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黃渤的一句話 把所有人都說哭了

最新一季《極限挑戰》,有一個環節“挑戰”了很多人的“心理防線”。

幾位中年男嘉賓走進上海崇明中學,高考前的“誓師大會”變成一場扎心“測試”。

面對站在操場上的應屆考生,嘉賓總共依次提出六個問題。

回答“是”,即可往前邁六步。答案“否”,則原地停留。

我們看下這六個問題:

你的父母都接受過大學以上的教育嗎?

你的父母是否為你請過一對一的家教?

你的父母是否有能力讓你持續學習一門功課以外的特長,且目前還保持一定的水準?

在你18歲以前,是否有一次以上的出國經歷?

你的父母是否承諾過送你出國留學?

父母是否視你為驕傲,並且一直在親友面前炫耀你?

隨著問題的推進,偌大足球場上的“隊形”一直在改變。

每個問題都有人前進,有人留在原地。最後有人六個問題全部肯定回答走到隊列最前,也有人全部否定回答,最後還停留在原點。

節目組說,瞧,這就是你們的“起跑線”。

之所以“扎心”,是因為殘酷又現實。

六個問題,看得見的,直指教育資源、背靠的原生家庭,這是孩子們無法選擇也無法改變的東西,卻對他們一生影響至深。

看到這裡,所有人都會不自覺對號入座。

有人感謝爹媽,因為自己是那個跑在前面的人;有人心疼自己,因為曾經也是那個原地不動“望著別人背影”的孩子。

黃渤說,父母只能儘力送你到這裡,剩下的全靠自己。

這句話讓多少人淚奔。

電視就停留在這一刻,來,我們猜一下結局:那些最後一排的孩子,先天丟分已經那麼多,還有可能衝到前幾位嗎?

延伸得深一些:那些起點太低的孩子,在現實世界裡,真的還有逆襲可能嗎?

我個人的答案是,首先,請面對現實,教育資源,跟所有資源一樣,稀缺的部分,從來都掌握在金字塔頂端的少數人手中。

北京高考狀元坦言自己與生俱來佔有優渥資源、考狀元理所當然,很多人覺得他在炫耀,我覺得他沒有,他只在描述對他而言最平常不過的事實。

賭王兒子何猷君作為麻省理工最年輕碩士,在強者聚首的舞台也能佔據絕對優勢一馬當先。財富自由的下一步是家族傳承,有些人的確不需要去羅馬,他生在羅馬。

但就此下結論,未必太片面,來,看看更多的“大數據樣本”。

最近,看了一部紀錄片,只有6集,叫做《高考》。

《高考》是史岩導演拍攝的六集紀錄片,2015年開始在中央電視台記錄頻道播出。

前兩集,講的是,對於一無所有的家庭,孩子可以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依然是高考。

在六安市大別山深處的毛坦廠鎮,晚上九點,教室里依然燈火通明,學習到凌晨一點,是常態。

孩子們窮到什麼程度?

有的學生,高考必須體檢時,才走進一輩子沒走進的醫院;

失去雙親的孫女由叔叔供養,奶奶不見孫女上大學死不瞑目,但考上大學,家徒四壁,學費連拼帶湊都不夠,也是噩夢;

在這樣的情況下,學習成為一種機械的應試技巧,裡面蘊含的科學、人文這些值得畢生追求的東西太奢侈。

考上大學,也許還有更大的撕裂的對比等待他們去適應和理解,目的性太強的教育,讓生活也充滿了某種壓抑、絕望和無助。

事情到了這一步,阻止孩子們獲得幸福、獲取積極人生態度的,早已不僅僅是物質的局限,而是父輩因為內心的恐懼甚至懦弱,對結果的功利和偏執。

邊上有8000萬陪讀家長,用盡一切力量,把高考帶來的階級跨越,當賭注對待。

在記錄片的後兩集,也展現出,對於北上廣一些有產家庭,高考這個遊戲,他們直接放棄了。因為,北大也就在全球排30多名,他們給孩子購買國籍,進入國際學校,放棄高考。

但越是這樣的父母,其實越不會限定“成功”的定義,“讓孩子多一點可能和體驗,但最重要平安開心就好”是他們大部分人的訴求。

假如終點都是不存在的,糾結起跑線,就顯得沒意義了。

教育里最重要的是什麼?不是如臨重敵,如在懸崖,而是舉重若輕,若無其事。

如果階級差異真的可怕,我覺得沒可怕在金錢上,可怕在,不同階層的父母,大概率被自己催眠後——

不知不覺中,用潛意識的行為和能力,回答了“我們為什麼要接受教育”這個問題。

孩子有沒有起跑線?當然有,但不是孩子本身,排除極端個案,人類出生時的智力差距,不超過20%。孩子的起跑線,是父母自身的心智和眼界。

這世界上,有很多除了錢,一無所有的孩子。

轟動一時的留美學生虐待同學案里,十餘名留學生用扒衣服、喂沙子、用煙頭燙乳頭等各種惡劣手段欺凌同學劉某長達七小時。後來其中三個主犯分別被判13年、10年和6年監禁。

