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獨家專訪崔永元:今天約見稅務部門交材料!對演藝圈亂象實話實說

近日,崔永元曝光演藝圈“陰陽合同”一事引起廣泛關注,國稅總局及地方稅務部門已介入調查。4日下午,北京日報獨家專訪了崔永元,聽小崔對演藝圈亂象的一番“實話實說”。

今日與稅務部門見面配合調查

採訪剛開始,崔永元就告訴記者,范冰冰工作室所在地無錫的稅務部門已經聯繫了他,今天(5日)上午雙方將面談,他手上掌握的相關材料也會當面交給對方。

至於此前微博里提到的一抽屜合同,崔永元表示,他會在適當的時候拿出來、配合調查。

對於范冰冰是否真的偷稅漏稅,崔永元說,這要由稅務部門調查取證後才能有最終結論。有可能是確有其事,還有可能是劇組裡的人借范冰冰的名字做的。他舉了一個發生在他身上的例子:

還在主持《實話實說》時,崔永元被招待吃一頓飯,只有一桌。他很快就吃完了,到門口去逗貓逗狗,結果在櫃檯上看見賬單,上面寫著:請崔永元吃飯,18桌。

“那個賬就都記在我身上了,(范冰冰)這個事可能也是這樣的情況。”崔永元說。

提及這些合同的來源,崔永元表示,最初的幾張合同來自他參與工作的某個劇組,他將在適當的時候曝光該劇組的有關信息。後來大家在網上看到他的微博後,給他拿來了很多類似的合同,甚至有香港演員的合同。

陰陽合同串聯撈錢巧立名目瞞天過海

之所以有這麼多人支持他、主動提供“彈藥”,崔永元認為,“可能大家都覺得不公道吧”。過去大眾只知道很多演員的片酬是“天價”,但並不知道天價之外還有更高的天價。這種情況絕非個案,而是演藝圈非常普遍、約定俗成的潛規則。

崔永元說,基本上一些大的製作、投資上億的製作,都存在“陰陽合同”的現象。甚至有一些電視台的買片人、電影的發行方和劇組串聯起來,共同“撈錢”。“比如,我是個演員,你是負責買電視劇的,你說沒有我的你不要,那當然我就可以漫天要價,然後我再分你一部分錢。”

關於“合同”里的玄機,崔永元談了很多:

“有的是追加少的錢,我打個比方,比如說這個人表面上只要500萬,但是實際上他要700萬,那怎麼給呢?簽完後說要延長拍攝時間,加100萬,然後又延長拍攝時間,又加100萬。或者說劇本修改,要鑽火海,要從山下滾下來,加100萬,反正各種招兒,巧立名目,就夠你錢了。”

“還有一種方式是,你直接給我現款,那就不用交稅了。”

“還有一種呢,我除了表演要跟你簽一個表演合同,在戲裡演一個角色,同時我給你當編劇,還有參與策劃、監製、發行,說得特別熱鬧,再弄一3000萬的合同。那3000萬的合同不是跟我簽,是跟我背後的公司簽,或者跟我二姨簽、跟我三姑簽、跟我四舅簽。”

像上面這些方式,崔永元能一口氣說出30多個來,他還向記者講了一個最令他震驚的案例:

兩部電影籌拍,一部要請一個功夫明星,要預付他4000多萬,才能把檔期留出來;另一部要請一個老電影人當監製,並不參與劇本、表演等環節,又要花3000萬,這樣一下7000萬就花出去了。

後來崔永元通過其他途徑一核實,根本就沒有這回事,之前提到的功夫明星、老電影人都不知道有這回事。劇組裡的某些人一下子就把7000多萬騙走了,最後各種名目加起來,總共拿走7億多。

“我們往多了算,就算有1億5000萬確實是為了這個電影服務,那也有5個多億被黑了。”談及此事,崔永元直呼“想不通”,“因為我們不是騙子,就真的不知道騙子啥樣。”

有了競爭,就不再是“小鮮肉”當道

對於如何儘可能地根除陰陽合同,崔永元談了四點建議:

首先,從法律的角度出發,考察一下現行的稅法中是否有不符合實際情況、不完全合理之處,有的話進行一些必要的修改調整。“在現行稅法沒有改變的前提下,我們應該無條件遵守,你可以發發牢騷,但是要無條件遵守,這是肯定的。”崔永元認為,遵守是基本的、第一位的。

