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婚禮蛋糕引發官司 令人震驚的是什麼?

婚禮蛋糕引發官司令人震驚的是什麼?(圖片來源:Adobe Stocks)

一個婚禮蛋糕引發了一場長達數年的官司。2018年6月4日,這場告到美國最高院的官司終於有了結果。對於近些年的持續取得勝利的人來說,“這項判決結果令人震驚”,然而,真正令人震驚的是什麼呢?

一個婚禮蛋糕引發的官司

先來敘述一下事件的經過。2012年的7月,科羅拉多州同性戀情侶查理和大衛計劃結婚。當時同性戀婚姻還沒有合法,於是他們決定到馬薩諸塞州領證,然後回到家鄉科羅拉多舉辦婚禮。

他們找到了當地知名的蛋糕店Masterpiece Cake,想要定製一個婚禮蛋糕。店主菲利普斯是當地知名的蛋糕師,也是一位基督徒。基於對信仰的尊重,菲利普斯認為同性婚姻違背了神對人的要求,也違背了婚禮的神聖。於是,菲利普斯告訴查理和大衛,可以出售蛋糕店內的其他商品,但他個人不能為他們製作婚禮蛋糕。

查理和大衛離開了蛋糕店。他們如期舉行婚禮,找了另一位蛋糕師製作了婚禮蛋糕。但事後,查理和大衛向州民權委員會投訴,又將菲利普斯告上法院。委員會和法院以菲利普斯違反該州反歧視法為由,認為蛋糕師不能非因為客人是同性戀者便不提供服務,裁決菲利普斯敗訴。

根據判決結果,蛋糕店被責令為同性婚禮提供服務,而且需要給所有員工提供“職業道德”培訓。

不僅如此,菲利普斯的蛋糕店還損失了40%的收入。更讓他承擔重負的是,自此,他的蛋糕店經常遭受反對者的抵制騷擾而。於是菲利普斯提起了上訴。

今年6月4日,最高院的9名大法官以7:2裁決菲利普斯勝訴。最高院的裁決說,科羅拉多民權委員會裁定菲利普斯違反該州反歧視法時,侵犯了菲利普斯受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的言論自由權。

得知裁決結果後,他的支持者們感到高興,菲力普斯如釋重負,他發聲明說:“很難相信政府會因為我基於對婚姻的信仰來工作,因此而懲罰我,這並不是自由與寬容。”

但對近些來年在法律與社會節節取得勝利的左翼自由派人士來說,這個結果令他們意外。以西雅圖女同性戀市長珍・德肯(Jenny Durkan)為代表,她表示:“這項判決結果令人震驚”。

得知裁決結果後,他的支持者們感到高興,菲力普斯如釋重負。(圖片來源:)

為何判決結果令人震驚

為什麼這項判決結果引人關注,並且讓自由派感到震驚呢?這與自由派這些年來佔據越來越大的話語權和主導權有關。

這不由讓人想起3年前那個讓傳統保守人士難過,讓自由派歡呼的時刻。2015年6月26日,美聯邦最高法院以5:4的結果,通過歷史性的判決,確認同性婚姻在美國正式全面合法。

面對最高法院的裁定,以保守聞名的阿拉巴馬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伊・摩爾(Roy Moore)公開譴責聯邦最高法院的決定:“歡迎來到新世界!對你們這些基督徒來說,一切都變了——根據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特殊見解,你們都要(因信仰而)被法律起訴了!”

而在2000年時,摩爾也曾因保護傳統信仰而丟官。當時,時任州立首席大法官的摩爾,抗拒聯邦法院的命令,拒絕把一座2.5噸重的“《十誡》紀念碑”從阿拉巴馬州司法大廈正廳移除。當時的聯邦判決認為,法院的《十誡》碑有違“政教分離”原則,但摩爾堅持傳統,表示“《十誡》是所有法律的根本基礎”。

讓自由派感到另外震驚的原因是本案大法官7:2的裁定結果。在川普當選後,任命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進入最高院,維持4(保守):4(自由):1(中立)的平衡。這個結果表明,其中兩名自由派大法官支持保護菲力普斯的信仰自由。

