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貿易超限戰打得美國屍橫遍野!中興為何敢裹挾政府?

第三輪美中貿易談判無果而終。之前川普總統發布500億美元商品徵稅清單,直指中共的舉國體制以及國家補貼等產業政策。美國學者陳朝暉表示,中共通過舉國體制玩弄市場,打的美國光伏產業屍橫遍野。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中共上述國家資本主義的做法屬於超限戰的範圍。中共創立的超限戰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等,但不分軍民,不分戰時還是和平時期,超越一切底線。超限戰深受江澤民推崇。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6月1日率團前往北京,與中共副總理劉鶴帶領的中方代表團,舉行中美第三輪貿易談判。

中方提出採購7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的所謂〝一攬子計劃〞,但同時給出的條件是,要川普政府放棄301關稅制裁。

星期二美國媒體根據接近美中談判渠道的消息指,美國商務部與北京就取消有關中興的禁令達成協議。星期三,特朗普總統最主要的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就出面予以否認。法廣中文網分析指,“中興事件”不斷地嚴重地毒化著全球兩大經濟體的關係。

香港《明報》6月6日刊發署名文章稱,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談判結束後,雙方在各自的聲明中,均隻字未提〝放生中興〞,而只提中國將擴大進口美國農業和能源產品。

報導認為,這意味著中方可能暫時擱置了中興問題,而向美方作出表面看來更有利於美國的具體承諾。

美國市場調節貿易;中共政府掌控遭反感

維吉尼亞大學商學院教授陳朝暉在今日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表示,對於實現公司公平競爭的結構問題,貿易問題不能靠政府來解決,而是要靠市場自動調節來解決,這是美國的共識。

如果要依靠政府解決的話,將註定是低效的,因為政府的目標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政治任務。

美國方面認為,所謂結構問題就是靠美國公司自身在中國市場的競爭力,要從法律上保障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合法競爭權利。

陳朝暉隨後舉了光伏產業的例子,中共採取國家補貼的行為,把最早起源於矽谷的美國光伏產業打的落花流水。

陳朝暉:中共舉國體制玩弄市場,美國光伏產業屍橫遍野

陳朝暉說:”中國的舉國體制和產業政策遭到國際社會的廣泛批評。這個問題很複雜,必須舉個例子來說明。”

“如今的太陽能電池產業,就是光伏產業,誕生在美國矽谷,當初研發的公司有大概30多家。中國前任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在任時,提出要產業升級,要扶持中國的光伏產業。於是,中國國企通過低價買進美國光伏產業的淘汰產品,進行大規模生產之後,在市場上以超低價格賣出。”

陳朝暉說,在三到五年時間內中國企業就打趴的美國光伏企業。

“中國國企承認自己的產品比不過美國產品,但是便宜的價格大大低於美國產品。由於其性價比很高,肯定虧本。但是,通過中國政府的補貼,中國國企可以在三到五年時間內滅掉所有競爭者。實際上,我們現在看到,美國的光伏產業公司可能只剩兩家了。”

陳朝暉進一步指出,中共在趁人之危把美國光伏企業的知識產權買了回來,更進一步霸佔市場。

“接下來,國企再以低價從市場上購買美國最新技術和知識產權,因為這種瀕臨破產公司的知識產權已經不值錢了。中國國企這時就通過控制市場和提高價格的手段,把過去的虧損賺回來。”

“這就是惡意競爭的典型例子。它濫用政府補貼,在市場起到不恰當的競爭作用,在任何國家都是非法行為。消除這個現象的根本是,大家要遵守公平遊戲規則,包括政府和公司在內。這是市場經濟的最基本原則。”

中共的超限戰沒有任何底線

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中共上述國家資本主義的做法屬於超限戰的範圍。超限戰是中共軍旅作家喬良和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大校王湘穗,在其所著的同名書籍中提出的概念。

超限戰強調沒有戰時和和平時期的區別,沒有任何底線。可以把所有方法疊加在一起,同時使用。是以一切手段,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的新型戰爭形式。它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

所以《超限戰》是邪惡的和反人類的。

《超限戰》一書1999年首次出版,受到江澤民的推崇。

911恐怖攻擊就是一個典型的超限戰案例。中共幾十年來為世界許多國家培訓軍事人員,指導思想就是超限戰。

但實際上中共應用超限戰從中共創立就已經開始。這一點,喬良也直接就說出來了。

2016年8月,喬良推出17年後的新修訂版“超限戰與反超限戰”,除了原本內容外還擴增了十多年來國際新發展的整理和新理論。喬良指出戰爭的“泛化”是未來必然的結局,網路戰、資源戰、媒體戰、金融戰、文化戰,這些領域都將是未來激烈白熱的戰場,戰爭已經遠遠超出穿軍裝的軍人和飛機大炮的範圍,中國必須將所有的領域都軍事化看待,並接受大量不穿軍裝的非軍事人才是超限與反超限的關鍵,政府必須儘快介入所有的無形戰爭領域預做準備。

喬良同時也提到其實超限戰對於中國共產黨並不是陌生的新名詞,在國共內戰當時並沒有這名詞但就運用了很多超限戰概念雛形,去對抗蔣介石的傳統軍服戰爭。

中興公司為何能〝裹挾政府〞?

中共國企中興公司的商業活動,也採取了超限戰的做法。

美國的法院文件曾概述了中興普遍存在的腐敗和間諜活動:兩名賴比瑞亞電信高級官員曾在宣誓後聲稱,2005至2007年期間中興通訊在他們的國家大面積地對政府官員進行賄賂,從該國總統、各級政府官員到法院。

澳媒Fairfax Media曾報道,一份新的報告中記錄了中興電訊內部腐敗的情況,並詳細說明瞭該公司如何支付1280萬美元的賄賂,以確保在西非貝南的合同。

中共廣電總台國際在線6月6日發表一篇文章稱,中共政府〝投入大量資源〞,並先後與美方經過幾輪交涉,經過一番〝艱辛複雜、驚心動魄〞的博弈交涉後,才終於給中興公司換回了一條活路。

文章罕見警告中興:國際型企業就要有國際范兒,〝不要當‘巨嬰’,不要用商業利益來裹挾政府。〞最終,〝自己的事兒還要自己做、自己扛〞。

有輿論指出,中共官媒的這個說法其實是有真實的政治背景的。

中興公司本身早就被外界爆料有中共情報系統的背景,而中興這次觸怒美國政府的原因,表面上是為牟取巨額商業利益而違反了國際制裁伊朗的禁令和美國制裁伊朗的相關政策,但實際上只要仔細研究中興公司冒險向伊朗銷售的違禁產品究竟是什麼,就會發現該公司很可能是在替中共政府〝干臟活〞。

上述事項才是美國政府對中興痛下殺手的根本原因,也是中興公司敢於所謂〝裹挾政府〞的本錢所在。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