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鳴:現在的大學就是一個學店

——論教師的倒掉

教師在民國,儘管工資不低,但要說是富人,倒也談不上,但榮譽性地位很高。因為畢竟有‌‌「天地君親師‌‌」五達尊的大帽子在,做教師的,自我感覺不錯。這樣的榮譽感,一直到1949年之後,其實影影綽綽地都還有那麼點。所以,大革命的時候,全國上下教師一體挨批挨斗加挨揍,讓很多教師感到很崩潰,精神上的崩潰。很多人自殺,就是因為這個。現在如果再來一次,估計這樣精神崩潰的人就不會有這麼多了,因為,在今天,教師已然變成了一個普通的職業。

討薪這個事兒,在民國曾經是教育界的一件大事。在前清,負責教育的禮部,外號都是一個‌‌“窮‌‌”字。到了民國,政府沒錢的時候,首先受影響的,當然是教育口。但是,讓這些教書先生出來討薪,一時半會兒,還真的不好意思,感覺有辱斯文。有的教師,別人都出去上街了,他們就是不去。所以,後來討薪討下來的時候,那些沖在前面的健將,就感覺不公平:憑什麼你們不出來,工資也發了。所以,他們定了臨時性章程,要所有人出來親領,而不是像往常那樣,由會計送到手上。

教師在民國,儘管工資不低,但要說是富人,倒也談不上,但榮譽性地位很高。因為畢竟有‌‌“天地君親師‌‌”五達尊的大帽子在,做教師的,自我感覺不錯。這樣的榮譽感,一直到1949年之後,其實影影綽綽地都還有那麼點。所以,大革命的時候,全國上下教師一體挨批挨斗加挨揍,讓很多教師感到很崩潰,精神上的崩潰。很多人自殺,就是因為這個。現在如果再來一次,估計這樣精神崩潰的人就不會有這麼多了,因為,在今天,教師已然變成了一個普通的職業。職業榮譽的崩塌,每日每時都在潛移默化地發生著。

一次跟一個在公安大學教書的師兄聊天,我問他,你教過的學員,對你感覺怎麼樣?他說,沒什麼感覺。在我們那裡,學員真正在意的,是區隊長。我們這些教課的,對他們的進步沒有啥子貢獻,自然,人家就不把你當回事。

其實,在普通的大學,也差不太多。人家學生來學校,在意的就是一個文憑,還有就是黨票,保研的指標等等,你一個教課,就算你教得再好,給人了不少知識,有能怎麼樣呢?對人家的‌‌“進步‌‌”,沒有多少貢獻,人家幹嘛要在意你?現在的大學就是一個學店,你所有的,給人家,人家並不在意,沒有多少交換價值。

所謂‌‌“傳道、授業、解惑‌‌”六個字。只有解惑,還有點用處,但也得是到了人家需要解惑的時候,才能顯現出來。而在這種時候,你作為老師,早已經沒有影兒了,所以,六個字都沒有意義了。

相對而言,中小學老師,對學生的影響,還是要大一點。好些中學標準答案式的知識,到了大學,即使我們怎麼糾正,都扳不過來。比如‌‌“漫長的封建社會‌‌”這個概念,無論我怎麼糾正,怎麼解釋實際上中國不存在漫長的封建社會,到期末的考試的時候,人家照樣還是‌‌“漫長的封建社會‌‌”,而且所有的概念,幾乎都是中學歷史教科書上的。對於班上三分之二的學生來說,我一學期的講授,都白費了。

可惜,中小學老師的影響,除了個別教師中另類之外,對於大部分學生來說,進入社會,大體只有負面的意義。想要謀生,只能靠本能。

我經常在想,我們的教育,從小學到大學,甚至到博士研究生,耗費二十幾年功夫,除了文憑,到底能給他們什麼呢?如果什麼都給不了,那麼,我們這些做老師,這份職業,這份功夫,又有什麼意義呢?人家看不起老師,又有什麼奇怪呢?你還別有氣,一所大學,即使像北大清華這樣的金字塔的塔尖大學,裡面最受歡迎的博導,無一例外的是學官,如果有官員的兼職博導,即使一天課也不來上,報考的學生,也是大把的。因為人家有資源,可以幫助學生‌‌“進步‌‌”。

有的地方老師討薪遭遇嚴厲的對待,看視頻,人家專政機器根本沒把老師當盤菜,該怎樣,就怎樣。我想,即使那裡面有教師教過的學生,也不會有多少憐惜。因為,在當初給他們上課的時候,這個職業,所有的光環和榮譽,都已經消失了。

不要再說什麼斯文掃地,斯文如果沒有死的話,連廁所都掃過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張鳴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