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原來是這樣──六・四親歷者講述事實真相

這期間,北京老百姓人與人、心與心之間的距離都拉得非常近,人見人親,連素不相識的人彼此都成了兄弟姐妹,根本不會計較個人恩怨得失,大家萬眾一心對付共產黨,希望沒有共產黨的好日子能長久維持下去。當時只要申明去天安門廣場或去攔軍車,任何一輛車都免費給你載過去。當時北京根本沒有「暴亂」發生,社會秩序良好,連小偷都聲稱罷偷!

六・四大屠殺,裝甲車血染天安門。(網路圖片)

中共邪黨走入墳墓已成歷史必然,但一些人擔心,沒有共產黨的強權統治,中國就會大亂。其實在首都北京我們已經早在1989年春、夏之交就實踐了20天左右沒有共產黨的日子。

1989年5月13日,許多北京高校的大學生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為了反對共產黨官員腐敗和爭取更多的人權開始絕食。從這一天起,數十萬大學生和數十萬北京各界群眾自發的湧向天安門廣場聲援絕食學生,最多時達到300萬人。從這一天起,共產黨漸漸失去對北京的控制,北京漸漸處於無政府狀態。

我當時正上大學三年級,從5月16日起也跟隨我校師生去廣場聲援絕食的學生。每天都有數十萬北京各界群眾自發的湧向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並在廣場周圍遊行。另有幾十萬大學生自發的彙集在廣場中央,當時人山人海。天安門附近,所有交通警察、治安警察、武警從崗位上撤掉了,交通崗亭、天安門廣場上都再看不見值勤警察的身影,完全靠大學生自己維持秩序。但一點也沒亂,而且秩序井然。我當時天天去廣場,從沒見到或聽到打架或偷東西的事情。

首都各界送來慰問學生的各種食品、飲料堆積如山,應有盡有。大家都是發自內心的主動承擔起各項責任,我和幾個大學生正好站在了一個食品飲料堆旁邊,就自動承擔起分發食品的任務。我們負責分發的人並沒有近水樓台先得月先享受,而是先分給其他人。而領取食品的人,只是按需索取,沒人多拿多要。當時我很感慨,沒想到共產主義的理想——“物質極大豐富,人們按需分配”卻在沒有黨組織的天安門廣場首先實現了。

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愛國運動感染著人們,人們都放下自己私念,首先心繫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廣場上彙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大學生,其中不乏漂亮的女孩子們。當時我正值青春年少,還沒有女朋友,在廣場找個志同道合的女朋友應有很多機會。但我在廣場上不敢動一點私念,覺得要是動了私念就是對這場偉大的愛國運動的褻瀆,所以從始至終不曾問過那些與我並肩站在一起的漂亮女孩們姓字名誰,來自何方。

儘管北京城秩序井然,上千萬老百姓安居樂業,但共產黨當權者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權力和利益,所以5月20日以“恢復正常秩序”為借口實行戒嚴,派幾十萬解放軍進城,準備鎮壓學生。但各路開進的解放軍被自發的幾十萬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攔阻在各進城的道路上。從這天起北京市政府基本處於癱瘓狀態,北京基本擺脫了共產黨的控制。北京成立了沒有黨領導的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和北京工人自治會。

5月21日我來到離家最近的石景山區古城大街,只見長長的軍車隊被老百姓以血肉之軀攔截在馬路上。當時老百姓除了擋在軍車前,並沒有對軍人採取任何過激行為。那些士兵荷槍實彈,都是一臉茫然,被當局欺騙:“北京發生了動亂,前來恢復秩序”。許多老百姓圍住軍人,給他們講事實真相,告訴他們大學生是反腐敗,北京秩序井然,根本不需要解放軍來維護秩序。我一是覺得那些士兵也是被共產黨欺騙的,也挺可憐的,另外想讓軍人理解,我們對他們沒有敵意,只是希望他們別對無辜的愛國學生和市民開槍。於是和幾個同學一起,在現場群眾中募集了一些錢,為士兵們買了些飲料和食品送給他們。至今記憶猶新的是一位北京中年婦女感慨道:“怎麼聯合國不派維持和平部隊來北京保護我們呢!?”北京市民在各個進城要道赤手空拳的以和平方式沒有讓軍車前進一步。

北京城區和近郊看不見了警察、武警、軍人,擺脫了共產黨的統治,連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也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學生們在指揮交通。為不給共產黨找到鎮壓學生的借口,首都市民默契配合,自覺維護社會治安,社會秩序井然,商業活動如常。根據北京市公安局的統計,這一時期,北京市各種刑事犯罪案件卻明顯下降,交通事故也是歷史最低。這期間,北京老百姓人與人、心與心之間的距離都拉得非常近,人見人親,連素不相識的人彼此都成了兄弟姐妹,根本不會計較個人恩怨得失,大家萬眾一心對付共產黨,希望沒有共產黨的好日子能長久維持下去。當時只要申明去天安門廣場或去攔軍車,任何一輛車都免費給你載過去。當時北京根本沒有“暴亂”發生,社會秩序良好,連小偷都聲稱罷偷!一次晚上我從天安門騎自行車往家趕,不小心碰到另一騎車人,還沒等我開口,那人先開口:“沒事,理解萬歲!”招招手就走了。要是在過去共產黨統治時期,大家被共產黨欺壓的心裡一肚子怨氣,點火就著,街上相互碰一下就往往吵架。當時,北京大多數人臉上洋溢著喜悅,大家被共產黨欺壓了幾十年,終於過上了幾天沒有共產黨的快樂時光。大家還有一個心照不宣的共同心愿,最好這次大家一鼓作氣,能讓共產黨徹底從中國舞台上消失。沒有了共產黨的控制,首都媒體人的膽子也壯起來,不再為共黨塗脂抹粉,不再為共黨欺騙人民,首都媒體幾十年里破天荒的說了幾天真話,當時北京的社會環境從沒有過的和諧有序。

