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金庸教育我們的:別裝不認識小崔

我的主業是讀金庸。

在金庸小說里,行走江湖有一個道理:

不要輕易裝牛掰,裝作不認識人。

最近崔永元老師和馮小剛導演的事,連續上頭條,前前後後挺複雜,但我注意到其中有一個人很有意思,就是馮小剛的助理。

他就因為不讀金庸,犯了錯誤。有一次馮小剛徐帆參加活動,被記者問到崔永元,他即興來了一句:

‌‌“崔永元是誰?沒聽說過。‌‌”

崔永元就火了,之前請我吃飯就是你來接的,現在你說不認識。大家看視頻,說到這事兒,崔情緒不好直接爆粗,還說‌‌“這就是渣滓。‌‌”

助理這話,是往火上澆了一盆油,汽油,95的。小崔的戰鬥意志大概直接飆升到了10個點。

在金庸的小說里,就有好多裝牛掰、假裝不認識人,然後很快被打臉的事。

比如有一個人叫尹志平。

尹同學年輕,心氣高,說話比較牛氣。在牛家村,他在師妹面前裝大,說不認識黃藥師,和馮導助理一個口氣:

黃藥師是誰?沒聽說過!

而且還即興發揮了一句:

‌‌“管他是黃藥師、黑藥師,我全真教自然有叫他好看!‌‌”

——《射鵰英雄傳》第二十四回

結果僅僅幾分鐘後,人家來了:

你好,我就是你說的那個‌‌“黃藥師、黑藥師‌‌”。

你不認識我,那叫你認識認識。

接下來的畫面就比較暴力了:‌‌“尹志平只覺一股大力撞來……‌‌”‌‌“打在他口旁……‌‌”‌‌“吐在掌中,卻是幾顆牙齒,滿手鮮血……‌‌”

你說這是何必?留幾顆牙齒,以後和小龍女說話的時候至少嘴巴不漏風,不好么。

那麼,這位助理老師幹嘛非要學尹志平,裝不認識人呢。

首先當然是職務原因。馮小剛和徐帆出席活動,卻被問到崔永元的事,老闆和老闆娘肯定心裡膈應,不想接茬。

作為助理,當然就會上去擋、接話茬,這沒錯,可關鍵是你說什麼?

你完全可以說今天活動主題和小崔無關,不回答。

或者說這是私事,會和崔溝通。

甚至還可以回懟:不要挑撥我們和崔的關係……

為什麼非要來一句:‌‌“崔永元是誰?沒聽說過。‌‌”

這就不實話實說了嘛。他要說沒聽過崔成浩我可能信,說沒聽說過崔綠華、崔百泉、崔顥、崔宗之我也信。

可是他沒聽過崔永元我不信。

這就不是職務行為了,就是自大、膨脹了,意思是諷刺人家不夠紅,覺得自己牛,覺得自己老闆大腿粗。

結果轉眼打臉了不是。你現在再說你不認識崔呢?

那麼,在什麼情況下才可以假裝不認識人呢?

比如對方理虧,得罪了你,那可以。

丘處機說:‌‌“我不認識楊過這樣的門人!‌‌”這可以。站在丘老師的角度,楊過是叛教逃跑,作為長輩很生氣,某種程度可以理解。

反過來,楊過說:‌‌“我不認識趙志敬這個師父!‌‌”也可以。趙志敬確實沒盡到為人師表的責任,還虐待楊過。除此之外,都別裝這個bility。

我們有些領導、老同志,也比較喜歡裝不認識人。任我行就裝過自己不認識岳不群:

‌‌“這位岳什麼先生,可沒聽見過……‌‌”

很狂,很不講禮貌,直接藐視岳不群。但要注意,即便是這樣,任我行也還是講了一點小技巧的。他駁岳不群的面子,卻又同時給了岳夫人面子:

‌‌“寧女俠我是知道的‌‌”。

如此一抬一貶,一出一入,就顯得好多了,你會感到他只是和岳不群過不去,不算直接藐視華山派。

就好比:這位豬長老,我是認識的,什麼孫猴子卻沒聽說過。

唐僧聽了就不至於太生氣,覺得這妖怪不算藐視取經隊伍,只是和猴子過不去。

又比如:莫德里奇我是久仰的,什麼C羅我卻不認識。

皇馬球迷聽了也不至於太生氣,會感到對方只是衝著C羅。

千萬別像助理老師這樣,過了把嘴癮,卻無端拉了仇恨;拉了仇恨吧卻又不是自己兜著,而是老闆兜著,既不聰明,也不職業。

想想吧。比如小鑽風,又或者是伶俐蟲兒來一句:猴子?呵呵我不認識。

然後猴子大怒,扛著一抽屜棒子去蓮花洞了……

你說那金角大王冤不冤?

當然,有什麼說什麼,助理的脾氣作風往往隨老闆的,有什麼樣的領導一般就有什麼樣的秘書。不過小崔這事,倒也沒有證據顯示是老闆教的。

所以一句話:四是四,十是十。

不認識就不認識,認識就是認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六神磊磊讀金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