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大陸女香港法庭犯法 搬出耶穌被罰19萬

——傻的是我 不是她

愛國女英雄在前港英的法庭上,雖不幸拍照失手,但事敗之後表現很好。首先她以「我是中國人」來宣示了大是非的大定位:若法官陳慶偉敢懲處她,就是站在十三億中國人的對立面,亦即喪失了中國人的資格。此一宣判,匯聚了自鴉片戰爭以來民族千萬先烈的巨大能量。可惜這位法官或受英國人的思維影響太深,看不透這句表面瘋癲、其實悲壯的口號蘊含的精神。

有大陸唐姓女子在香港法庭違法拍照,上傳微信,遭到法官申斥,指本地法律不容,其即響出“我是中國人”之民族身份,嚴正指出“在大陸可以”,繼而稱“耶穌告訴我,拍照沒有問題”。

香港許多小朋友認定,這位唐姐精神有問題。

Oh really?此地與中國政治交往三十年,香港人的基因是天真,不論平民還是識幾個字者,於中國之了解似尚在口銜一隻奶嘴的襁褓期。

國家的機器很強大,九十年的鬥爭經驗也很豐富,非口腔期和以數據營生的一個前殖民地能想像。

六十年代大陸小說“紅岩”,講重慶渣滓洞監獄的共產黨與國府的中統軍統情治單位鬥爭。眾英雄人物之中,有一個角色叫華子良,平時裝瘋賣傻,實際上是地下黨。正因為國民黨的監獄當局以為這個華子良真的是精神病人,遂減少了警覺,讓這個“瘋子”為倉號派送飯菜。華子良遂可利用走動的機會,挨監倉囚房向其他同志低聲傳遞外面聽到的消息:人民解放戰爭,我方節節勝利,挺下去,天快亮了。

這位愛國女英雄在前港英的法庭上,雖不幸拍照失手,但事敗之後表現很好。首先她以“我是中國人”來宣示了大是非的大定位:若法官陳慶偉敢懲處她,就是站在十三億中國人的對立面,亦即喪失了中國人的資格。此一宣判,匯聚了自鴉片戰爭以來民族千萬先烈的巨大能量。可惜這位法官或受英國人的思維影響太深,看不透這句表面瘋癲、其實悲壯的口號蘊含的精神。

然後就祭出香港殖民地熟悉的耶穌來,引起香港人鬨堂嘲笑,此一反應,盡在預算之中。

不要忘記,這位當事人在澳洲雪梨大學留學,得碩士學位。若是如此低智,所謂Take up the White Man's burden,西方白人的文明教育,百年對中國人的開化,若得出這種成績,香港人應該嘲笑的,不是這個病人,而是一味貪收學費、將教育商品化向低端中國人出售的澳洲政府和澳洲教育界。

她的父親在鄉間說:罰十九萬元,那麼多,怎麼辦呀?但是女兒住法院外一家日宿三千元的五星酒店。這一切,又是否合乎邏輯?對於看慣新馬仔、許冠文、周星馳電影的一個城市,不會有那種思考力。所以大陸的中國人日漸藐視香港人:這個地方的人,畢竟得不到英國人擅長之羅馬史和莎劇以來的政治心法真傳,歐威爾的小說也沒讀通,黔驢之技,其所謂抗爭,最多是嘶鳴連聲、朝空氣踢幾腳,僅此止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