其次,要把電影、電視劇製作的各個系統打通,比如電視劇購買、電影發行、院線上映等等,因為這些也會反過來影響劇組、影響製作。“沒有‘小鮮肉’你就不要,那‘小鮮肉’當然就能漫天要價。”

崔永元舉了一個法國的例子:法國規定,任何電影都必須放滿兩周,沒人看也要放滿兩周。因此它的藝術片特別多,因為上映兩周就夠一部藝術片生存了,而且它的口碑、口口相傳的發酵過程,兩周也夠了。這就是院線放映制度反哺製作的一個例子。“其實你看咱們的電影,幾乎就是三、四天,三四天口碑要行就起來了,口碑不行就下去了。”

再次,中國的電影市場可以更多樣化一些、更開放一些。現在不光美國大片,像韓國電影、歐洲電影、伊朗電影、印度電影,甚至羅馬尼亞電影、俄羅斯電影都非常棒。中國人本來不怎麼看印度電影,直到《摔跤吧!爸爸》上映,大受好評,現在很多印度電影都進來了。讓電影市場多樣化,有了競爭之後,可能就不會只是‘小鮮肉’當道。

最後一點,就是要給劇組立規矩、管起來,納入一個正規化的軌道。劇組的帳,如果是第三方如會計公司來管,會好一些,陰陽合同也不會大行其道。

崔永元:范冰冰已向我道歉,陰陽合同還有大人物

在中國傳媒大學崔永元口述歷史博物館,北京日報記者獨家專訪崔永元,在近一個小時的面對面深談中,崔永元對公眾關心的問題一一作出了回答。

為保證報道盡量還原崔永元本人觀點,以下為對話實錄。

01范冰冰已向我道歉,遺憾誤傷她

這次的陰陽合同事件中,公眾普遍根據微博猜測崔永元所曝光明星為范冰冰,對此崔永元否認“4天6000萬元”合同涉及明星為范冰冰,並稱二人已私下溝通,范痛哭並道歉。

Q:現在哪裡的稅務部門聯繫過您?材料您給他們了嗎?

A:無錫的,明天我們見面談。材料也明天見面了給,這種材料不能瞎傳來傳去。

Q:您會如何配合他們調查?

A: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因為查的不是我,查的是我這的材料。可能是不是需要我提供一些我掌握的材料或者線索。

Q:您之前說您有一抽屜合同,會都拿出來曝光么?

A:如果他們需要,當然會給呀。

Q:您從什麼時候開始搜集這些合同?

A:我們做口述歷史搜集的時候就有好多文物,比如(上世紀)30年代的、70年的、80年代的都有,但不是干這個(曝光)用的,是為了做研究用的。跟這些事都沒有關係。因為這事兒搜集的合同那就是最近的事兒。大家看我關注這個了,就把合同全都弄來了。連香港演員的都有。

Q:最初放到網上的合同您是怎麼拿到的?

A:那個劇組我參與了。先不說名字,因為他們很壞,我的想法就是等到快上映的時候再說,讓它上映不了。

Q:是最近的一部電影?

A:拍了好幾年了。

Q:跟《手機2》有關係嗎?

A:演員有關係。

范冰冰在《手機》中出演武月

Q:您曝光范冰冰是怎麼一回事?

A:其實我當時一開始曝光范冰冰合同,是因為我女兒教我美圖秀秀,她也不是特耐煩,最後甲方塗掉了,乙方塗掉了,簽名什麼塗掉了,就沒仔細看。結果發出去了,他們告訴我說那裡面有范冰冰。我說再弄回來再擦掉,沒啥用了哈。現在網路就是你出現5分鐘,可能就沒有了。那算了,那就這樣吧。反正也是針對她的。

Q:所以那份合同里甲乙雙方有一方是范冰冰?

A:那裡邊乙方是范冰冰。

Q:那後來4天6000萬那個呢?

A:那個不是她。我在微博里也沒有說是她。

Q:您向范冰冰道歉是怎麼回事?

