化等中國無法操縱的因素,結果長期投資計劃常常中途夭折,中國投入的資金也可能“打水漂”。中國政府其實去年以來也有過反思:全掏外匯,中國吃不消,所以逐漸增大貸款中人民幣的比重,被投資國拿到的不再是硬通貨,而只能到中國購買項目所需物資,於是“一帶一路”項目的吸引力就大打折扣了。

陳奎德說,馬來西亞取消這些高鐵項目,中國當然大受其挫,畢竟“一帶一路”的中心就是這些項目。與此同時,“一帶一路”在其他國家同樣也連連受挫。我認為,這樣的挫折是必然的。“一帶一路”奉行的是單邊主義,為的是消化中國國內過剩的產能。承接這些項目的公司中,國有企業佔89%。這些項目對當地國家並沒有多少好處,甚至連使用的工人都是中國自帶,而沒有在當地招聘,所以,對當地經濟發展和解決失業率問題究竟有多少幫助可想而知。這也解釋馬來西亞為什麼寧可支付巨額違約金也要予以取消。其實,馬來西亞領導人馬哈蒂爾原來在意識形態上與中國是靠得比較近的。但是國家選舉使得他有所改變,也使得他必須把自己國家和國民利益置於中共利益之上。

陳奎德說,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的貪腐調查應該與中國的貪腐模式出口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新領導人馬哈蒂爾是否予以全面曝光,我們需要拭目以待。他可能需要給中共留面子,需要照顧兩國關係。從根本上講,這是中國式殖民主義在馬來西亞遭遇滑鐵盧。中國過去經常為自己的擴張塗脂抹粉,宣稱不輸出政治條件,以此想把西方民主國家比下去。事實上,西方輸出的是人權、工會、國家財政透明等文明因素。中共的意思是,我們願意給錢,卻不要政治回報,你們何樂而不為?這樣的提議與那些當地政府一拍即合,因為那些統治者得以撈足好處,但是他們的國民卻得不到什麼利益,甚至連就業的優勢都沒有。

陳奎德說,從中國對馬來西亞投資的挫敗,我們看到中國對外投資就是把國內的方式帶到國外,短期可以搞定很多事情,讓利益相關者在不知不覺中拿到項目,在不知不覺中貪腐。中共忽略了當地國家的長期利益,更沒有看到那些國家事實上存在某種程度的選舉和民主制約。在馬來西亞,中共沒有看到,這個國家歷經政府60年不變之後居然變天了。一個領導人落敗,多米諾骨牌倒下,黑幕曝光,中共計劃隨之泡湯。所以,中共想通過用國內行之有效的不透明手段取得國際上的長期利益,現在看來很難行得通。中共需要洗心革面、進入文明軌道,其政策才會看到前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