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世界上最具欺騙性的哲學──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主義是世界上最大的欺騙性哲學,馬列共產主義所到之處皆為血腥暴政。(大紀元合成圖)

馬克思主義是世界上最大的欺騙性哲學,看看世界上所發生的一個個例子,自凡是“馬”所到之處所帶來的就是戰爭、殺戮、流血、鬥爭、各樣的人禍災難,因為事實勝於雄辯的──世界上按照馬克思主義思想路線沒有一個成功的。

如今,中國的成功事實(按:經濟轉型)上鄧小平為首的主張改革的老一輩的領導人力主改革開放的結果,事實已經放棄了馬克思主義思想形態的束縛,已不再是依照馬克思主義思想為指導的思想路線,在當時的環境之下,是不得已的一種被動式宣傳而已。

事實上,鄧小平理論幾乎沒有了馬克思主義思想理念,有,也是其中的一少部分;鄧小平所走的路線事實上是一種完完全全的資本主義經濟的國家發展路線,但是在政治上,他並沒有進行一定的深入改革,還是一種共產黨集團專政主義路線。不然,他怎麼提出了所謂的“特色社會主義”的說法呢?中國的成功事實上不是馬克思主義所指導的結果,而是不斷改革開放的結果。

他的學說,乃是一種經濟的宿命論,其實沒有什麼新奇之處。

嚴格言之,乃是抄襲而歪曲各家舊說的結果。例如:

他的經濟宿命論——乃是從斯多噶學派的極端宿命論而來,以為萬事俱受且永為一絕對而普遍的理性律所支配。

他的辯證法——乃是剽竊黑格爾的唯心辯證論出來,他自己也承認乃是採取了黑格爾辯證法的核心,而丟棄它神秘的外衣,把它顛倒了過來。

他的唯物論——乃有拾費爾巴赫(Feurbach)的牙慧——“人活著乃是單靠食物”,“人不是理智的動物,乃是肉慾的動物。”即我國儒家,在兩千幾百年前,也早已有“食色性也”的說法。

他的剩餘價值論——追根求源,也是從亞當斯密的勞力價值論脫胎換骨而來,乃是舊瓶裝入新酒。

即是他的所謂科學的社會主義——也是從烏托邦社會主義而來,那更是幾千年前的古物(例如孔子的禮運大同),更非新奇的發明。而他的廢除私產論,也是襲惲司丹萊的舊說。惲氏認為世人犯罪,乃是由於人的“愛私之心”,取代了“博愛觀念”,而其厲階則在私有財產,故氏以為正本清源的除罪救世之法,端在回到原始共產社會。

他把歷史的意義,看得過於簡單。經濟雖是重要因素之一,但並非獨一的因素。例如,中俄兩國,在革命以前,雖同為農業社會,但兩個文化歷史的背景,以及政治社會的情況,並非完全相同。又如英美德各國,雖同為工業化國家,但其所謂“上層的”政治制度,亦復各異其趣。

一個民族國家文化創造力的表現,最初是見諸宗教和其他非物質方面的成就;其次見諸科學技術的進步,最後才有經濟事業的發展;這可證馬氏的學說,乃是因果倒置,不合歷史事實。

馬氏強以自然科學的法則,來解釋社會歷史的事象;而歷史發展的動向,不僅沒有符合他武斷的公式,而且客觀的事實,正對他作極大的諷刺,他的預言,完全不合現在社會經濟的實況。由於社會立法的進步,勞工地位的改善,財富分配的漸臻合理均平,並沒有如他預言“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而從另一方面來看,到了所謂“無階級的社會”以後,卻仍充滿尖銳的矛盾,殘酷的鬥爭。

例如俄國革命元老普利漢語夫,號稱馬克思主義之父,革命之後,卻被列寧輕禁終身!托洛次基,雖已逃亡海外,卻仍不獲善終,卒遭斯大林暗殺。而史氏當權以後,蘇俄黨國顯要,其被史氏清革算屠殺者,尤難勝數。及史氏暴卒以後,他的親信,卻又以其治人之道,還治其人,在官方《真理報》上,對其百般夷落,斥為國賊暴君,千古罪人。最後連他的墳墓,也被赫魯曉夫掘開。

各國共黨,有鑒於此,遂紛紛詰難離貳。例如義大利共党參議員氏便說,照此情形,則我們以往信奉的真理,並非必為今日可信的真理。是則馬氏之說,已遭其信徒所否認,正無待吾人之駁斥。

馬氏所謂“正”、“反”乃是一種純主觀的、不科學的偏見;所以他的歷史劃分法,根本乃屬武斷。他到了所謂無產階級的獨裁政權建立以後,便不得不宣告唯物辯證法的壽終正寢;否則便要按照其法則的支配,“辯證發展”,由“正”而“反”,從而“否定”其自己的政權和其建立的制度。但有一於此,結果都是自趨毀滅。黑格爾的辯證法,原來是對己的、內省的、中和的;而馬克思把它顛倒了以後,卻把它變為對人的、排他的、鬥爭的,從而把黑氏“從矛盾到統一”的歷程,變為只有鬥爭、毀滅、突變、絕對惡性循環的法式!

馬克思顛倒了黑格爾的辯證法,把他絕對的唯心論,變為絕對的唯物論以後,其變本加厲的惡果,不僅把宇宙的本體,從精神理念,變為“運動的物質的諸形態”,並且更把人類的理智、情操、意志、靈性,完全轉化為“物慾”和“肉感”;把人類的精神和靈性,完全從生命中抽去。他們甚至說,思想之於腦,猶之小便之於腎。把按照上帝形象造的萬物之靈的人,變成毫無靈感的工具機器。黑格爾的辯證法,原為證明其“絕對精神”,即為“神性”,原想用以解釋歷史,使人類向著崇高的理性的境界發展,其論雖有“自我神化”之嫌,吾人固未能苟同;但被馬克思顛倒變質丟棄神秘外衣以後,不但喪失了“神性”,且復惡化了人性,從而使人類自相鬥爭,而人類歷史遂轉向毀滅的末路。

馬克思主義本身就是一個十分值得探討的有問題的哲學,是一個人本的東西,並且是被西方社會所拋棄了的東西,中國許多人至今還當做寶貝,是以絕對的精神把自己的絕對化,以求全之心把自己完全化了,站在至高者的審判者的位置來衡量一切,而追隨他的人把他的理論當做是絕對的真理,奉為“至高的神明”,但是始終沒有跳出人的有限的,墮落的理性。再看看那些把馬克思主義當做是至寶的國家,哪一個不是問題多多、麻煩多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