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每年被驢踢死的人 遠多於飛機失事人數

驢是致命凶器。

倫敦泰晤士報曾這樣論述,“每年死於驢擊的人數遠大于飛機失事的人數”。

報道一出,人們對飛機的恐懼有了改觀,對驢的警惕卻沒放在眼裡。

“鯊魚襲擊和飛機失事總是很好的新聞,它們驚悚而壯觀。相比之下因驢造成的死亡並無爆點且難以查證,它只能成為鄉村傳說。”

“但它確實比這兩者的傷亡事件更為普遍。”

對於頻繁且鮮有報道的驢擊死亡案件,臉書上一個叫做WhatsoFunny的頻道用戶曾做過這樣的評述。

“人們總是低估了看起來很蠢的驢。惡意靠近並將其激怒是觸發驢騾傷人的主要原因。”

美國驢騾協會(ADMS)網站論壇版塊的負責人這樣表示。

作為人類歷史悠久的交通工具,驢比馬更矮小可親。

一身的絨毛,突出的五官,喜劇的表情,就像你的某個傻朋友,天生具有親和力。

就像小轎車比大貨車更容易操控,小毛驢比馬大哥也更容易駕馭。

輕鬆一跨,滋熘開跑,連瑪莎拉蒂都沒他得勁。

不僅能載重,卸貨技術也是一流。看這快捷又人性化的卸載能力,連藍翔的挖掘機用起來都沒這麼順手。

如果你因此把驢哥看做易使喚的牲口,甚至拿它的蠢相尋開心,那就是在危險的邊緣遊離。

只要驢哥不爽,一個後踢,你和你弟弟兩兄弟都會因此死去。

北方話中的“尥蹶子”就用來形容驢騾的這招快准狠的後踢。然而這招並不是攻擊,它只是用來防禦。

對於奇蹄目和偶蹄目的動物來說,後背部是它們的視覺盲區。如果在屁股方圓2米內出現莫名騷動,一頓勐踢是它們保全自己的有力武器。

相比於力量稍小的驢,馬哥的腿功更具爆發力。

瑞士和美國的科學家曾聯合對馬的踢力進行研究測量,實驗結果證明,一匹體格強健的馬尥蹶子所產生的衝擊力約等於它的體重,超過一千磅。

“我們必須意識到每一匹馬的威力,這能夠幫助減少意外事故的發生。” Anton Fürst博士這樣解釋。

然而不少楞逼連馬屁都不放在眼裡。對他們來說,這些家畜不過是胯下生存的動物,適當的調戲等於對它們的寵幸。

然而壯碩的馬可不是生來就讓你騎,一記高抬腿加飛踢,你的餘生將後悔於這次輕狂。

對於信任的朋友,馬哥可以獻出自己健碩的屁股。畢竟那是它們最敏感的部位,每一次鞭打,都能換來更快速的抖動。

若是陌生人敢對馬哥的屁股想入非非,那就是對它的大不敬。

猶如人難以控制的膝跳反應,馬哥的後腿將做出強力彈射。三級殘廢已經是你所能得到最好的後果。

再溫柔的草食動物也需要得到應有的尊重,更何況它們表達友好的方式必須是馱著你的襠部。

所以對於那些不知自己幾斤幾兩還想霸王硬上弓的狂徒,馬哥一個轉身雙腿迴旋踢,沒人再會認為它穩重且溫柔。

驢弟同樣不好惹,儘管身材矮小,但也不是誰都能騎。一個輕踢算是蹄下留情。

而那些死於驢擊的人們,可想而知他們的過分輕浮是如何冒犯了一頭毛驢。

據美聯社報道,得克薩斯南部亞他斯科沙的市長威廉比爾曾於2012年遭到一頭驢的襲擊,不治身亡。

“我們並不清楚是什麼觸發了它造成這樣的悲劇,可以知道的是,驢潛在具有非常強的攻擊性。”副市長David Soward這樣向媒體解釋。

在驢眼裡,人無高低貴賤之分。把它逼急了,就算是市長都敢往死里弄。

反而在不少人心中,欺軟怕硬。懼怕勐獸又輕視家畜,高估自己的同時,不想承認食草獸也有壞脾氣。

但往往在被踢了之後,他們又忍氣吞聲,然後開始找新的食草獸欺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beebee星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