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一周跌去30個億 爆倉危機下華誼兄弟將走向何方?

上周開始,崔永元和《手機2》背後的私人恩怨被不斷放大,從道德譴責方面炮轟馮小剛、劉震雲、范冰冰,到之後發微博牽扯出來震動國家稅務總局的“陰陽合同”事件,可以說傾巢之下,安有完卵,這件事的發展確實已經逐漸脫離了崔永元原本的打擊範圍,成為了娛樂圈乃至全民關注的話題。

股價狂跌後面臨爆倉危機

《手機2》生死成核心關鍵

雖然崔永元後來對媒體解釋,已經和范冰冰化解恩怨,不再攻擊她且向她道歉,並且指出所謂“陰陽合同”當事人也並不是范冰冰。但在《手機2》風波、陰陽合同事件發酵之後,相關上市公司股價還是應聲暴跌,整個文娛版塊全部受到牽連,全部下跌。

尤其作為《手機2》的背後投資方且和馮小剛等深度綁定的華誼兄弟,在6月4日周一開盤後直接跌停,雖然6月5日,華誼兄弟在微博上發表聲明:“華誼兄弟一直遵守上市公司法律規定,與合作演員簽署的合同均合法合規,並依法及時繳納相關稅費。”

此舉當時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市場的擔憂,股票隨即停止跌勢小有漲幅。但之後的幾天,華誼兄弟依舊未能擺脫低迷狀態,呈持續下跌的態勢,並且截至本周五收盤已經從事件當初的8.18元/股,跌到7.08元/股,累計跌了13.45%,市值蒸發將近30.53億。

作為“陰陽合同”事件的導火索,也是最近影響最深的黑天鵝事件,《手機2》無疑現在是處於風口浪尖上的關注焦點,雖然剛開始崔永元的本意只是與馮小剛和劉震雲解決在《手機1》就早已結下的私人恩怨,但引發的包括“陰陽合同”在內的一系列連鎖反應,還是讓市場上投資者們的恐慌情緒徹底爆發了出來。

首先是社會輿論對於崔永元遭遇的同情,可能引發大量觀眾對於《手機2》的集體抵制和道德譴責,進而影響其最終的上映成績和利潤所得。雖然在6月7日的投資者交流大會上,華誼兄弟宣稱《手機2》項目的拍攝仍處於正常進度中,沒有停擺,且公司其他業務也在正常運營中,緩解了一定的市場焦慮情緒。

但是之前崔永元在採訪中表示“按照目前掌握的材料證據,《手機2》劇組應該100%要停,還不是這一個停,可能有的人電影事業就停了”,也讓外界猜測連連。而隨著他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和馮小剛、劉震雲的輿論戰中,以及本周五下午崔永元更新微博曝光某主創在加拿大的巨額房產來看,不排除後續會爆出更多的猛料攻擊對方,導致《手機2》的拍攝或製作發行出現新的未知因素。

包括之後爆出的“陰陽合同”事件,則更讓國家稅務總局也介入了進來,而這就已經超出了娛樂圈之間口水戰的範疇,上升到了司法層面,雖然華誼兄弟否認了存在所謂稅務違規問題,且對於上市公司來說也不太可能會有這類嚴重違法問題,但相關稅務部門目前還沒有確切的調查結果出來,一切都是未知數,市場的猜測和恐慌會繼續蔓延下去。

而伴隨著廣大群眾的輿論氛圍和投資者們的一系列利空情緒,也讓馮小剛和華誼兄弟2018年業績對賭有所變數,畢竟東陽美拉的業績承諾能否完成,完全依賴於馮小剛一個人。其實,華誼兄弟也清楚東陽美拉的脆弱性和單一性,依賴單一明星演員和導演的盈利模式本身就蘊藏著巨大的風險,一旦馮小剛導演的電影票房實現不了預期,東陽美拉實現不了業績承諾,華誼兄弟就面臨著巨額的商譽減值。

其次讓市場焦慮的因素在於,“陰陽合同”事件的爆出,表面上看是相關利益方,為了獲得更多的收益,而採取的違法措施來偷稅漏稅,但如果真如崔老師所講是行業“潛規則”的話,那麼真正的問題就在於通過陰陽合同而“節省”的那一部分成本,體現在財報中的公司利潤必然是存在“水分”的,本質是借低價合同降低成本,對外隱藏了真實的盈利水平。當然最終這一切,還是要看有關部門的調查結果才能確定。

同時在經過連日的股價接連下跌,市值縮水,華誼兄弟背後的大股東股權質押問題也隨著浮出水面(電視劇),其中王中軍王中磊兩位大股東手中大部分股權處於質押狀態,而在近期華誼兄弟股價大跌的態勢中,一旦跌破金融機構設立的強平線,沒有及時補充質押物的話,隨時可能會被強制平倉甚至爆倉,其股權被大量拋售,公司控制權易手。

