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官"假離婚"背後花樣多:為了掩蓋獲取灰色利益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共貪官"假離婚"背後花樣多:為了掩蓋獲取灰色利益

2016年,某省某局正處級幹部張某(中共黨員)打算出售名下住房併購買其他住房。為在換購住房過程中少繳納稅款,張某與其妻商定先辦理離婚手續,待換購完成後再辦理復婚手續。同年,張某與其妻辦理了離婚手續。2017年,辦理完住房購買手續後,張某與其妻辦理了復婚手續。通過上述行為,張某共少繳納稅款共計20餘萬元。其間,張某將上述離婚、復婚情況向組織作了報告。

近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文《通過“假離婚”方式買賣房產以少繳納稅款行為應如何定性處理》,以張某為例進行了探討。這個事例不僅讓黨員幹部“假離婚”現象走進了人們的視線,也引發了對這一現象的深入思考。

“假離婚”背後花樣多

黨員幹部的婚變背後往往真相不只是離婚那麼簡單,為了個人的利益,黨員幹部帶著功利目的“假離婚”,這樣的現象並不少見。

有人假離婚是為了給女兒辦升學宴。2016年5月,重慶市巫山縣高唐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陳春林之妻黃美艷與其商議,以女兒考大學的名義操辦宴席。6月8日,陳春林夫婦為規避調查辦理“離婚”手續,並由黃美艷出面操辦宴席。6月12日“升學宴”當天,陳春林和黃美艷開席30餘桌,共計收受141人的禮金3.59萬元。經群眾舉報,縣紀委調查核實後認定陳春林的行為已構成違反廉潔紀律錯誤。6月23日,縣紀委決定給予陳春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責令陳春林退還禮金。

網上搜索黨員幹部“假離婚”事件,記者發現為了躲避調查選擇離婚的大有人在。被稱為“五毒幹部”的深圳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蔣尊玉,是假離婚官員代表之一。2013年初,蔣尊玉在面臨眾多舉報的同時,又面臨中央巡視組來到深圳巡視,於是他跟妻子協議離婚並辦理了離婚手續。但“離婚”後,兩人仍住在一起,且從未向他人提起過其離婚的事情。2017年8月,蔣尊玉一審被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

還有安徽省含山縣招商局原局長吳某。2013年,吳某聽聞自己被調查,開始寢食難安。紀檢幹部出身的他沒有選擇主動向組織坦白,而是選擇與妻子張某辦理假離婚,把財產轉移到妻子名下,並把受賄得來的購物卡、金銀首飾等贓物埋在了自家院子里,把收受的名貴白酒都轉移到了親屬家。因受賄16萬餘元,吳某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並處沒收個人財產8萬元。

再比如北京地稅原票證中心主任刁維列。刁維列的妻子證實,按照丈夫提議倆人假離婚,刁維列把部分房產轉移到她名下,“這樣就不怕組織查”。受訪專家表示,貪官處心積慮假離婚,說到底是為了切割貪腐。

不僅是貪腐、作風問題的保護傘,在一些人眼裡,“假離婚”還是獲取外國身份的“敲門磚”。上世紀90年代,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原行長余振東及其前任許超凡、許國俊三人,鯨吞公款4.82億美元震驚中國金融界。而早在案發前,他們就和妻子離婚,並安排讓前妻們嫁給了事先有約定的美國人,順利獲得美國綠卡。離婚2年後,這些“前夫”再分別經香港來到美國、加拿大“團聚”。

除了上述種種,還有少數黨員幹部為拆遷補償假離婚的,為買第二套房假離婚的,為孩子上學假離婚的,甚至還有為了超生騙生育證而假離婚的,如江蘇省南通建設局女幹部曹某為了超生二胎,上演了一出離婚——結婚——領生育證——離婚——結婚的連環局。更有甚者為了獲取不正當利益,通過“突擊結婚、離婚”的方式,上演了兒媳婦和兒子離婚後第二天就與公公結婚的鬧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正義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