一些中立人士態度的轉變

川普勝選後,一方面由於他說到做到的作風和取得的非凡成績,另一方面由於自由派的攻擊和諷刺,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支持川普,並開始反思。

日前,紐約時報發表一片題為《自由派,你們沒有自以為的那麼聰明》文章,作者表示自己是中立人士,並有很多自由派朋友,他說:“自由派人士主導著娛樂業、許多最具影響力的新聞媒體,以及美國的大學。”“這些平台為表達價值觀、授予可信度和知名度,以及開啟其他人的確無法忽視的全國性對話提供了強有力的渠道。”

“但這讓自由派人士覺得,他們有比他們實際擁有的、大得多的力量。或者更準確地說,這種力量是一把雙刃劍。自由派人士常常沒有意識到,他們的言論激起多大的爭端、或讓多少人發怒。他們在行使自己權力的時候,不僅常常在說服和吸引,而且也常常惹惱和排斥聽眾。實際上,相比說服別人支持他們,自由派可能更擅長引起怨恨。”

真正令人震驚的是什麼

另外,這個案例本身令大多數人震驚的地方在於,這讓人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到,如果照目前的態勢發展下去,今後的世界將不堪設想,人們真正的信仰和自由將會被以“自由”為名的邪惡奪去。

最近看到一個系列文章《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印證了傳統人士的擔憂,也揭示出魔鬼的真實面目。

文章指出同性婚姻是摧毀家庭的一個因素,也點出了左派自由主義的作用。“有左派自由主義、進步主義等打著‘自由’、‘公平’、‘權利’、‘解放’的旗幟變異法律制度、經濟政策,以各種顯性、隱性的形式推波助瀾,誘導人們拋棄和變異傳統的婚姻家庭觀念。”

這個案件和這個系列文章發出的時間點讓我感到驚奇,蛋糕案件多層次的印證了這個文章中說法的真實性。

文章提到:“(在西方國家)強制不同觀念‘公開認錯’,和共產國家的‘再教育’有異曲同工之處。”對於熟知共產主義“再教育”的中國人來說,從蛋糕案先前的判決結果看到了西方共產主義的翻版。

先前的判決責令蛋糕店必需為同性婚禮提供服務,而且需要給所有員工提供“職業道德”培訓。(視頻截圖)

這個案件中,反對蛋糕師菲利普斯的人群打出了“Free love”的標語,而文章中明確提到魔鬼通過“性愛自由”運動(Free love)為其鋪墊,來逐步侵蝕瓦解傳統理念的手段。

另人感到驚心的是,一個已經出現的惡果,社會朝著無性別的方向發展,並影響了年輕人尤其是孩子的心理發展。在2015年,世界的精神和實力領袖美國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後,越來越多的國家喪失了最後的防線。這將導致更多的人群成為同性戀、雙性戀,或者跨性人。在一些歐洲國家,越來越多的孩子從學校回來告訴家長:“媽媽,我生在一個(性別)錯誤的身體中。”

目前世界上的大多數正常家庭將難以設想,今後孩子會不會越來對性別越模糊,孩子將難以分清和玩伴間的關係究竟是友情或者是其他。再往下發展,可能連“爸爸”“媽媽”的名詞也將失去,因為你不知道這個名詞歧視了誰。

文章揭示出:“美國共產黨員、托洛茨基主義者大衛‧托斯塔(David Thorstad)創辦了北美戀童癖組織NAMBLA;NAMBLA的另一重要公開戀童癖倡導者,同時也是美國同性戀權利運動的先鋒愛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是一位共產主義同路人、卡斯特羅的崇拜者;另一個主要戀童癖組織CSC(Childhood Sensuality Circle)則由德國共產主義者、‘性解放’鼻祖賴希的弟子於1971年在美國加州創辦。”

北美戀童癖組織NAMBLA倡導者是一位共產主義同路人。(網路圖片)

這讓我想起了去年發生在中國的軍隊老虎團性侵幼兒的“紅黃藍”事件。如果事情再這樣發展下去,自由世界中,父母也將無力保護孩子,西方版的“紅黃藍”事件將會以自由派的勝利而告終。如此,你感到震驚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