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美學者揭毛澤東被抓不為人知的叛變內幕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曾有被國軍抓獲的經歷,旅居美國的學者何晴蓀女士,刊文披露了毛澤東被抓後不為人知的一些內幕。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曾有被國軍抓獲的經歷,但在中共的宣傳中,毛被抓後〝機智脫逃〞。據旅居美國的學者何晴蓀女士研究查證,發現中共又一次篡改了歷史,她刊文披露了毛澤東被抓後不為人知的一些內幕。

美國記者斯諾的《西行漫記》描寫了毛澤東〝被捕〞又〝機智逃脫〞的事情。書中稱,毛澤東組織軍隊,奔走于衡陽礦工和農軍之間的時候,被國民黨屬下的一些民團抓到了。他賄賂無路,最後藉機逃跑了。

然而,歷史的真相究竟是怎樣?前些年,旅居美國的何晴蓀女士,在她的先生張時中先生的協助下,以〝揭露中共真相的決心〞,先後在大陸、香港、美國等地深入調查了解,查閱原始資料,反覆研究論證,寫出了《關於毛澤東被捕及〝機智脫逃〞等歷史疑案的考訂》一文,並真名發表,揭露毛澤東被抓後並非自己脫逃,而是靠出賣同黨,獲得了釋放。

毛澤東出賣同黨

文章揭示,1948年秋天,一個金姓的小學教師讀了斯諾寫的《西行漫記》,就地調查1927年毛澤東被捕的情況。經朋友介紹,得知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曾在當時的民團團部做過文書,於是他和朋友尋訪到了這個老人。

這個老文書經過久久的回憶,不能肯定抓到的是誰,但記得那年(即1927年)8月中秋節前,有個瘦長的男人在鎮上經過,因為背的包袱沉重,又東張西望鬼頭鬼腦,被民團懷疑背的是槍枝,把他抓住。

民團後來發現,這個人背的是一百多塊銀元和一些衣服信件,他說是做生意的,當即被押解到民團團部審問,經過拷打灌水,才知道他是共產黨一個頭頭。

這個人供出好幾個同黨,有一個同黨還是做縣長的,在鎮上小伙鋪里等他,也一同被捕獲。這個老文書清晰記得的大體情況,就只這些。

金老師要老文書回憶他聽得的所有其他情況,老文書所知不多,只聽說當天民團總部把那幾個被捕的人解到邊防司令部去,被捕的人給政府做了許多工作,招安了一大隊暴徒。以後的事,就說不知道了。

金老師再次請老文書增加記憶,提供線索,老文書說當年的團總已死,可去找團總的兒子問問。團總的兒子當時也老了,又有病,對當年毛澤東被捕的事也有興趣。

他肯定當年父親抓的是毛澤東,但抓的具體情節不大明了,只聽說毛澤東能說會道,願意和政府合作,他的父親愛才重義,見毛澤東為國軍立了一些功,又是同鄉關係,幫他討情,保他回鄉教書,誰知後來他卻逃到井岡山去了。

文章稱,此後,共軍渡過長江,老文書的下落不明。土改期間,團總的兒子被槍斃了。後來,金老師也當了〝右派〞,和他另外一些好友多次秘密談起毛澤東被抓的往事。香港回歸後,金老師好友的女兒到香港,在和朋友閑談中談到這些內情。

毛澤東是政治騙子

何晴蓀在文章中稱,很多年前,她的丈夫張時中先生在香港,聽到關於毛澤東被捕的一些細節,但他們覺得太簡略,說明不了問題,又沒有書面文字可證,很容易被中共指為〝造謠〞或〝誣衊〞,因此一直沒有寫出來。

後來,她和丈夫到北京探親訪友,在圖書館發現有幾本記述毛澤東被捕的書籍,足以證實老文書的所述〝實而不虛〞,於是,他們把它做為資料複印下來,回美國後,反覆加以研究論證。資料如下:

第一種資料:胡長水、李瑗《毛澤東之路:橫空出世》第399頁稱:〝安源會議後,毛澤東即化名為安源煤礦的採購員張先生,和潘心源等一起,直奔銅鼓縣城,進到瀏陽和銅鼓邊界的張家坊時,被團防軍扣押。〞

第二種資料:楊慶旺著《毛澤東指點江山》上卷第158頁(中央文獻出版社)稱:〝1927年有一支以二十軍獨立團為旗號的隊伍也是在瀏陽活動的瀏陽工農義勇隊。9月6日,毛澤東在中共瀏陽縣委書記潘心源陪同下,離開安源前往銅鼓改編獨立團,9月10日,在瀏陽張家坊遇險逃脫之後,終於抵達銅鼓。〞

何晴蓀註:這一資料明言潘心源是縣委書記,這和老文書所講同黨有做縣長的,可以相互印證。其次,這資料提到瀏陽活動的工農義勇隊後來活動如何,不得而知,是否因毛澤東被捕立功而解散了,值得注意。第三,張家坊在瀏陽和銅鼓之間,毛澤東在張家坊被捕後,自己說是到農民武裝部隊去,怎麼又會走往戒備森嚴的銅鼓縣城?這隻能理解為沒有逃脫而是被押解去銅鼓縣城裡去的。

第三種資料:李新、陳鐵健主編《中國新民主革命通史》(二零零零年北京出版社)第一章第三節第71頁稱:〝9月11日,毛澤東領導第三團在銅鼓起義。安源張家灣軍事會議後,毛澤東與潘心源赴銅鼓指揮第三團,路經瀏陽張家坊遇險,毛澤東脫險,潘心源被捕入獄,因此只剩了毛澤東一人赴銅鼓。10日,毛澤東同志來銅鼓。〞

何晴蓀註:這一資料註明〝毛澤東脫險,潘心源被捕入獄〞,沒有詳細敘述毛怎樣脫險,潘又怎樣入獄,一個最合理的推斷是筆者佔有許多資料,因為自己的〝黨性〞關係和黨大陸位,不敢明言,但歷史事實具在,不好粉飾,用12字寫出,讓讀者看其中的因果關係,即毛的脫險是〝因〞,而潘的〝被捕入獄〞是〝果〞,這就印證團總兒子所說的〝立功〞,是有〝豐富〞的具體內容的。

第四種資料:趙大義、高永芬著《險難中的毛澤東》。何晴蓀註明,文中提到除潘心源之外,還有一個人名叫易學鐵,另一個人名叫易子義,這與老文書所說毛澤東〝供出了好幾個同黨〞相佐證,並非虛構,而是鐵的事實。

至此,何晴蓀斷言:毛澤東自己所說的〝被捕機智脫逃〞的故事,是粉飾自己欺世欺人的行為。

有學者對此表示,說毛澤東是個暴君,有些抬舉他了,毛澤東是個自己說假話,又強迫人民說假話的政治騙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