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周曉輝:從演藝界陰陽合同說中共「陰陽臉」

在川普為了糾正此種不正確的做法,維護美國經濟利益,喊出「公平貿易」口號,並向北京施壓後,恬不知恥的中共當局卻倒打一耙,指責美國發動貿易戰,阻撓中國發展,並一再發出「決一死戰」的威脅之聲,等等。更可笑的是,在川普稍稍制裁了中興,卡住了中共在高科技上的短板後,中共又隨之降低了調門,降低了汽車、藥品、日常用品等關稅,並在與美貿易談判中做出了重大妥協。這樣的「陰陽臉」如何讓人相信?

利比亞反獨裁勝利,利比亞民眾嘲諷北京陰陽臉,打出中文標語:卡扎菲是說謊者!(視頻截圖)

近日,中共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曝出的演藝界存在陰陽合同的內幕,引起了輿論的廣泛關注。所謂“陰陽合同”,是指演藝界的演員等在簽署一份公開的合同外,還有一份秘而不宣的合同,前者片酬遠遠低於後者,目的當然是為了避稅。崔永元的曝料揭開了演藝界亂象的一角,毫無疑問,演藝界的陰陽合同絕非個案,而是一個普遍現象,在崔手中,就有一抽屜這樣的合同。

隨著事件的發酵,地方稅務部門業已介入,至於結果怎樣,陰陽合同是否會終止,筆者倒不是很樂觀。因為浸染在中共黨文化,早已潛移默化受到中共“陰陽臉”影響的國人,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不會從骨子裡改變這樣的行為方式,不過會做的更為隱秘。至於官方,對此種存在於各行各業的行為方式,早已是心知肚明,抓幾個倒楣的,卻起不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顧名思義,中共“陰陽臉”指的是其明裡一套,暗中則是另一套的嘴臉,實質就是一個“騙”字。自中共成立之日起,中共的“陰陽臉”就開始運用,並且運用的是越來越嫻熟。

《九評共產黨(二)》中曾如此說道:共產黨要利用工人階級,封他們為“最先進的階級”,“大公無私”,“領導階級”,“無產階級革命的先鋒隊”等;共產黨要利用農民,稱讚他們“沒有貧農,便沒有革命;打擊他們,便是打擊革命”,許諾“耕者有其田”;共產黨需要資產階級的幫助,於是封之為“無產階級革命的同路人”,許諾以“民主共和”;共產黨快要被國民黨徹底剿滅了,於是大喊“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承諾服從國民黨的領導。

然而,抗日戰爭一打完,中共便大打出手,推翻了國民黨政權,建政後很快又消滅了資產階級,最後把工農變成了徹底的一無所有的無產階級。

同樣,中共對待民主黨派也是說一套做一套。中共要利用民主黨派時,其口號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但是當民主黨派提出不符合其思想、言行和組織的,就要加以消滅,“反右”、“文革”中民主黨派負責人一個個被打倒,迫害致死,就是明證。

還有,當年毛和中共在言辭上是無比嚮往美國的民主,歡迎民主的美國的影響力,但1949年建政後,毛和中共迅即變臉,“一邊倒”向了蘇聯,而將美國視為敵人,並通過經年累月的灌輸,讓中國人相信美國是一個在世界上到處發動戰爭,到處管“閑事”、干涉別國內政,“亡我之心不死”的霸權主義國家。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再拿近半年來美國川普政府就貿易問題施壓中共為例,其根源也是源於中共的“陰陽臉”。當年,西方某些政客抱著“通過推動經濟發展使中國融入世界文明體系”的天真願望,協助中共加入了世貿組織。為此,中共曾做出了許多承諾。然而,在加入世貿後,中共不但迄今沒有兌現絕大多數承諾,而且還利用世貿規則漏洞,為中共大肆攫取利益。中國鋼鐵傾銷世界就是一個再典型不過的例子。

可笑的是,在川普為了糾正此種不正確的做法,維護美國經濟利益,喊出“公平貿易”口號,並向北京施壓後,恬不知恥的中共當局卻倒打一耙,指責美國發動貿易戰,阻撓中國發展,並一再發出“決一死戰”的威脅之聲,等等。

更可笑的是,在川普稍稍制裁了中興,卡住了中共在高科技上的短板後,中共又隨之降低了調門,降低了汽車、藥品、日常用品等關稅,並在與美貿易談判中做出了重大妥協。這樣的“陰陽臉”如何讓人相信?

當然,中共的“陰陽臉”不僅體現在政治上,還體現在其它面面。比如1999年5月至6月,中共一邊否認鎮壓法輪功的傳聞,一邊磨刀霍霍,並在7月20日統一行動,掀起了一場慘無人道且曠日持久的迫害。

在迫害中,中共各級公檢法、行政機關人員,也是將“陰陽臉”運用的頗為嫻熟。對待法輪功學員,表面上“和風細雨”勸導無效後就是令人髮指的酷刑,說一聲“不練”就放回家,反之則被非法關押,直至迫害致死。一方面把人往死里整,一方面卻在新聞媒體上說自己如何的關心愛護人民。真真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自然,作為中共喉舌的媒體也同樣是“陰陽臉”的典範。海外學者何清漣2011年曾寫過一篇題為“ Global Times與《環球時報》的陰陽臉”的文章,對此多有揭露。

通過列舉若干事實,何清漣分析了這兩家媒體是如何運用“陰陽臉”的。比如2011年8月9日,承擔外宣使命的Global Times上刊登了對大陸藝術家艾未未的採訪,其目的就是向世界釋放一些符合中共政府需要的信息,即艾未未現在已經可以“自由發言”了。但中文版的《環球時報》卻隻字未見。

按照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傳播系教授展江所言就是“《環球時報》的報格分裂”。他經過研究比較認為,《環球時報》“在失實甚至編造他人觀點方面走得最遠”。

不過,《環球時報》掌門人胡錫進的解釋一語中的。他表示,Global Times要“做國際視角的中國新聞”,《環球時報》則是要做“中國視角的國際新聞”,即扮演陰陽臉角色。在何清漣看來,胡錫進應該是個“心理素質極好的高人,一人在兩個劇場上來回穿梭且不陷於精神錯亂”,但問題在於:這家有著北京強力支持、以陰陽臉示人的《環球時報》不差錢,差的只是公信力。

中共的“陰陽臉”既然如此廣泛地深入到社會的各個層面,也就難怪演藝界出現什麼“陰陽合同”了。所謂治標要治本,要想根治什麼“陰陽合同”,中共這個禍根首先要根除,否則一切都無從談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