A:昨天我跟她通了電話,她說她不知道這個事(《手機》傷害崔永元),我說我不相信你不知道這個事,她說我那個時候年齡很小,我說你年齡很小,當時報紙雜誌全都登上了,你也應該知道《手機》對我造成的傷害。再說就算你不知道,你第二次開拍了,你看我反應這麼強烈,你也應該有所顧忌吧。你發那樣的(微博),我覺得就是團伙行為,各干各的。她說我誤解她了,她說是跟劇組簽了合約,開拍的時候她必須發一個微博,她就選擇了這麼一個微博。現在弄得把她的合同也曬了,還要查賬。我也說了一些難聽的話,她說她挺難受的,都哭得一塌糊塗的。然後我就說那對不起,那順便跟劉震雲的女兒、跟徐帆也說聲對不起。

後來被媒體斷章取義說抱歉,我說道歉就道歉吧,確實我也不應該用那麼激烈的言辭去拖累她們,我覺得有這麼一件事,她們以後也會慎重。他們挑的時候得看對社會是不是有正向作用,不能給錢就來,那哪兒行啊。

Q:范冰冰有向您道歉嗎?

A:道歉了。她道歉是說她不知道,我覺得我不相信她不知道,但是她只能這麼說唄,是吧。

Q:那您曝光的那個涉及范冰冰的合同,只是說她的派頭比較大。那您這邊有沒有關於她偷稅漏稅的證據或信息呢?

A:這個可能得稅務局調查完了才能做出最後結論,因為這個涉及金額比較大。到底是不是范冰冰,還是劇組用她的名義做的,因為也有第二種情況,就是劇組請我,開價八千萬,因為沒有人問,劇組可能只給了我兩千萬,那六千萬可能就偷偷地分了,都記在我腦袋上。

我以前見過這種事,當時主持《實話實話》,比較火,走到哪兒都有人來接待你。我有一次(吃飯),我吃飯特別快,吃一個菜就夠了,吃了幾口就吃好了,吃好了出門去逗貓逗狗,就在櫃檯上看見賬單了,上面寫著:請崔永元吃飯,18桌。那個賬就都記在我身上了。(范冰冰)這個事可能也是這樣的情況。八千萬,范冰冰可能就拿了一千萬或者兩千萬,那個六千萬就讓人家給分了。

Q:但是您手上是有相關的材料,起碼是涉及到她(范冰冰)了?

A:我有她六千萬的合同。

Q:那范冰冰有和您商量,咱們別再往下追究這個事了么?

A:這可能不是我們倆商量的事了,早商量可能行,現在商量來不及了。我跟她說,沒事,你不要怕,我們也經常被人查,我們基金會有時候被人一查查好幾個月呢。我們也做公司,我們的帳也被人查:有沒有問題?是不是有意的?有多大過失?不是說查出五毛錢來就給你扔海里了,不要那麼緊張。如果你真的就是說不清楚,就像那些被抓的貪官一樣,不說別的,這就叫巨額資產來源不明,編都編不出來,那就麻煩了,是吧。

Q:但是現在稅務方面已經開始在查范冰冰了。

A:無錫方面,明天我會跟他們接觸。但是我希望她沒事,我希望她平安,就像我昨天說的,一個女孩子,有個演員夢,打拚這麼多年,真的不容易……

Q:我有一個疑問,您一開始曝的是范冰冰的合同,你後來為什麼會曝另外一個人呢?這個人和劉震雲、馮小剛有什麼關係?

A:沒有,就是讀者想看陰陽合同,他們不知道什麼是陰陽合同,我給他們看。

Q:所以後來曝的這些人其實和這個事件是沒有關係的?

A:沒有關係。

02娛樂圈黑幕令人震驚

曾經做過央視主持、如今是中國傳媒大學教師的崔永元,在影視圈也算是業內人士一名。這次由他親手引爆的明星陰陽合同事件,可能導致娛樂圈徹查偷稅漏稅問題的大地震。對此,崔永元表達出極強的社會責任心,並認為行業黑幕當休矣。

Q:最近有人給您發這些合同,您覺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A:可能大家都覺得不公道吧。比如說去個明星、去個主要演員,拿的錢特別多。其實劇組裡都明白,他拿的不光是我們知道的那些錢,還有另一部分錢,可能比這部分還多。劇組人員可能覺得,他這一部分拿的就很多了,我們一天可能兩百塊錢,他可能一個人就要1000萬、1500萬,但是知道他除了這個還要拿。通常我們知道的、公開的、能讓大家知道數的,都叫小合同,或者陽合同。陰合同,錢就更多。大家都不滿意,但是你沒有證據,也就沒法兒告他。

有的還求著他們,你這麼點錢,人家來給你比劃一下,就夠看得起你了。我是覺得他們相互勾結,比如院線說沒有這些人演,我就不放,電視台說沒有這些人演,我們不放。只有他們才能保證收視率。那收視率哪有?都沒有,現在電視劇一集花在收視率上的錢都超過40萬,你是要用錢去買收視率。所以我覺得,他們臟成一個圈。比如,我是個演員,你是個負責買電視劇的,你說沒有我的你不要,那當然我就可以漫天要價,然後我再分你一部分?明白這個意思嗎?

