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爸爸 為什麼我們這麼辛苦卻還是很窮

“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已經成為一句網路調侃,然而貧窮也許會左右一個人一生的金錢觀。一個人在青少年時期,怎樣才能不在物慾橫流的現實中迷失?

13年前,我剛上大一。

一個周末,我和幾個女同學約好去東湖磨山遊玩,我正研究怎麼倒公交車時,一個家在本地的同學說,不用查了,等下我爸爸的司機會來接我們。

不一會兒,一輛黑色廣本轎車停在我們宿舍樓下,同學輕車熟路地招呼我們上車,她的表情恬淡而自然,毫無炫耀的意思。

這是我19歲生命里第一次坐小轎車。

那一瞬,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貧富差距。

我老家是紅安。

在外我們喜歡說是黃岡人,因為黃岡名氣響亮些。

2005年時,我家還沒有一個親戚有私家車。

從我們村去鎮上,我都是步行,20多分鐘,從鎮上去縣城,坐班車,5塊錢,從鎮上到武漢,坐大巴車,25塊錢左右。

到武漢上大學,平時出行都是公交車,從不敢打計程車,雖然那時候起步價還是3塊錢。

在東湖遊玩後,同學帶我們逛街買衣服。

她們對艾格、美特斯邦威、以純這些品牌如數家珍,我卻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眼花繚亂,局促不安。

同學喊我試衣服,我趕緊擺擺手,“你們試吧,我幫大家看著包。”

後來,我們又去KFC。

同學們買了薯條、漢堡、雞塊、可樂等。

我什麼都沒買,默默地從包里拿出早上買的一個饅頭。

這裡的東西太貴了,我一個月只有300塊錢生活費,可得省著花。

那個同學看我啃干饅頭,就不動聲色地從包里拿出一瓶雪碧,悄悄地遞給我。

那年,她只有18歲,能這麼體貼、顧及別人感受,實屬不易。

她家境優越,父親是高知,母親從商,良好的家庭背景讓她自信爽朗,充滿陽光。

在我眼裡,她就像盆栽里一朵嬌艷的玫瑰花,明媚動人。

而我呢,就像生長在野地里的一株狗尾巴草,灰頭土臉。

物質的匱乏、生活的貧窮讓我異常節儉、極度自卑。

當宿舍同學用MP3練習英語聽力時,我只能利用沒課的時間去機房練習,因為一個MP3要200塊錢,買了MP3我就要餓肚子了。

當同學們計劃暑假去新東方培訓英語四六級、雅思、小語種時,我默默地整理好行李,倒兩次公交車去餐廳打工,雖然一個月工資只有600塊,卻可以維持我兩個月的基本生活。

當同學們積極投身各種協會開闊眼界,鍛煉口才,積累人脈資源時,我在用高考的勁頭準備每學期的期末考試,我每學期都必須拚命考專業第一,只有這樣才能拿到最高獎學金,才不用為下一年的學費發愁。

8000塊錢,對於有些城裡孩子來說,也許只是一次出國旅行、一台筆記本電腦;但對於我來說,它是八九千斤稻穀,碼起來是八九十蛇皮袋,堆起來是高高的一堵牆。

每一顆稻穀,從播種,移栽,除草,施肥,收割到脫粒,都浸潤了家人的血汗。

當同學在股市投入2萬塊錢試水時,我在畢業前夕,用國家獎學金還了國家助學貸款。

同樣是學經濟學出身,哪怕我成績比他好很多,理論知識比他掌握得更牢固;

但是,那一刻,我知道,在未來,他會把我狠狠地拋下,因為貧窮限制了我的思維和膽量,我沒有拿錢去賭的資格。

02.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一名在校大學生借高利貸炒數字貨幣期貨,負債十幾萬,最後被迫輟學,被債主逼債,亡命天涯。

這個故事讓我震驚,也讓我反思,一個人在青少年時期,要形成怎樣的金錢觀,才能不在物慾橫流的現實中迷失?

