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胡錦濤老婆背景曝光 江追殺他同學 還得逞了!

胡錦濤退出政壇已超過6年時間,其家事仍讓外界感興趣。近日有爆料稱,他的老婆劉永清為人“低調”但身世尋常,她的舅舅是胡錦濤的政治引路人。

胡錦濤與劉永清(紅圈左)在清華大學校園跳舞

胡錦濤年輕照,左上角為罕見的劉永清和胡海峰合照

胡錦濤老婆身世曝光

6月3日,中國網路自媒體“五道口學人”刊文披露,胡錦濤曾被境外媒體形容為“謎”,但其老婆劉永清比他還要低調。

劉永清於1940年出生,父母是誰至今都是謎,外界盛傳其是劉伯承的女兒,但難以證實。文章認為,劉永清的父親是原中共西南軍區高級軍官。

劉永清1959年考入清華大學,成為胡錦濤的同班同學。1970年,胡錦濤與劉永清結婚。

文章稱,劉永清有兩個姐姐,一個是教師,一個曾任社科院副院長和黨組副書記。

文章說,劉永清的舅舅叫常芝清,是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生前的紅人,曾擔任過《抗戰日報》、《晉綏日報》、《新華日報》、《光明日報》、《大公報》總編輯,以及《人民日報》副總編輯。

劉永清舅舅是胡錦濤的政治引路人?

文章披露,胡錦濤曾多次到劉永清家中,便認識了常芝青。常芝青對胡錦濤非常滿意,便在各種問題上,特別是政治問題上,對他“加以點撥”。

胡錦濤祖籍安徽績溪,1942年生於江蘇泰縣。他父親胡靜之繼承家業,在泰縣上壩開了個“胡源茶葉店”,母親李文瑞在胡錦濤7歲那年過世,父親一直沒有再娶,而是將三個孩子送到妻子家處撫養成人。

中共在實現“公私合營”時,胡靜之的茶葉店被收歸國有,他本人成為了泰縣供銷社的一名職工。但在文革期間,胡靜之遭到批鬥,文革結束後的當年(1978年),只有50多歲的胡靜之含恨離開了人世。

而胡錦濤之所以能成為中共總書記,除他的妻舅常芝清外,支持他的還有如清華大學黨委第一副書記劉冰、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中組部前部長宋平等人。

胡錦濤同學遇難與胡遭江暗殺

除了胡錦濤的家事讓外界感興趣,他周圍的人朋友,同學也不同尋常。

2006年5月初,胡錦濤在北海視察遭到暗殺,同年9月初,其大學同學張孟業在泰國遭到一場蹊蹺的車禍後離奇死亡。

胡錦濤的清華大學59級水利工程系同班同學、原廣東省電力工業學校高級講師張孟業在大學6年期間,曾經因肝臟問題休學一年。

畢業後,張孟業的身體也一直不好,十幾年來頻頻住院,肝病惡化為肝硬化、肝腹水,生命垂危。1994年7月,張孟業參加李洪志大師在廣州舉辦的第四期法輪功學習班,認真修煉法輪功8個月後,肝病徹底痊癒。

1995年4月,紅光滿面、精神十足的張孟業回清華大學母校參加水利系的同學聚會,讓包括胡錦濤夫婦在內的一百多位同學感到意外和高興。

1999年4月24日,張孟業再次參加在北京水利電力科學院禮堂舉行的慶祝清華大學水利系59級入學40周年同學聚會。會上胡錦濤和張孟業都分別發言,張孟業向他的同學們講述了修煉法輪功的神奇經歷。

這次聚會持續了幾天,第二天4月25日發生了震驚中外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中南海和平大上訪事件。

張孟業教授和夫人羅慕欒女士

張孟業的遺孀羅慕欒女士說:“4月25日那天一早,清華就派人送我們上火車回廣州了,我們上了火車才聽說有很多法輪功學員來北京上訪。但是,我們剛到北京的時候,我們去探望過王志文(原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的義務聯繫人),當時他也沒有跟我們提過要去國家信訪局上訪的事,說明當時法輪功學員去國家信訪局上訪是自發的。”

