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鳴:查抄貪官 錢去哪兒了?

在歷史上,東漢一朝,最差的皇帝,要算是漢桓帝和漢靈帝了。這倆倒不是亡國之君,但亡國之君漢獻帝的慘狀,是要歸結到他們頭上的。大家公認,在桓靈之世,東漢就完了。

為了證明這倆皇帝如何混蛋,後人還編了好些諸如商紂的酒池肉林的故事,比如裸游館之類,事實證明,根本就沒這回事。這倆皇帝,最大的罪過,其實就是信任宦官,任由宦官專權,而宦官專權,又是歷史最糟的事情,所以,無論如何,桓靈都是昏君。

不過說實在的,東漢的宦官,漫說跟明末的太監沒法比,就是跟中唐之後的宦官也差一大節氣。對於朝政,僅僅是有了點話語權而已,自家人沾光,因此有的可以做官了。在皇帝面前遞點小話,可以藉機弄點錢。但稍有不慎,還是可能被朝中的清流追殺。中常侍張讓的弟弟,不過做了一個縣令,就算惡,能惡到哪兒去?都躲到張讓家的柱子里了,居然還被司隸校尉李膺破柱殺掉。

東漢早就成了門閥和豪強的天下,舉孝廉也好,徵辟也好,寒門士子的出路時候越來越窄。都擠到京師,太學動輒幾萬人,但能得到官職的,寥寥無幾。這種時候,一向被人看不起的宦官再插上一腳,出來賣官,任用私人。於是,所有士子的怒火,就都發到了宦官頭上。然而,像桓靈這樣的皇帝,能夠上位而且站穩腳跟,靠的就是宦官的幫助,而且,宦官是他們的家奴,朝夕相伴,感情又深,所以,在清流與宦官的爭鬥中,不免向著宦官。而清流不知妥協,下手也太狠,動輒要把人趕盡殺絕。所以,鬧著鬧著,雙方就打成了你死我活。由於黨錮之禍的緣故,清流被殺,被放逐,被禁錮,皇帝為了宦官,得罪了當年聲音最大的一批人。歷史,畢竟是讀書人寫的,所以,在他們倆在歷史上,聲譽好不了。而且,桓靈之後,東漢陷入天下大亂,接著王朝覆滅,這個結果也證明了這倆人的昏亂。

西晉的開國之君晉武帝司馬炎,跟名臣劉毅有個對話。司馬炎問劉毅,他可比漢朝哪個君主?劉毅說,可比桓靈。司馬炎很詫異,劉毅說,桓靈賣官,錢入官庫,陛下賣官,錢入私門,這麼說來,陛下還不如桓靈。漢桓帝和靈帝借宦官之手賣官,是他們開罪士流的最大的一個弊政。但是,在門閥豪強勢力如此囂張的情況下,中央政府財政困難,已非一日,不賣官,怎麼解決呢?在賣官過程中,宦官只不過做了一點小手腳,錢大部分還都進了國庫。就算該批,也不至於批到後世萬人唾罵的程度。

況且,漢桓帝幹掉跋扈的外戚和權臣梁冀,查抄梁家的財貨,合計得錢三十餘萬萬,居然都充入國庫,用以減免了當年天下一半的租稅。梁冀的錢,當然都是各地官員孝敬的,但說到底,還是百姓的膏血,還給百姓,理所應當。儘管由於門閥豪強的阻隔,宦官的中飽,減免租稅的好處,小百姓未必能得到,但皇帝的這份心,卻也難得。名聲遠比桓帝好的漢明帝,交址太守張恢貪贓被查,沒收的贓物,分給了群臣。由此看來,漢明帝還不若漢桓帝。

後世的清王朝號稱沒有一個昏君,嘉慶皇帝謚號仁宗,但是查抄和珅,一說得銀11億兩,一說上億兩而已。但是,漫說減免百姓的租稅,那些錢,連國庫都沒進。當年國家全年稅收不過四千餘萬兩,就算一個億,也足以把國庫填滿了。然而,和珅跌倒,嘉慶吃飽,錢都進了內務府,國庫依舊是空的,到了他兒子道光那裡,天天喊窮。查抄了一個琦善,得銀數百萬兩,還是進了內務府。由此看來,東漢的桓靈二帝,尤其是漢桓帝,也沒那麼可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張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