可是好景不長,6月3日晚至6月4日,解放軍在共產黨的指揮下,用坦克和衝鋒槍一路殺進城來,一直殺到天安門廣場。我因搶救被解放軍開槍擊中的學生、市民,隨救護車來到北京軍事博物館附近的北京鐵路總醫院,親眼看見許多被解放軍子彈打死、打傷的市民和學生。血!到處是血!被子彈擊中的人太多,不僅治療室里,連走廊上到處都是傷員,就像個剛經過激戰的戰地醫院,此景以前只在電影里見過。被子彈擊中四肢的在這裡都屬於輕傷,包紮一下子彈都不取出來,傷勢太重的也顧不上了。有一個場景至今歷歷在目,一個被擊中頭部的年輕小夥子躺在地上,血不斷從頭上的繃帶中流出來,喘一口氣,吐一口血,身下已經是血流成河,因傷員太多,搶救不過來,只好任他痛苦中殘喘生命中最後的幾口氣了。還有一個原因,醫生們也沒料到解放軍真的會開槍!所以根本沒有儲存足夠的血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許多傷員死去。悲憤!如果早點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事先稍作防範,老百姓也不至於死傷如此嚴重呀!

第一批戒嚴部隊衝過去之後,我來到軍事博物館前的大街上,看見地鐵站的窗戶和水泥牆上布滿彈洞。

我在五顆松路口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餅,一片血肉模糊,薄薄一層貼在地上的一堆人肉餡,中間陷著一些人骨,根本分不出來哪邊是頭,哪邊是腳,後來我發現有幾顆牙齒陷在肉泥里,料想那邊曾經是人的頭部……

一個剛從天安門廣場逃出來的北方工業大學的女學生哽咽的告訴我,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驅趕他們,在一字排開的裝甲車從長安街金水橋向廣場隆隆開過來時,有些學生還在帳篷里,在裝甲車一路撞倒、碾碎廣場上的帳篷時,從帳篷里傳出一片駭人的慘叫聲……

是共產黨指揮的解放軍給首都北京帶來了屠殺、死亡、恐懼和動亂!

在六四大屠殺後的大清洗中,我所在的北京科技大學分院就有十幾個學生被端著衝鋒槍的解放軍從校園抓走,同學們各個都人人自危,人心惶惶,當時的感受是,北京已安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了,共產黨的槍杆子打碎了北京短暫的和諧時光。

中共就是靠謊言和暴力維持其統治,“六.四”屠殺有千百萬的見證人,還有全世界通過國際媒體的鏡頭看到了真相,可中共居然還是臉不變色、心不跳的撒謊,否認其罪行,還造謠、誣陷“六.四”廣大愛國學生和市民,其厚顏無恥真乃古今中外無出其右者。

今天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黑幕被從不同角度廣泛曝光後(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19/n2881569.htm?p=all),有些人難以置信,問了類似我們當年的問題∶共產黨會這麼狠毒嗎?中共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在北京的大街及天安門廣場敢當著上千萬北京市民和許多國際媒體攝像機的面,肆無忌憚用坦克和衝鋒槍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百姓,那法輪功學員被它們抓到監獄、秘密集中營後,在背地裡中共還有什麼慘絕人寰的事干不出來呢?!與“六•四”相同的是解放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暴行中也扮演關鍵角色。(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21820)。中共的邪惡超出人們的想像!當中共解體那天,定會有更多比活摘器官還駭人聽聞的暴行會暴露出來,到時定會震驚得人們目瞪口呆!

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才明白,為什麼中共幾十年來一直大量地屠殺中國人,原來它就是從西方傳來的邪靈,它對中國人不但沒有感情,而且對華夏傳統文明和華夏子孫充滿仇恨。

中共通過周期性的殺人刷新人們的恐懼記憶,而無奈的臣服於它的暴政,歷次政治運動土改、三反五反、鎮反、反右、大躍進、10年文革、“六•四”屠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殺害了千千萬萬的中國人,每次運動後善良的中國人都希望中共能下不為例,但中共一次次用屠刀和鮮血回答中國人的期待。中共就是毒蛇,人們期望毒蛇有一天能不害人,那是痴心妄想,中共根本做不到,因為它就是那害人的東西!中國人還需要多少同胞的鮮血才能擦亮眼睛呢?中共殺人是隨機的,真的要等到中共的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才能認清中共的邪惡嗎?

中共邪黨的統治使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被破壞;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被強制解體;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將中華民族拖向深重的危機,人人都是受害者。

相信許多北京人和當年學子至今還仍然懷念1989年那段沒有共產黨的美好、幸福的日子。隨著更多的中國人唾棄中共邪黨,一個沒有共產邪黨的美好社會很快真的會到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