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微揭秘】老照片 沒事不要跟有文革經驗的人吵架

——文革的微揭秘之十一

文革給我這種80後的直觀感受是,50年代和60年代的這批人的「一分為二」的邏輯讓人崩潰,沒有持續而連貫的邏輯,沒有堅定的立場,他永遠是對的。文革生存經驗毀了一代人的邏輯思維能力。沒事不要跟有文革經驗的人吵架。

季羨林《牛棚雜記》:在出發勞動之前,我們必須抄錄今天要背誦的‘最高指示’……每一個‘罪犯’,必須背得滾瓜亂熟。任何監管人員都可能讓你背誦。倘若背錯一個字,輕則一個耳光,重則更嚴厲的懲罰。有一位地球物理系的老教授,年紀實在太老了,腦袋裡除了數學公式之外,似乎什麼東西也擠不進去。連據說有無限威力的‘最高指示’也不例外。我經常看到他被打得鼻青臉腫,雙眼下鼓起兩個腫泡。我頗有兔死狐悲之感。

@愛吃榴槤公主:他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人,生於1940年,江西贛州人,87年移居法國,2000年就已獲得諾獎。其著作有《靈山》、《一個人的聖經》、《逃亡》,但大陸禁止出版。文革時,他被迫燒掉了整整一箱子手稿,包括自己的日記。他說:作家不能屈服於審查。還說:自己想家卻苦於無法回到祖國。他是——高行健(高行健畫作:啟程)

【於向真:一個“自來紅”眼裡的文革】即便像我那樣根紅苗正無需擔驚受怕的人,也常常睡不成安生覺,要麼大半夜突然闖進一批人查戶口;要麼毛主席習慣晚上發表“最新最高指示”,大家必須連夜敲鑼打鼓上街遊行慶祝。捫心自問,如果不能忍受自己或家人被肆無忌憚地法外欺凌虐殺,不願意連天趕夜被折騰,那為什麼腦子進水唱文革的讚歌?

@Zodiac4698:民國時期由於農村的破產,我的外公的爸爸逃亡來到上海,雖然有個地主的身份,但到了上海之後,尤其到外公這一輩就是普通小市民,根本沒有過上一天好日子。文革的時候就因為這個所謂地主階級出生竟被反覆抄家,我的二舅,還有一個小姨都在那時候變成精神病,我小時候見過他們,目光獃滯,一直低著頭走路。

@zuola:文革給我這種80後的直觀感受是,50年代和60年代的這批人的“一分為二”的邏輯讓人崩潰,沒有持續而連貫的邏輯,沒有堅定的立場,他永遠是對的。文革生存經驗毀了一代人的邏輯思維能力。沒事不要跟有文革經驗的人吵架。#文革地圖炮

@瀋水閑人:【文革自殺者系列李景文】(?—1976.10.?.)原為復旦大學中文系教師,60年代初被調往複興中學教語文。文革清隊伍中被審查後,調往新建的五七中學。76年因毛逝世廣播後他在晚餐時喝酒,被指控為“對毛主席去世感到高興”而遭批判,於文革結束幾天之前自殺身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