老話說,小富靠勤,大富靠命。

小時候,我問爸爸,為什麼我們家這麼辛苦種這麼多田地,卻仍然貧困,而鄰居家似乎不種莊稼,靠賭博、搞些副業,卻經常有肉吃。

爸爸回答說:

蝦有蝦路,蟹有蟹路。

每個人都有自己謀生的本領,我賺不了那些輕鬆錢,只知道種地賣苦力,做一點,得一點,窮人輸不起,但是只要勤快肯干,我們不會一直窮下去。

20多年過去了,“窮人輸不起”這個觀念在我腦海里根深蒂固,形成了我樸素的價值觀:要腳踏實地,不可投機取巧賺快錢。

也形成了我保守的金錢觀:我可以不贏,但是我不能輸。

於是,幾乎一切有風險的投資行為都被我自動過濾屏蔽掉,小到買2塊錢的彩票,大到買股票、基金等理財產品。

我知道,我的保守決定了我們不會大富大貴,但是也同樣規避了風險。

2014年股票大漲時,老公想拿我們僅有的幾萬塊錢積蓄去炒股,我死活不同意。

那段時間,他天天念叨著他的同事們今天賺了多少,明天又賺了多少,十分惋惜自己沒能進入股市。

後來,股災來臨,他好幾個同事不僅把賺的錢輸進去了,還把本錢也蝕了,有一個同事還賣了房炒股,最後血本無歸,妻離子散。

後來,老公說,幸好我堅持不讓他炒股,才壓制住他賭徒的心理。

我說,我們靠著工資過活,得錢不容易,不能指望錢生錢,發大財,但我們輸不起,一旦輸了,我們可能明天就要露宿街頭,孩子的奶粉,父母的醫藥費就都沒有著落了,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為什麼最近裸貸、借高利貸炒幣、賭博的事情層出不窮,上演了一場場悲劇故事?

也許,就是年輕人的金錢觀、貧富觀出了問題。

03.

70後、80後普遍比90後、00後吃了更多物質上的苦。

貧窮塑造了我們堅韌、不服輸、能吃苦、不怕臟累的品質,也給了我們自卑、保守、不善交際等弱點。

那時的我們,雖然窮,但是與身邊的人貧富差距並不是很大,而近十幾年來,我們處在互聯網信息爆炸的時代,足不出戶,就可在微博上看到王思聰帶狗狗坐私人飛機、劉曉慶戴大鑽戒再婚、梁洛施獲贈幾億豪宅......

昨天還和你一起擼串喝扎啤的哥們,今天因為拆遷一夜暴富;

前天還和你一起混公眾號、混轉發群的文友,今天因為一篇10萬加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商業合作、簽約出版接踵而至;

不久前還跟你借錢吃飯的閨蜜,轉眼就找到了一個高富帥,不僅有大鑽戒求婚,還有馬爾地夫蜜月旅行。

有人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似乎每個人都有機會一夜暴富、一舉成名。

巨大的貧富差距讓心智尚不成熟、三觀尚不牢固的青少年們無所適從,再加上缺位的家庭教育、人性化不足的學校教育,讓一些青少年變成了迷途的羔羊。

窮人和富人,除了金錢、資源、人脈等硬實力的差別,還有觀念、視野、情商等軟實力的高低。

很多時候,我們窮盡一生,想要達到的高度,不過是別人的起點。

當你的同學在歐洲十五國玩不亦樂乎時,你卻在辦公室里苦哈哈地加著沒有加班費的班;

當你的朋友家請了金牌月嫂,料理一家人生活時,你卻在上班勞累了一天後,還要當免費保姆做飯洗衣帶孩子;

當你的閨蜜談項目拉訂單滿世界飛時,你卻在一遍一遍修改著一篇公文報告;

當你的兄弟在北上廣拿下一套學區房時,你還在暗自慶幸終於用公積金在三四線城市按揭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

……

每個人的起點不同,有人費勁千辛萬苦,才來到羅馬,而有的人就出生在羅馬。

比別人過得好,並不高貴,真正的高貴,是優於過去的自己。

13年前,我在KFC里啃饅頭;

13年後,我可以淡定從容地帶孩子在KFC里吃薯條;

13年前,我看著同學花9000多塊錢買的筆記本電腦,心裡在換算,這要賣多少袋稻穀,多少斤花生,多少畝油菜才能買到啊;

13年後,我可以在蘋果專賣店選購最新款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

13年前,我孑然一身,身無長物,揣著東拼西湊的學費到省城上大學;

13年後,我住在寬敞明亮的房子里,擁有一份從前不敢奢想的工作;

13年前,我從牙縫裡省出錢來買心愛的書籍;

13年後,我有一間可容納1000多本書的書房,基本實現了買書自由;

……

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卻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決定下一代的起點。

這,也許就是我們每個人奮鬥一生的意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李三清的紫竹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