Q:陰合同是不是沒有法律效力?

A:不是這樣。不是說一個小合同1500萬,再簽一個大合同你給我3000萬,那他就知道他違法了,對吧?你這4500萬必須得合起來。

有的是追加少的錢,我打個比方,比如說這個人只要500萬,但是實際上他要700萬,那怎麼給呢?就是說簽完後要延長拍攝時間,加100萬,然後又延長拍攝時間,又加100萬。或者說劇本修改,要鑽火海,要從山下滾下來,反正各種招兒,巧立名目,就夠你錢了。

還有一種方式是,你直接給我現款,那就不用上稅了。

還有一種呢,我除了表演給你簽一個表演合同,同時我給你當編劇,還有參與策劃、監製、發行,說得多熱鬧,再弄一3000萬的合同。那3000萬的合同不是跟我簽,是跟我背後的公司簽,或者跟我二姨或者三姑或者四舅簽。

我可以給你羅列出三十多種各種個樣的方式。

Q:這些亂象當中最讓您感到震驚的是哪個?

A:拍一部電影要請一個武打明星,但是要先付人家錢,要付人家4200萬還是4500萬,人家才會給你預留檔期,要不人家不會參加這個(電影)。這樣就把著4000多萬拿走了。另外還要請一個老電影人做監製,那這個影片可能跟他啥關係都沒有,跟劇本、表演都沒關係,你得先給人家3000多萬元。這一下就拿走7000多萬。

後來我通過途徑一核實,根本就沒有這回事,就是這個演員、這個監製都不知道有這回事,一下子就把7000多萬就騙走了,最後亂七八糟算起來他(劇組)拿走7億多。我們往多了說,就算有1億5000萬是為了這個電影服務,那也有5個多億被白黑了。

Q:那錢最後給誰了?

A:劇組了。只是巧立名目。其實照我們來說,我這個腦袋就有點想不通這個事。假定我拿了這個4000萬,(再拿了3000萬)合起來7000多萬,最後人家也不來演,怎麼弄呀?就再騙,再加一個美國明星,再加3000萬,就夠了。還是說就騙這一年,做做資本運作就行了。因為我們不是騙子,就真的不知道騙子啥樣。

我以為大家全知道,可能只有電影圈都知道。我真的沒當回事。

各有各的招,我好多同學都是干這行的。我自己也拍過5年,用過製片主任,都遇到過這種問題。我們當年是拍《電影傳奇》,一集合起來才幾萬塊錢,不牽扯到這些事。但是我們製片主任都懂。他當時給我們盯什麼呀,就盯汽車加油。每次浩浩蕩蕩地他率領汽車加油,我說誰沒油誰加唄,幹嘛要率領著去加?他說你看你就不懂,這汽油費也可以黑掉你幾十萬幾百萬。就是他們全都加油,加完後都抽出去都賣了,然後再加再賣再加,這個沒人管,也是一大筆錢。任何一個環節,都是黑錢的環節。你說你兩個億五個億的電影,誰會在乎你這點加油費嗎?總導演會一篇一篇翻加油費嗎?什麼樣的招數都有。

還有我給他演電影,我跟他要2500萬,我們同意了。然後人家給我500萬。那2000萬在哪兒呢?沒法兒給了。這2000萬我不要了,我投資,我投到電影里。那我就得給你2000萬,對吧?我才不會給你呢。因為是你得給我2000萬,所以你會找他,他是你的投資夥伴,他以我的名義投2000萬給你,你再給把這2000萬給我,就算分賬。這在法律上沒問題呀,這就相當於洗錢。

Q:就您搜集到的不同年代的影視合同來看,這些年有什麼不一樣嗎?

A:都是霸王條款,以前霸王是甲方,你看以前謝添是,每個月發他50塊大洋,他就得聽調遣,讓他拍哪個他就拍哪個。為什麼我說它是霸王條款呢,你知道這裡頭有啥鏡頭啊?是不是有跳樓的,投河的。但只要你拿了我的錢你就得拍。以前霸王是製作方,現在反過來了,霸王是演員。

Q: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變化的?

A:從2008年以後,小鮮肉火起來以後就開始出現這些怪事。我們一開始都不信,說一個人拍電影拿一億多,說這瘋了簡直,演員全世界大家都知道就這麼多,對吧?我們也聽說過國際上的有名演員拿這麼多錢。

Q:那您覺得為什麼現在變成乙方市場了?