當張孟業夫婦回到廣州後,北京同學的電話就打到家裡去,想證實他們有沒有參加4.25上訪。當時張孟業就表示:“如果我們當時知道消息也一定會去。”

被江澤民點名迫害胡錦濤同學張孟業九死一生

羅慕欒女士說,從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這場鎮壓後,中共對她們夫婦的迫害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1999年7月、10月張孟業夫婦因兩次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截回,2000年初,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到廣東視察,責備廣州迫害法輪功不得力,再加上張孟業是胡錦濤的同學,江澤民故意拿張孟業開刀,這樣張孟業夫婦成了廣東省第一批被抓去勞教的法輪功學員。

廣州第一勞教所警察為了強迫張孟業放棄信仰對他施行酷刑和超長時間的勞役迫害。兩年勞教期滿後,還對張孟業延期關押。張孟業被迫絕食47天,最後絕水28天。2002年2月10日,張孟業從勞教所獲釋時,體重不到35公斤。被非法關押在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的羅慕欒女士同樣因不願放棄信仰,而受盡折磨。

在這兩年多的迫害中,張孟業在既無良好營養和休息,甚至在長時間絕食、絕水抗爭的情況下,他的肝病也沒有複發過。眾所周知,肝病病人是不能勞累的,稍微勞累一點,肝病就會複發,轉氨脢升高,就會造成肝細胞的大量死亡而導致肝硬化的惡化。

張孟業與老伴羅慕欒女士兩年勞教期滿回家幾個月後的2002年5月再被綁架,被分別送到廣州黃埔洗腦班和槎頭洗腦班非法關押,張孟業被關了半年多才放出來。

羅慕欒女士說:“當時天河區610主任在派出所跟我們說,這是上面壓下來的,他也沒有辦法,他跟老張說,只要說一句‘不煉’就放回家,還明說這次上面要求無論採取什麼手段也要轉化老張。”後來,張孟業的家人說,這個天河區610主任也曾找到過他們,說他也是客家老鄉不想看著張孟業遭罪,讓家人勸勸張孟業。

張孟業在黃埔洗腦班遭受了近7個半月的非人酷刑折磨,其中最殘忍的是,用繩子將他緊緊捆綁起來,然後把人倒提起來,將他的頭按到裝滿贓水的廁所馬桶里,等人快窒息時才拉起來,反覆這樣折磨,讓人慾生不能,求死不得。

羅慕欒女士說:“在這幾年中,北京的同學都多次帶話給我們,勸我們保命要緊,其實他們知道胡錦濤也保不了老張,背後是江胡斗,老張成了江澤民的故意迫害的對象。”

張孟業接受大紀元專訪後遇“車禍”疑遭暗殺

2004年底,廣州天河區610企圖再次綁架張孟業和羅慕欒女士未遂之後,他們就被形影不離的監控、盯梢、威脅,2005年底,他們被迫出逃到泰國尋求聯合國難民庇護。

2005年11月11日,張孟業夫婦成功逃離大陸到泰國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期間張孟業多次給胡錦濤發表公開信,勸他拋棄中共。

2006年9月1日早晨5點多,張孟業跟往常一樣去公園煉功,但是過馬路時遭遇了一場蹊蹺的“車禍”,三天後在一私人醫院去世。而在此車禍前一周,張孟業還接受大紀元專訪《張孟業談胡錦濤和劉永清的大學往事》,在專訪中張孟業譴責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在兩周前,他們夫妻已接到聯合國難民署安置他們到美國的通知。

羅慕欒女士說:“後來回想起來才明白,北京的同學一定知道當時江澤民要加害老張,所以讓我一定要看他,這樣才能保住他的命。尤其,後來曝光出來的活摘器官的恐怖罪惡就更加清楚了,那些沒有家人來探望的、社會階層相對比較低的法輪功學員最容易成為被活摘器官的對象,有家人經常探視,在社會中有一定地位,中共還有所顧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楊陽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