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貿易戰要開打?!美高官提前放話 美媒:川普或也提前

原定於6月2日至6月4日的中美貿易第三輪談判,提前一天結束,雙方沒有發表聯合聲明,外界普遍認為談判沒有成果,但卻劍拔弩張。就從美國方面的動向看,貿易戰開打事態似乎越來越明顯。而中共強力政治獨裁和一定程度的市場經濟之間的奇怪結合,將導致風險加劇。美高官庫德洛提前放話:美若遭貿易報復;不應責怪川普。有美媒分析說,川普(特朗普)或提前公布關稅最終清單。

中美貿易第三輪談判結束當天(6月3日),中共官方的新華社發表聲明,宣稱是為了人民生活的需求,將“增加進口”,但前提是美國不得實施加征關稅,否則,“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都無效。而美國方面6月4日的聲明也談到了中方增加進口,“也有助於支持美國經濟增長和就業”等問題。

美國是否會按原計劃加征500億美元關稅,目前還不得知。

美高官庫德洛提前放話:美若遭貿易報復;不應責怪川普

不過,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在3日當天回應了中共聲明的威脅,並認為如果中共失約,不能責怪川普,而應責怪寶庫中共在內的“不要互惠互利貿易關係的國家”。

這貌似是在貿易戰開打前,給大家一個心理準備。

庫德洛也強調了川普在中美貿易爭端中目的:“對數十年的貿易不公做出糾正”。眾院多數黨領袖麥卡錫3日為川普政府對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的鋼鋁製品加征關稅辯護也暗示川普的做法是“維護自由貿易”。

事實上,中共國家所謂的強國戰略,是依賴於不公平貿易以及其他手段才能得以施展,美方釋放的信號則顯示,雙方將為了國家利益而“開戰”。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消息說,此次談判,中方對美方希望中方能同意簽署長期購買協議的提議並不積極。消息人士稱,中共不願意被長期的承諾束縛,北京想要掌控權。

美國《政治家》網站引述美國康奈爾大學資深貿易政策教授普拉薩德(Eswar Prasad)的分析說,中美雙方的談判立場似乎都變得更加強硬了,都等著對方先眨眼。中美的關稅炮彈已經上膛,爆發全面貿易戰的風險明顯增大。

報導稱,預計白宮的聲明會促使中方對自美進口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包括大豆和飛機)進行報復性徵稅。

報導認為,川普或提早公布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最終清單,加快徵收關稅

貿易不公正與中共國家的核心利益2025

本月3日,海外大紀元一篇文章就提到,貿易戰和科技戰,其中的三個層面,是中共不敢提及的。其中、中共推出的“中國製造2025”一直是作為中共的核心利益,牽扯到其宏偉的戰略布局。2025主要支柱之一是依靠收購國外技術、科技公司和先進技術產品。

但中共不敢讓人知道的是,2025要靠買和偷來實現。

2025的指導思想包括了自主創新等多方面,但中共政府一邊給予該計劃的企業以補貼,一方面又以政治任務促使企業不擇手段擁有核心技術,包括黑客以及剽竊等手段。“引發本輪貿易戰的301調查就是針對中共竊取美知識產權的行為”。

根據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委員會的估計,中共每年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給美國經濟造成2,250億美元至6,000億美元的損失。

很明顯,貿易戰無論美方有什麼樣的損失,都勢必延緩2025計劃的進行。

具有濃厚政治色彩的中興、華為這樣的“中共押注的對象”,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帶來負面後果。

“中國製造2025”就是希望扶持中興、華為這樣的行業冠軍。“搶佔未來的科技領先地位。”而中美國家層面的技術之爭順延到企業層面,就是企業與企業的行業“冠軍”之爭。

文章說,中興既是中共扶持的企業,同時也可能成為美國企業的未來競爭對手,這次行為不檢點觸碰美國法律,外界認為,不管從那個角度看,中興要想被輕易放生,“難”。

實際上,這也可看作是美國對2025下手的精準打擊。

文章還提到,中美深層次的經濟結構轉型之爭。川普要“復興美國製造業”,改變美國產業流失、國內出現大量失業的現狀,其中運用的手段有兩個考量,一是要戰術目標(減少雙邊貿易赤字及其相關工具,如關稅威脅),二是結構性目標(應對中共產業政策、將其作為未來行業的競爭對象,考慮加大美國投資或簽證限制等政策限制)。

在中共不敢說的其他層面上,還包括了中國在晉陞為全球最主要的消費市場的路上“進展緩慢”,中國消費者的市場規模一直較小。這跟中共計劃經濟增長模式一直依賴工業和投資,與民爭利、擠佔百姓資源直接有關係。

文章還援引GovernmentCIO聯邦研究經理普頓認為,考慮到國家財富和收入分配格局,中共經濟體是歷史上最極端的經濟體之一,由國家和國有企業部門控制大量國家財富和收入。

他還表示,購買力就必須從‘既得利益’集團轉移到普通中國人身上。否則,消費不足帶來的進口效益會很有限,中美貿易再平衡將無解。

文章最後說,中共繼續執意維持“中國製造2025”計劃打造“冠軍”企業,結果可能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再多養幾個扶不起的“阿斗”。從媒體披露川普的終極目地來看,美國將動用一切手段,到達到零關稅的最終目標;實現“真正的自由公平貿易”。

強力政治獨裁與畸形的經濟結構

不得不說,從新近披露的情況看,美國啟動301調查的同時,中美貿易的其他諸多問題都在美方的掌控之中,日前外媒揭秘中國鋼鐵逃避美國關稅的狡猾手段就可看到:在中共政府的補貼政策下,中國鋼鐵生產從2000年到2013年增加了7倍,2013年達到全球產能的一半。

同時,中共國企關閉國內的工廠,到海外擴張。這個行動得到中共國有銀行的大力支持。

關鍵是這些在國外的工廠,出現在諸如巴西等鋼鐵“產能已經過剩”的國家,並“將它的產品運往美國”,“中共的這種手法將幫助本國鋼鐵製造商逃避西方國家的反傾銷關稅。”

與此同時,中共對內宣傳則對其經濟成就拔高,“北京人均月收入已達1萬人民幣”等說法證明其治國有方。

北京獨立撰稿人彭定鼎6月4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在六四之後形成的高壓態就像是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和皮諾切特時代的智利。這種體制是強力政治獨裁和一定程度的市場經濟之間的奇怪結合。它會體現出一些市場經濟的優勢,但最後得到的結果是個怪胎,也就是權貴資本主義。這種經濟發展可能顯得勢頭很猛,那是因為中國原來的經濟基礎很差。如果當年六四把中國推向了純粹的資本主義,那中國經濟只會更好。中國現在的經濟根本不好,不要談什麼巨大成就,那是騙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歐陽理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