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崔士方:李小琳與李小林 現身同一條跑道

金融整頓其實主要就是防範這些紅色大鱷。李小琳如繼續在這個泛紅商海里撲騰,說不定哪天就被捕鱷的大網兜到。所以早早上岸,令中南海感覺「放心」,就成了一個「明智」的選擇。

中共前總理李鵬之女李小琳近期卸任。

李小琳和李小林,這是兩個很容易令不明就裡的中國人混淆的名字。李小琳是前總理李鵬的千金,李小林則是前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小女。兩人雖然都是半斤八兩的太子黨人物,但各自奔走的跑道卻大不相同,此前很少會被同框作比較。但是,從近期的表現看,李小琳正在逐步向李小林靠攏,走到同一條跑道上來了。

李小林與中共大多數太子黨不同,既沒有長期吃軍家飯,也沒有下海經商,而是從武漢大學外語系畢業後,就一頭扎進了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一干就幹了40多年,2011年接替陳毅的兒子陳昊蘇,成為該協會的首任女會長至今。

在父親李鵬的電力勢力圈內,李小鵬、李小琳兩兄妹早期都混得風生水起。不過,兩人後來都相繼從商海深水裡上了岸。

執掌華能集團多年的李小鵬棄商從政,變身山西副省長、省長,但其仕途一直不溫不火,雖然僥倖沒被埋進山西幫窩案的土坑裡,卻也止步於交通運輸部,還只算半個頭領(是部長但沒兼任黨書記),上升明顯觸及天花板。

李小琳在2015年被逐出中電投後,今年5月,離退休還差三年的她從大唐集團副總的位置申請退休。這般光景,顯然是混不下去了。與其在大唐這條道上持續“擁堵”,還不如轉到一條寬點的車道,好歹能開開快車。

於是,從2017年9月開始,我們看到李小琳以全新的頭銜“絲路規劃研究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頻頻露面。2018年4月出現在海南博鰲論壇,5月則跟在王岐山的後面,赴俄羅斯參加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與俄政要會談。

這樣一來,李小琳和李小林就都開到了一條“外交”軌道上來了。只不過,前者的軌道是“經濟高速”,著力點是“一帶一路”。後者任職的所謂對外友協,實質是個披著民間外衣的統戰組織。

為什麼這“兩李”最終都“殊途同歸”,跑到非政非軍非商的通道里來呢?

看看前總後政委劉源(劉少奇之子)止步軍委之外,到齡退休;李小林的夫婿、前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更是沒到65歲就提前出局。習近平執掌軍權後,軍隊太子黨中,除了張又俠混到軍委副主席高位,還在“向心發展”外,其他大多都在走離心曲線。

從政一途,李小鵬是個“滯銷範例”。而與習近平起步後軌跡最近似的薄熙來(薄一波之子),早已被關進了秦城,並被定性為“篡黨奪權”的“政治隱患”。

太子黨中,從商的數量是最多的。但是無論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曾慶紅的兒子曾偉,賀國強的兒子賀錦濤、賀錦雷,江澤民的兒孫兩輩,都沒有幾個是省油的燈。為了做大家族的小金庫,這些人興風作浪不說,還差點把習掌舵的經濟大船掀翻。

金融整頓其實主要就是防範這些紅色大鱷。李小琳如繼續在這個泛紅商海里撲騰,說不定哪天就被捕鱷的大網兜到。所以早早上岸,令中南海感覺“放心”,就成了一個“明智”的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