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30萬精英人才進軍區塊鏈 他們是賭徒還是信徒?

整個精英階層,都在向區塊鏈遷徙。

技術人才、投行精英,與海量的資金一起,正在浩蕩進場。

“保守估計,最近半年,起碼有30萬人才湧入區塊鏈領域。”某頭部獵頭公司曾統計出這樣的數字——這還是正規招聘機構統計到的,大量創業者和其他入局者不在此列。

什麼樣的人,正在進軍區塊鏈?

區塊鏈是否已成為資金和人才的高密區,迎來奇點大爆炸?

01、年薪百萬難

突然之間,你發現自己的朋友圈,開始充斥著各式區塊鏈的消息。

一問,才發現自己各式的朋友,都紛紛進入區塊鏈圈子,成為從業者。

而30萬精英,正在開始有史以來最轟轟烈烈的一次“人才大遷徙”。

2016年,被稱為“區塊鏈元年”。那時從業者並不多,圈子很小。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江湖急劇擴張,變得熙熙攘攘。

如同一場流動的盛宴,無人願意缺席。

區塊鏈的浪潮,來勢太猛,很多人都未做好準備,只能倉促進場。

而人才泡沫,和區塊鏈泡沫一樣,越吹越大。

某頭部科技公司準備搭建區塊鏈團隊,負責人程頤的年薪不過60萬,他對面試者開出了“100萬”的年薪,對方卻還在蹙眉,表示要再考慮一下。

“工作3年,有1年的區塊鏈經驗,就敢要價100萬。”程頤稱,行業已陷入巨大的人才泡沫中。

某獵頭公司負責人胡麗娜稱,區塊鏈的技術總監、運營總監、產品總監,年薪已在40萬-150萬之間。

“區塊鏈人才普遍月收入在4-6萬,高的6-8萬。”某巨頭公司架構師表示。

他們的薪資,的確居於金字塔塔尖。

區塊鏈的技術人才,已成為市場上最搶手的資源。

BOSS直聘數據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區塊鏈技術崗位平均招聘薪酬增長31%,打敗了其他所有崗位。

“但區塊鏈人才池太小,挖人很難。挖一個區塊鏈的人,要付出200%的努力。”胡麗娜說。

行業正在上演激烈的搶人大戰。

“BATJ、眾安、小米等巨頭的區塊鏈人才,是首要挖掘對象。”程頤稱,一般這些人手中都有幾個offer。

為了挖到巨頭公司的區塊鏈人才,很多公司都給乾股、期權,還有Token。

而整個區塊鏈人才市場,都處在一種高度流動的狀況中。

“公司在圈內稍有點名氣,就有一堆人來挖角,開出更高的工資。”程頤稱,在金錢的誘惑下,員工幾乎沒有忠誠度可言。

“3個月一跳,最開始月薪6000,現在直接是2.5萬。”一位區塊鏈記者在畢業後入行,一年多的時間內,工資已翻了4倍多。

各家區塊鏈公司,也面臨人才隨時會被挖光的危險。

一家媒體公司建立的區塊鏈團隊,10個人,半年時間,全部被挖光。

“僅僅靠工資?根本留不住人。”程頤稱。

那靠什麼?

“我們現在能拿到很多項目的私募份額,然後會分給員工,以此來綁住他們。”程頤稱。

而頭部的交易所、基金,幾乎都靠著“私募份額”捆綁員工。

“私募賺的錢,可能比工資高得多。”程頤稱。

為了招人,各家公司使盡渾身解數。“有的公司甚至會給獵頭髮Token。後者得到5萬的Token,去二級市場就可能賣到10萬。”布比區塊鏈CTO王璟說。

熱潮湧動之際,也不乏魚目混珠的現象。

絕大多數的從業者,在程頤眼中都是不合格的。

“區塊鏈技術本身並沒有那麼神奇,會Java、Go、Python語言的人才,能夠很容易轉型。”獵頭吳東博說。

但是,要成為區塊鏈的技術精英,不僅僅要懂一些計算機、編程語言,還要對經濟學和博弈論有深刻理解。

其實,區塊鏈的核心,是技術,但其靈魂,卻是共識機制。

而區塊鏈能否落地,能否激活所有人的潛能,共識機制才是核心。

比如,比特幣的共識機制PoW,就是把人性中“對利益的無限追求”作為原動力,來驅動眾人的。

礦工不停地挖礦,燃燒著電能,消耗著顯卡,不是為了什麼比特幣信仰,而是為了“得到幣的獎勵”。

丹華資本的合伙人張首晟說,比特幣是用人性之惡,作為燃料。

一個好的共識機制,是技術、經濟學、博弈論的完美結合。

“我覺得,好的區塊鏈人才,應該是經濟學和技術的雙料人才。”百度(249.76,7.20,2.97%)區塊鏈負責人曾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02、信仰者

除了技術宅和極客,什麼樣的人,正在進入區塊鏈領域?