A:我也不知道。我是覺得不對,肯定是不對勁兒。

Q:您曝光的這些合同的當事人,有沒有通過各種渠道直接間接跟您聯繫?比如那個4天6000萬的演員。

A:昨天,快到天亮的時候,我們還在手機裡邊吵。

Q:如果有關部門有需要,您會把這個合同給他們?

A:那倒不一定。我願意提供哪個就提供哪個。實在是太多了。圈裡都是這樣,幾乎成潛規則了,有點名氣的都這麼干。

Q:您這次曝光陰陽合同,有人說您是在公報私仇,您怎麼看?

A:對,說得特別對,就是。因為我以前是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的時候,不可以,現在我就是孩子他爸,我不公報私仇我還給誰報仇啊?說得非常好,總結得非常到位。而且告訴大家,以後都是這個路子,別天天推我當什麼民族脊樑、人民英雄,我覺得聽了就離烈士不遠了。我才不想干那個,我就想當一個好丈夫、當一個好爸爸,我想把我的女兒呵護她,我不允許別人侵犯她,我就是這樣的。

Q:這個事情出來以後有沒有圈內人從中想要當和事佬或者說從中調停一下?

A:有,非常多,這個可以理解,大家都不希望互相傷害。還有主動聯繫的:別曝光我。

Q:那這個主動聯繫的您會手下留情么?

A:我覺得是這樣,主要是身份的變化。如果是幾年前,我還是職業記者、職業主持人,我覺得誰說也沒用,肯定要把他們都整出來,我才不管你是誰呢。但現在我不是了,我只是一個大學教授,只是一個公民。說句實在話,我曝不曝,我曝誰,我想把資料給誰,這都是我個人的自由,你管不著,你也不用道德綁架我。

Q:所以以後曝不曝、曝誰不曝誰、曝多久、曝到什麼程度,其實取決於您自己的心情?

A:對,你這總結得非常到位,就取決於我自己的心情。

Q:但實際上您的某種無心之舉,實際上對中國的演藝市場的規範化可能會起到一個很大的推動作用。

A:他們有人說我一開始就是這麼想的,要不是你們來採訪我就認了。我沒有想到個人利益,我就是想中國的演藝市場更規範一些(笑)。咱不說瞎話,真的沒這個想法,一開始就是一個當爹的憤怒,我女兒剛大學畢業,一家人一起想吃飯,剛舉起酒杯,你就又噁心他,為什麼這麼殘酷、這麼無良啊。就是這麼折騰起來的。

我看網上說演員黑幕、陰陽合同,我都大吃一驚,因為我覺得這個事大家應該都知道。你問影視圈的,哪有一個不知道,沒想到大家不知道,這個事就鬧起來了。

Q:像您說的,對於陰陽合同等潛規則,演藝圈都知道,熟悉的人也知道,但是大眾並不知情。大眾可能對演藝圈的高片酬以及一些不規範的小動作,有一個反感的態度,但是具體不了解。

A:我覺得他們可能不知道什麼是陰陽合同,但他們直到一個人拍一個戲能拿幾千萬,但除了這個還有,他就憤怒了,是這麼回事。但是我們都知道,約定俗成。

Q:一方面是圈內約定俗成,大家並不覺得奇怪,另一方面是大眾知道後產生了強烈的反彈情緒,這才說明這個問題更需要去解決。

A:我覺得,既然受眾有這麼大的反應,說明我這個事就是個導火索,沒有我也會炸,早晚的事。早點解決好,要不然可能有更多的人受連累。

Q:那這個事情對您帶來影響?

A:我覺得有點負擔,我雖然嘴硬,但心裡挺軟,我不願意有人因為我倒霉。除了馮小剛、劉震雲進去,我可能還會接受,其他人我就挺難接受的,因為我沒想這樣過、不想這樣……要是再牽連更多人,一查一大批,你說我可怎麼做人。

Q:如果他們真的有問題呢?

A:那就真的進去啊,因為沒小數。你說如果才20萬,還簽啥陰陽合同,只要簽陰陽合同,就都是大數,都是幾千萬上億的。

Q:那這種陰陽合同在圈內到底占幾成?是所有都會簽么?

A:我覺得尤其是投資大的,基本上都會有,投資上億的,基本上都會有。

Q:所以是非常普遍的,在大製作里?

