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崔永元手撕娛樂圈:撕出偷稅漏稅 更撕出百億騙局

誰能想到,一場橫跨15年的私人復仇,竟然演變成撕開行業黑幕的里程碑事件。

2003年,馮小剛電影《手機》上映,電影中葛優扮演的電視節目主持人嚴守一的人設處處暗合當時紅透半邊天的崔永元。

據說,馮小剛拍攝這部電影之前,向崔永元請教了很多關於主持人的知識,甚至請到家裡吃餃子,餃子還是妻子徐帆親自包的。

讓崔永元沒想到的是,電影上映後,男主角嚴守一扮演的是一個婚內出軌的渣男,而且結局凄慘。

電影中的金句台詞“做人要厚道”言猶在耳,崔永元顯然認為馮小剛在這事上很不厚道。

15年後崔永元決定復仇,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更何況是深諳傳播輿論的崔老師。

打蛇打七寸,一紙陰陽合同輿論嘩然,華誼股票瞬間暴跌,雖然復仇目標是馮小剛和劉震雲,但沒想到率先“痛哭道歉”卻是范冰冰。

打蛇打七寸,崔永元不僅打得准而且打得痛。

在明星天價片酬已經人神共憤的時候,再添一把“偷稅漏稅”的油火,恐怕這些大明星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自此,這場私人復仇的故事走向開始失控,越來越多的人被捲入其中,越來越多的黑幕被掀開。

咱們今天一個一個來說。

先說偷稅漏稅這件事。

雖然崔永元已經澄清,陰陽合同不是指范冰冰,但顯然這種娛樂圈的潛規則已經引起了公憤。

大家都知道,如今個稅起征點是3500元,已經7年沒上調過了,意味著這7年來不管物價漲了多少,大家還是要按照這個標準繳納個稅。

根據相關數據測算,有些地區的基本生活保障已經超過3500元,換句話說,3500元都不夠吃喝,卻還要交稅。

這還不是最扎心的,最扎心的是個稅到底在收誰的錢。

數據顯示,超過六成個稅來自工薪所得,月入近萬的白領對個稅的貢獻度最大。

本來個稅是調節收入分配防止貧富分化,現在倒好,個稅收都是苦逼打工仔的錢,名副其實的工薪稅。

說句不好聽的,個稅顯然偏離初衷殺貧濟富。

好吧,你富就富吧,反正你們這幫明星萬人喜愛,資本也願意掏錢,公平交易市場精神,也沒啥毛病。

但是,你都這麼有錢了,你還玩偷稅漏稅這一套,這就說不過去了。

老百姓(603883,診股)沒錢,還被稅得要死要活,你們這些明星一個小時抵得上別人一年,還偷稅漏稅,這就涉及社會公平的底線。

不管崔永元有心還是無意,這看似單薄的一紙陰陽合同卻足以致命,要知道當年正值演藝巔峰的劉曉慶就因為偷稅漏稅鋃鐺入獄。

所以,崔永元說范冰冰打電話來“痛哭道歉”,一點也不奇怪。

問題是,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幹嘛呢?

就像崔永元說的,誤傷是誤傷,道歉是道歉,該查的一樣支持查。

目前,無錫稅務部門已經介入調查,儘管范冰冰工作室澄清從來沒簽過陰陽合同,然而弔詭的是,據媒體曝光的資料顯示,范冰冰任大股東的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2015年主營業務收入3468萬元,利潤總額71萬元,凈利潤53萬元,而納稅總額一欄的數字卻為0。

有沒有簽陰陽合同,范冰冰可能真可以自證清白,但是面對偷稅漏稅,說實話在中國估計沒幾個人經得起查。

當然,按照崔永元的說法,他希望的是順著陰陽合同的藤能夠摸到馮小剛和劉震雲的瓜,他們倆進去了,才是崔老師的目的。

但不管怎麼說,估計針對娛樂圈的查稅風暴估計很快要來了,關於個稅起征點上調的進度估計也更快了。

如果說你深諳中國企業繳稅之道,偷稅漏稅只能算是崔永元手撕娛樂圈的前戲。

經過進一步發酵,到了6月5日,這出復仇記撕開的黑幕才開始進入正戲。

這出正戲的主題是兩個字:洗錢,引子是“有一對演員夫妻倆的‘陰陽合同’涉及金額高達7.5億”。

在6月5日,崔永元接受媒體採訪中,坐實了“7.5億演員夫妻”是楊子黃聖依兩人,並詳細說明了陰陽合同涉及《大清相國》、《中南海保鏢》兩部電影和一個域名。

大致翻譯一下崔永元的原話:《大清相國》電影花了3000萬聘請韓三平任監製,但是韓三平根本不知道這件事;《中南海保鏢》花了5500萬約定李連杰的檔期,然而李連杰也不知道這件事;還有一個域名花了1200萬。

那麼問題來了,連當事人都不知道這些事,那這些錢從哪來的又去哪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妨看看崔永元這番話之後,相關金融圈人士的反應。

想知道這幾個億巨款的來去,先得從這個詐騙集團說起。

2016年4月初,上海快鹿投資集團被曝出資金鏈斷裂,理財產品出現大量逾期。

到了2017年4月,該公司只兌付了100萬元,未兌付金額高達百億!

而快鹿的老闆施建祥卻早已逃到國外,國際刑警組織已經發布紅色通緝令。

說到這裡,就要開始說說施建祥和楊子黃聖依夫婦的關係。

2015年,黃聖依參加奧斯卡紅毯秀,官方通稿稱標題:《大轟炸》登陸美國,製片人亮相好萊塢。這個製片人就是施建祥。

在後來的媒體採訪中,施建祥稱黃聖依是他帶去參加奧斯卡的。反正,施建祥和黃聖依應該關係不淺。

對了,據說崔永元曝光范冰冰的合同就是這部電影《大轟炸》的合同。

接著說施建祥和楊子的關係。2015年施建祥成為電影《葉問3》的製片人,期間發生了一件事。

因為不滿首映禮規模,《葉問3》宣傳方開除全部員工。這個宣傳方叫做火傳媒,而火傳媒這家公司是楊子開的。

更有意思的是,在以往的新聞報道中,還能查到施建祥參觀白宮被“菜苗網”採訪的圖片。

而這個“菜苗網”據說就是火傳媒的前身,火傳媒是由快鹿旗下菜苗網的人員做的菜苗娛樂更名而成。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快鹿爆發兌付危機後,火娛樂也被曝欠薪。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都有一個基本的判斷:施建祥和楊子黃聖依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雙方關係顯然比明面上看到的要更深。

這裡,再說說施建祥的快鹿是怎麼忽悠錢的,很簡單打著為電影融資的幌子。施建祥左手P2P右手電筒影,錢有沒有真的進電影投資不知道,反正投資人的錢不見了。

總共有多少錢呢?據公開資料顯示,快鹿旗下金鹿財行在2015年累計從28540名投資者手中募集資金150億元。

這些錢都去哪了呢?難道都被施建祥帶走了?恐怕這個可能性不高。

微博上已經有人在推測整件事的緣由:

我按照自己的理解給大家解釋一下:

通過P2P方式融資的錢,名義上確實投向了電影項目,比如上面崔永元提到涉及陰陽合同的幾部電影。

但實際上呢,這些錢只是以某些並不存在的名義比如聘請監製鎖定檔期等名義洗了一遍,最後洗白的錢不知道去哪了。

如果真是如此,恐怕崔永元撕開的不僅僅是娛樂圈偷稅漏稅的潛規則,更是撕開了“非法集資+洗錢”的驚天黑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菜鳥理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