金融圈的精英,是最早嗅探到區塊鏈利益和價值的人。

“我身邊起碼有20%的朋友注意到區塊鏈,並進入這個行業。”投行出身的志東稱。

有意思的是,這次人才大遷徙中,匯入了兩股勢力。

一部分人,具有區塊鏈信仰,是自由主義甚至無政府主義者。

這其中,有很多90後。

和吃苦耐勞、相對沉穩的80後不同,他們更自我,更注重自身職業發展規劃,跳槽更頻繁。

“很多90後覺得,自己在某個行業遇到了天花板,想換個更有競爭力的行業。”王璟在觀察後發現,他們最不甘心的,就是做一顆螺絲釘。

而區塊鏈正好符合這些要求,讓他們一見鍾情,最終決定All-in。

26歲的陳小凱就是如此。在美國學金融的他,是一個典型的自由主義者和理想主義者。研究生畢業後回國,他進了一家證券公司做股權投資。

這個工作很風光,但他並不喜歡。

繁冗、緩慢的中心化金融體系,早就陳舊迂腐,亟待革新。

2018年年初,陳小凱放棄了不菲的獎金,離開金融行業,進入某數字貨幣交易所工作。

和陳小凱類似,23歲的李攀,也早早就感覺觸到了職業天花板——她曾在某互聯網創業公司擔任總助,一年後,她覺得,“文職工作,做到總助也就到頭了”。

最終,她選擇了去做區塊鏈運營。

“區塊鏈跟金融有關,離錢特別近,變現能力比其他行業強很多。”她認為,區塊鏈,最符合自己未來的發展方向。

在這些90後眼中,“選擇大於努力”,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另外一部分人,大多衝著巨大的財富效應而來。

“我工資的80%用來炒幣。除了買主流幣,我還會買一些新項目的私募份額。”志東稱。

儘管市場冷靜了很多,但“炒幣還是比工資賺得多多了”。

他稱自己不過是一個“賭徒”。

信徒也好,賭徒也罷,都紛紛匯入了這次人才遷徙的洪流中。

03、泡沫未必是壞事

區塊鏈行業存在泡沫,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

“現在在國內,能真正把區塊鏈說清楚的人都不多。對整個底層技術研究得特別透的人,很少。”前述巨頭公司架構師說。

他表示,在區塊鏈領域,現在國內還沒有大牛。

但任何風口都會產生泡沫,而這不一定是壞事。

“有泡沫的時候,至少所有資源都在為這個行業服務,而你可以自由選擇。”王璟說。

闖進區塊鏈世界的人中,有為名利來的賭徒,有為理想來的信徒,還有第三類人嗎?

當然——在區塊鏈的世界裡,更多的人,是同時為兩者而來。

而這未必是壞事。“投機和熱情是混合在一起、互相促進的。因為對金錢有追求和渴望,人的潛能才能被真正激發。”王璟說。

他表示,很多創業公司不會拒絕來區塊鏈世界投機的人。因為,“衝著投機來的人,也得把事情做好,才有投機的機會”。

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因為,這個行業實在是太缺人了。

“我相信區塊鏈會有一二十年的熱度,這一波我不能錯過。”對於未來,陳小凱無比樂觀。

他會買幣,但不短炒、對槓桿保持警惕,他認為自己在進行價值投資。

他在交易所的同事們,有不少人並沒有炒幣,但同樣熱愛區塊鏈。

他很喜歡自己現在的生活,“因為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和傳統金融機構相比,去見項目方創始人時的平等氛圍,也讓他感動。

而李攀也是如此。對接、策劃、營銷、看消息和行情……她天天忙到凌晨2點。一度,她還做過一個區塊鏈自媒體。

“在這個圈子裡,很多人都單身。連戀愛也不談,就感覺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我真的有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的感覺。”她表示。

她用三個詞概括這個行業:瘋狂、慾望、值得期待。

她和陳小凱都堅信,區塊鏈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一場浩大的區塊鏈盛宴,正在開場。各方人等紛紛入席。

當前只是開始,很難預測出它最終的規模。

而或許,正是這份未知,給了參與者無盡的想像力與探索的勇氣。

(應受訪者要求,程頤、陳小凱和李攀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新浪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