A:非常普遍。確實是圈裡默認的規則。

Q:圈裡像您一樣,希望把這個並不正常的風氣糾正過來的人應該也不在少數,經過您這件事,會不會有很多人也願意站出來曝光一些事?

A:圈裡所有人應該都希望這件事曝光出來,誰不希望大大方方掙錢啊,誰願意掙睡不著覺的錢啊。

Q:您覺得有什麼辦法能避免陰陽合同?您有哪些建議?

A:我覺得首先從法律角度考慮,也不光是懲戒,我們看看現行的個人所得稅稅法是不是合理?在現行稅法沒有改變的前提下,我們應該無條件遵守,你可以發發牢騷,但是要無條件遵守,這是肯定的。

第二個我覺得要把系統打通,比如買片子、院線等等,因為這些也會發過來影響劇組。沒有小鮮肉你就不要,那小鮮肉可不就漫天開價,對不對?法國是這麼規定的,任何電影都必須放滿兩周,沒人看也要放,放滿兩周。所以它的藝術片特別多,兩周就夠了。而且它的口碑、口口相傳的發酵過程,兩周也夠了。其實你看咱們的電影,幾乎就是三、四天三四天口碑要行就起來了,口碑不行就下去了。它是用制度來保障的。

如果我們還是用莫名其妙的人弄院線,莫名其妙的人負責電視節目播出,我覺得這個問題就永遠解決不了。可能某個小鮮肉是她的偶像,她喜歡得不行,天天都想看,她又正好在電視台管播放,在院線管發行,那我們可不就要順著他們的口味來么。我覺得這個東西還是要從根上解決。如果我們解決不了,現在就是這樣,現在中國就是小鮮肉當道,換別人就不行,那就認,別說一個億,十個億你也得給,那沒辦法。

還有一個,我是覺得我們的電影市場可以多樣化一些,開放一些。現在不光美國大片,像韓國電影、歐洲電影、伊朗電影,都非常棒,我早就推薦了印度電影。但中國人根本不看印度電影,直到摔跤吧爸爸,印度電影就都進來了。你要是試一試,嘗試一下。現在包括羅馬尼亞電影、俄羅斯電影都非常好。讓電影市場多樣化,有了競爭之後,可能也不會只是小鮮肉當道。

還有一個就是要把劇組用規矩的方式管起來。劇組的賬,如果是第三方來管,會好一些。

事件回顧

5月28日,崔永元通過微博發布了幾張演藝合同照片並配文:“你不用表演,你是真爛。”合同中因有范冰冰名字,其中曝光合同約定片酬為稅後1000萬元。

5月29日,崔永元又再度曝范冰冰採用“大小合同”,另行約定片酬5000萬元,兩合同共拿走片酬6000萬元,而實際上范冰冰只在片場演出4天。

當天,范冰冰工作室隨即發布了一則“嚴正聲明”,稱崔永元侵犯合法權益,散布謠言,構成誹謗,既破壞了商業原則,又涉嫌侵犯合法權益。

崔永元又迅速回應,稱沒有保護合同秘密義務,范冰冰是公眾人物,如不服,可以“出來走兩步”,對公眾“實話實說”。

6月2日,崔永元微博有了新爆料:“我家鏟屎官說,這就是‘大小合同’。小的是演出200萬,大的是策劃監製748萬加90萬,再拿一麻袋現金。這還不算一線的。我家鏟屎官說,好像有個法律管這事兒。老有人通知我家鏟屎官小心安全,我也得躲好。”

6月3日,“范冰冰工作室”所在的無錫市濱湖區地稅局表示,已經介入調查取證,相關情況有待後續由稅務機關權威發布。

范冰冰工作室負責人回應:“本工作室及演員@范冰冰從未通過‘陰陽合同’的方式進行簽約,接下來會全力配合相關部門依法核查,希望相關部門儘快公布權威調查結果,以解公眾質疑。”

受此影響,6月4日,股市一開盤,各家影視公司的股票一路下跌。截止下午3點收盤之前,華誼兄弟“蒸發”約23億、唐德影視“蒸發”約7億。

崔永元又發微博表示,終於明白為啥你們不還嘴,原以為是反思喝悶酒。實際上是怕股票跌,還真是把股票當爹。把股民當啥?韭菜?傻子?我不懂股票,上條把華誼集團當成華誼兄弟了,在此鄭重向華誼集團致歉!但如果有壞消息就會跌,我保證,這錯不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北京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