可他們的父母,要麼飛去美國妄圖賄賂解決、表示小打小鬧何以坐牢?要麼憤憤不平,聲稱為孩子官司已經花費好幾百萬,唯獨沒人意識到孩子受到教訓源自為人父母“教育”上的失職和失敗。

最近韓國知名財閥韓進集團的醜聞,也源自總裁的妻子和兩個女兒。女兒被撤職,媽媽因涉嫌打罵員工被限制出境。

姐妹倆從小讀貴族私立,生活奢靡,習慣性仗著家世背景為所欲為,打罵下屬扔水瓶,坐飛機一言不合就讓乘務員下跪道歉,甚至命令飛機返航。

“富家千金”們一系列惡劣行為最終引發民憤。

富有的生活並沒有培養出她們同等富有的心靈,珠光寶氣也遮蓋不住缺乏同理心和包容心的精神貧瘠。

還有更抓馬的,一個叫Lil Tay的9歲女孩,爆粗口在網路走紅,粉絲超過140萬。

自稱“我是本世紀最年輕的炫富者”。

炫富的方式簡單粗暴又匪夷所思。曬豪車豪宅,曬品牌衣裝,曬自己大街上直接撒錢。

用嘻哈方式懟天懟地懟全世界。一段話N處要打馬賽克。

(((17)))

網上很多人指出炒作嫌疑,甚至懷疑為她拍照錄視頻的就是親媽。可不論是真有錢,還是瞎炫富——

這種毫無底線的發揮和操作,對於一個能說出“我沒有父母,我自己生的自己”的9歲女孩來說,是家庭教育的悲哀,某個意義,也預示著孩子的下半生,失去庇護的崩塌。

如果說以上案例離我們太遠,來兩個我身邊活生生的例子。

我的朋友Kevin,一輩子嚴格按照父母的設定,享受父母的教育和認知紅利,考進常青藤,但也因為父母期待太高,過於達爾文主義,他已經接受不了生活最後的平凡面貌。

中年眼看身邊曾經不如自己的人,一個一個超過自己,深受打擊,自我認知不客觀,也阻礙他在親密關係里獲得幸福,45歲,單身,被自尊折磨,常常抑鬱落寞。

另一個朋友叫做二毛,普通北京孩子,但在寬鬆、快樂和有愛的環境里自由成長,父母雖然是等閑之輩,但他小時候,說一句“想自己做個指南針”,父母就動手拿冰棍里的木棍、縫衣針、和汽水瓶蓋幫著一起做那種的。

這種自由的創造力和因愛而得的信心根植在他心裡,年過40抓住創業風口,一下成為世俗眼裡人生贏家。

命運是十分神秘的。假如起點就是一切,這個算法,也太簡單和粗暴,太不尊重人生的複雜。

一說到階層固化,就要提的英國紀錄片《56UP》里的14個孩子,被從7歲開始跟拍到56歲。

其中唯一一個跳出原階層的孩子尼克,給出了所謂逆風翻盤的答案。

因為他有一對雖然囊中羞澀但精神富饒的父母。從小到大一直得到支持和鼓勵,念書,考學,移民,從“農人”變成“精英”。敢對命運說“不”,不來自物質帶來的底氣,而是父母的理解,守護住的自尊與自信。

“在家不受委屈,不被欺負,到哪兒我都不怕。”

身為父母,物質賬戶可以不夠TOP,但人性魅力一定要盡量滿格。這個賬戶的複利,是若干年後才慢慢體現出來。

我的觀察和結論是,這個賬戶,有兩個條件:

對生命的理解,自身的寬容,所有人性正面的品質(比如,夫妻可以一直恩愛也要算進來);

對孩子真心實意的同理心、無條件的愛,放低自我的尊重,足夠的陪伴和鼓勵;

在節目的後來,那個“起跑線”測試的最後,跑進前二十名的人里,有人藉助“父母給自己的優勢”,也有人是站在偏後排,卻跑到了第二名。

對於下一代而言,一切都是新輪迴的開始,命運還沒有出拳,你不要偷懶,選了最不用負責的姿勢,順勢倒下。

如果你不能意識到這點,我只能說一句——

你輸掉了孩子的未來,不僅僅因為你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笨鳥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