而根據華誼兄弟6月6日發布的《關於股東部分股份質押及解押的公告》顯示,截至公告日,王中軍共持有股份6.12億股,累計被質押共計5.51億股,而王中磊共持有股份1.72億股,累計被質押共計1.43億股。作為控股股東的兩人,累計持有的7.84億股中將近88.5%處於質押狀態。

雖然在華誼兄弟召開投資者交流大會之後,穩定了部分市場的利空情緒,但如若在下周交易日中,隨著事件發酵升級,股價進一步價下跌達到爆倉價,那麼這些質押的股票隨時會成為華誼兄弟最大的隱患,在經過了樂視賈躍亭“撂挑子”的教訓後,這次金融機構很難再不動聲色地堅挺“認栽”了。

多部IP大片加碼暑期檔

華誼這次如何突圍自救

實話實說,在短期內,至少是崔永元事件結束之前,華誼兄弟的市場波動肯定無法避免的,後續肯定公司會大量的放出公告和回應來穩定軍心。但如果拋開事件單獨看,除了明星天價片酬和陰陽合同外,社會公眾各方關注的焦點之一也還在於,影視股業績表現和實際能力是否足以支撐起其估值,此前全靠市場炒作來推動股價上漲,因此才在此次巨大利空下重挫?

如果先從整個市場的業績表現來看,在2017年這一年,中國電影票房為559億元,同比增長22.8%,相對於2016年的3.8%,中國電影票房市場重新回歸高速發展,同時也出現了如《戰狼2》、《芳華》、《前任3》等多種不同類型的爆款影片。

但伴隨國內電影市場高增長的,還有關於業界對影視公司的爆款複製能力存疑的思考。雖然目前國內市場上確實不缺爆款,從去年的票房增速就可以看出,相對來說,有能力持續製造爆款作品的公司卻不是很多。

核心還是在於國內的文娛行業,尤其是影視領域,在現階段站在議價力頂端的是受到市場認可的明星藝人和大導演,而不是背後那些上市的製作發行公司們。因為決定一部影片最終成敗的主要因素,主要在於其導演、演員等,在商業模式上沒有絕對的護城河和可複製的模式可尋,因此所有文娛影視公司收購案的商譽佔比都要明顯高於市場平均水準,進而為明星開出天價片酬或者邀請入股參與利益分成,就不難理解了。

而說回這次的關注焦點華誼兄弟,在《手機2》被公布依然在正常拍攝後,在本周五持續多日的下跌終於有了1個百分點的小幅回調,也可以看出即使處於輿論風暴的正中央,市場對於馮小剛和《手機2》這個爆款IP未來的市場表現還是有一定的信心支撐,當然這一切的信心也還是建立在如上文所說,不會有更多的黑天鵝事件被爆出來的前提下才成立。

而華誼兄弟作為行業中的頭部公司,在電影市場挺立二十多年,其作品的質量和最終成績還是有所保證的,在多年對市場的深耕中,也培育了一些有業績保障的爆款IP,如《前任》系列、《狄仁傑》系列和這次的《手機》等,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將市場喜好的隨機性降到最低,利用已經取得一定口碑和成績的IP做挖掘,再加上馮小剛這塊賀歲檔招牌,相對來說還是安全的。

觀察今年的暑期檔,根據已經公布的消息來看,華誼兄弟將上映多部影片,有《狄仁傑之四大天王》和由《鬼吹燈》改編的《雲南蟲谷》這樣的IP大片,也有如賈樟柯導演,廖凡、徐崢主演的《江湖兒女》,又或是馮小剛監製的,姚晨、馬伊琍參與的《找到你》,這類製作陣容強大的新作。

其中對於在7月上映的《狄仁傑之四大天王》來說,從貓眼上來看,憑藉著前幾部的口碑積攢,這次觀眾的期待值相比同期其他影片,其市場前景現在來看還是不錯的。

再加上其眾多非核心的衍生業務,如即將開業的電影小鎮,主打輕資產授權和運營分成,以及去年購買大地院線定增布局院線業務等,都旨在核心的電影業務之外,發展更多依靠自身商業模式的盈利業務,擺脫行業中過於依賴明星效應製造爆款的弊端。

所以短期來看,對華誼兄弟來說,崔永元事件的影響仍在持續,甚至可能會愈演愈烈造成股價更大的下跌波動。但長期來看,其在今年暑期檔多部影片加持下,以及擺脫單一業務依賴,對其他商業模式的布局探索上,還是有長期利好因素的支撐存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北京時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