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周林鄧華陳永貴等評江青觀點各異

按:角度不同,評價亦不同。評論者自身的立場和局限性也體現在各自的評價中,請讀者明辨。

“主席,我愛你!您的學生和戰土來看你來了。”(這是江青1991.5.13在自盡之前4小時寫在床單上的唯一遺言。)所謂鳥之將亡,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江青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我想與她共處過的一些人最有發言權,那麼我們看看,她身邊的人對她有些什麼評論……

毛澤東評江青:

文革時期,毛澤東曾表示:江青敢於反潮流,但不注意鬥爭策略,不能團結大多數人。對我的思想理解的很深刻!是無產階級事業的忠實捍衛者,江青這個人得罪人太多,一心為公,容易把人推到牆角里去,逼得人家造反。我看我要死了她是不好辦的,人家都是敷衍她,不買她的賬嘛。我就教育她要她團結大多數,她是不會聽的。黨內十次路線鬥爭,江青直接參与的是兩次,就是同劉少奇,還有陳伯達和那個人的鬥爭,這都是江青端出來的。她是立了大功的。和彭德懷,高崗和饒漱石的鬥爭,她在外圍。我承認,江青有她自己獨特的優點,她看問題很尖銳,很準確,也很認真。對劉少奇和陳伯達林彪的錯誤,都是她首先覺察到的。這一點,我應該向她學習,你們也要學呢。江青積怨較多,反對文化大革命的那些人不敢把矛頭指向我,只好指向江青,春橋這些人,他們在搞清君側。說江青是叛徒,春橋是叛徒,還說你也是叛徒。其實你們都沒有被敵人逮捕過,從何而來的叛徒?毛澤東對江青說:我死了,你怎麼辦?(愛憐之心溢於言表!)

周恩來評江青:主席想把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權交給江青張春橋這些人,可是他們要團結多數呀。

小平評江青:“江青壞透了。”一義大利記者問:“給她多少分?”鄧答:“零分以下。”

林彪評江青:這個江青同志,如果沒有矛盾她就覺得沒事幹了。非得要找點事干。她和誰也弄不到一起去。

紀登奎評江青:毛主席實際上是非常信任江青和張春橋這些人的,毛主席對他們花費了大量的心血。整個文化大革命就是和他們緊緊地聯繫在一起的。

張春橋評論江青:她實際上是主席的哨兵和觀察員,她對路線問題和政治上的問題非常敏感。

姚文元評江青:姚1996年出牢後說:毛澤東要把中共中央主席的位子傳與江青。

華國鋒評論江青:江青的思想體系,現在我可以講了,完全是毛主席的思想體系。江青在毛澤東身邊生活了那麼多年,她是很有理智的。據我觀察,越是到了困難和危險的時候,她反而越沉著冷靜。

黃永勝評論江青:江青在每一次關頭都是有毛主席的支持她才逢凶化吉的。以為毛主席和江青不是一回事,實際上完全是一回事。

陳伯達評論江青:毛澤東也經常地批評江青,現在我們看得很清楚了,那種批評是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批評,準確地來說是提醒。

曹軼歐評論江青:江青完全是根據毛主席的指示辦事的。

戚本禹評論江青:李志綏最骯髒的造謠是說毛澤東同江青達成秘密妥協,江青允許毛亂搞女人,毛允許江青參與文革,這真是一石雙鳥,既攻擊了毛澤東,又攻擊了江青,但毛江妥協既是秘密的,你李志綏從何得知,難道你真是蛔蟲族。再者,毛澤東和江青都不是簡單的個人,他們的一切都在黨、群眾,特別是為數眾多的中外政敵的監視之下,他們不可能作這樣的妥協。在幾十年的革命歷史上誰也沒有發現毛澤東有過以黨的原則來換取個人私利的行為。江青雖有種種錯誤,但她潑辣的性格很難改變,她是娜拉、晴雯式的人物,連死去的楊開慧都要死命妒忌,怎麼能想像她能在這種問題上與毛澤東達成什麼秘密協議!

陳雲對江青的評價:我們一定要知道,江青對中國革命是有著巨大貢獻的,要知道她是毛主席的妻子,江青是非常廉政的,毛主席對在路線鬥爭中犯錯誤的同志也從沒有採取過這種辦法,我堅決反對黨內的路線鬥爭採取用死刑的辦法,如果小平你非要這樣判,請在會議記錄里記下,我陳雲不同意,我們要對歷史負責,對後人有個交代!(陳雲的提議得到了老帥們的強力支持,後對江青由死刑改為死緩)

陳永貴評論江青:毛主席重病的時候,親自給他身邊的人交代,要他們請江青立刻回京。江青接到絕密電報後,手都發抖了,但別人一進去,她馬上就恢復了常態。吆喝大家打撲克,以等待火車。我親眼見她幾次出牌都出錯了,她雖然打牌,但是在緊張地不停地看錶。我就知道她在控制自己的感情,有人說,她在毛主席病重的時候,高興得要死,這不合乎事實。

我們要實事求是,現在江青已經判刑了,我主張恢復歷史真相,這樣可以讓人們更加清楚地辨別經驗教訓,江青這個人,她由於長期在毛主席身邊,同樣有著許多在今天看來都應該是很難得的好傳統和好的作風。比如,她從不接受任何人的禮品,我從大寨回來給她捎帶點特產,她從來都是付錢的。她這樣對我說:老陳,我們都是毛主席培養起來的幹部,我們要自覺地接受和服從黨的紀律,抵制資產階級法權的侵襲。我們不要搞那套請客送禮的資產階級作風,但是買賣公平還是許可的。錢我一定要付你,送的東西我也要收。我們之間的交往完全在黨的原則和範圍內進行。據我了解,她不但是對我這樣,對其他同志也是這樣。就是他和張春橋、姚文員、王洪文之間也是這樣的。我親眼見到的一件事情,一次,王洪文給江青從上海帶來一些藥品,大概是他沒有給上海付錢。江青一直追問他付錢沒有,最後江青從自己的工資里拿出三百多塊錢,交給王洪文。一定要他把錢給廠家,你們都知道江青是喜歡照相的。她使用的相機和膠捲都是她自己掏錢買的,她對我說:我每月的工資除付了伙食費和外出花銷外,幾乎全買了書和膠捲了,我的錢實在是不夠花呀!但是我絕不多佔國家一分錢的光,我要以身作則,做一個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毛主席批評江青,我看完全是對她的一種愛護。絕不是要打倒她,這些,我們政治局的同志都看得清楚。老實說我看不出人家有什麼不對的,我在粉碎她們以後的講話,都是按中央定的調子來說的。江青對她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是不錯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